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诗歌 > 正文

阿多尼斯:自由地表达,才是我的祖国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1年07月20日 06:32:43 游览量: 139

简述:

首部中文文选出版,阿拉伯著名诗人接受本报专访 阿多尼斯:自由地表达,才是我的祖国 2012年10月25日 星期四 新京报 分享: 阿多尼斯 原名阿里·艾哈迈德·赛义德·阿斯巴,叙利亚

首部中文文选出版,阿拉伯著名诗人接受本报专访

阿多尼斯:自由地表达,才是我的祖国 2012年10月25日 星期四 新京报   分享:  

阿多尼斯:自由地表达,才是我的祖国

 
阿多尼斯 原名阿里·艾哈迈德·赛义德·阿斯巴,叙利亚诗人。1955年他因曾参与叙利亚社会民族主义党的活动而被判入狱6个月。1956年出狱后他迁居黎巴嫩。1980年,为了避开黎巴嫩内战而移民巴黎。之后,他改用了一个西式名字,即阿多尼斯。阿多尼斯是一位作品等身的诗人、思想家、文学理论家、翻译家、画家。其有关诗歌革新与现代化的见解影响深远,并在阿拉伯世界引起很大争论。迄今发表《风中的树叶》《大马士革的米赫亚尔之歌》《这是我的名字》等22部诗集,并著有文化、文学论著近20种及部分译著。诗集中译本有《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提到阿多尼斯,你会最先想到什么呢?是诗歌还是阿拉伯文化?是诺贝尔文学奖,还是和流亡有关的话题?确实,这位82岁的老人身上有太多故事可以讲,太多话题可以谈。上一次来中国是3年前,他带来的是他的第一本中文诗集。而这一次来,他带来的是由外研社出版的他的第一本中文文选《在意义天际的写作:阿多尼斯文选》。不过,诺贝尔文学奖,他已经不愿意再谈了。

  创作

  “诗歌创作只能用母语进行”

  新京报:你在这本文选的前言中提到自己的诗句:“外部不是我家园,内部于我太狭窄”。那么你觉得哪里才是你的家园?

  阿多尼斯:对于很多人来说,祖国是带有一种政治含义的。对于我来说,祖国,重要的不是地理意义上的祖国,而是什么地方能让我感到自由。自由地表达,才是我的祖国。对我来说,我的祖国就是我的语言,阿拉伯语。因为只有通过阿拉伯语我才能够感受到我的存在,感受到我作为人的价值。

  新京报:既然提到语言,你在《谈诗歌》这篇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话:“词语有能力言说一切吗?”那么你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什么?

  阿多尼斯:作为思想家,作为我们这样的战士,我们的梦想就是向词语开放,说出我们想说出的一切。但是即使我们不考虑政治审查,比如在我们阿拉伯社会所存在的政治审查,或者说比政治审查更为严酷的叫社会审查,不是来自官方的,而是来自社会对你的这种审查,让你自己觉得好像不敢写什么。但是即使我们不考虑这一切因素的话,我也认为人用词语完全表达自己是不可能的,因为完全的真诚坦率可能就是另一种死亡。

  新京报:为什么呢?

  阿多尼斯:比如人能够确切地言说自己的梦想吗?不可能的。所以人和语言之间一定是存在距离的。我从来就不相信有的人能够对世界、对事物给出一种最终的完全的说法。我怀疑这一切,我不认为有这么一种说法。

  新京报:你曾经说过,“一个诗人永远无法同时用两种语言写作”。你的法语很好,却一直坚持用母语进行创作。这是为什么呢?

  阿多尼斯:作为一个人来说,我也不知道出于幸运还是不幸——人只有一个母亲,而不可能有两个母亲。也许他会有许多个父亲,但他只会有一个母亲。所以呢,对于我来说,我的创作语言就是我的母语——阿拉伯语,而不是父亲之语——法语。法语对我来说,是我的一种文化的语言。写诗歌我只能用我发出第一声啼声的语言,也就是阿拉伯语来写。法语对我来说是构成我一种文化的语言。我可以用法语写一些论文,但是写诗歌,我是用阿拉伯语的。

  家园

  “每一个人都是生活在流亡地”

  新京报:刚才你提到了对家园和祖国的界定。“流亡”是你诗歌创作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你觉得真正的流亡应该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它对你的意义是什么?

  阿多尼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一个人都是生活在流亡地。为什么?因为人的梦想往往是不能实现的,等他实现了这个梦想,他又会有一个新的梦想。所以在现实和人的梦想之间总是有一种距离。另外一种距离是,在诗歌创作、文学创作中,诗人所梦想的,他通过语言所能够达到的那种境界,往往达不到。所以也可以说,诗人他不存在于他已经完成的作品中,他存在于他尚未完成的作品中。还有一个层面,就是无论一个人他写什么,无论他怎么写,无论他怎么想,无论他怎么周游世界,他其实都是朝向一个最终的流亡地在前进,这个最终的流亡地就是死亡。

  新京报:所以你所谈论的流亡是朝向这个最终流亡地?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shige/29971.html

文章标题:阿多尼斯:自由地表达,才是我的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