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诗歌 > 正文

姜涛:怎样重新领会“革命诗歌”的传统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2年05月11日 12:33:40 游览量: 121

简述:

洪子诚老师在《中国当代新诗史》中讨论过,在回溯新诗的历史脉络时,1950年代的批评家曾提出一种“主流”与“逆

文艺批评 | 姜涛:怎样重新领会“革命诗歌”的传统

2022-04-28 08:00 来源: 无名之辈说文史

原标题:文艺批评 | 姜涛:怎样重新领会“革命诗歌”的传统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姜涛:怎样重新领会“革命诗歌”的传统

姜涛:怎样重新领会“革命诗歌”的传统

编者按:本期这组文章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哲学部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承办的“20世纪中国革命与中国现当代文学学术研讨会”的圆桌论坛场次。该会议于2021年9月25—26日于北京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 “20世纪中国革命与中国文学”创新小组成员贺照田、何浩和科研处处长李超具体设计,并与会务小组一起组织了这次会议。上海师范大学薛毅教授则是作为这次会议压轴场次的圆桌论坛的主持人。感谢贺照田、何浩、李超同意我们刊发这组重要文章。

原文刊发于《汉语言文学研究》2022年第1期:薛毅教授主持的“圆桌·20世纪中国革命与中国现当代文学”专辑。本专辑作者有洪子诚,蔡翔,何吉贤,吴晓东,姜涛,冷霜,张武军。本次推送姜涛研究员的文章。

本公号今日推文和编者按信息均转载自《汉语言文学研究》刊物公众号,特此感谢!

点击查看“圆桌·20世纪中国革命与中国现当代文学”往期推送:

>>>文艺批评︱薛毅:“断裂”与“超越”——写在“20世纪中国革命和中国现当代文学学术研讨会”圆桌讨论之后

>>>文艺批评︱洪子诚:当代文学的“自我损害”

>>>文艺批评︱蔡翔:1960年代现实主义遭遇的困难和浪漫主义的再现

>>>文艺批评︱何吉贤:“热情”与20世纪中国文学的基本情感动力

怎样重新领会“革命诗歌”的传统

姜涛:怎样重新领会“革命诗歌”的传统

姜 涛

这次会议的论文主要集中讨论小说,没有涉及诗歌。因此,照田提前布置了任务,嘱托冷霜和我在“圆桌”上专门谈谈诗歌——这是一次“命题”发言。后来我和冷霜商量了一下,做了一下分工:我来谈现代诗歌的部分,一会儿冷霜会谈当代诗歌。

这些年,我虽然一直在做新诗方面的研究和批评,但回头想来,对于左翼革命诗歌的脉络,自己的了解其实相当有限,大致只有一些轮廓性的甚至印象式的把握。这不完全是个人的问题,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当下诗歌研究的状况。洪子诚老师在《中国当代新诗史》中讨论过,在回溯新诗的历史脉络时,1950年代的批评家曾提出一种“主流”与“逆流”的分别:所谓“主流”,就是郭沫若、艾青、臧克家、田间代表的革命的进步的诗歌传统;“逆流”则是胡适、徐志摩、戴望舒代表的资产阶级或小资产阶级的诗歌脉络。当然,这样的等级秩序在1980年代之后被颠倒过来了,原来被看作是“逆流”或“支流”的象征派、现代派、九叶派的诗歌,反而被认为具有更高的审美价值,更能体现新诗现代性追求的向度。这里,对所谓“现代性”的理解,更多是以现代主义的文学趣味、以现代主义提供的个体和历史的关系模式为前提的,而且在相当程度上塑造、制约了我们对20世纪新诗史的认知。对于这一“颠倒”带来的新的不均衡,孙玉石老师在1990年代中期就有过反省。大家知道,孙玉石老师长期以来致力于新诗中现代主义诗潮的挖掘、整理,在他的带动下,当时很多年轻的新诗研究者都投身于这方面的研究。孙老师提醒,关注现代主义诗潮的同时,不应忽略现实主义这一诗歌脉络,不能顾此失彼。然而,20多年过去了,“不均衡”的状况在新诗史研究中并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

当然,怎样研究革命的现实主义诗歌传统,怎样在新诗研究中整合“革命的现代性”和“审美的现代性”,具有很大的挑战性,需要某种更整体性的思考框架,甚至要以当代中国前三十年和后四十年关系的内在理解为前提。如果只是在文学潮流的意义上来讨论现代主义、现实主义或二者的关系,效果未必很好,也很容易重新落入文学与政治、艺术的独立性与社会的功利性、纯诗化与大众化这样一些二元框架,并不能突破革命与后革命之历史断裂形成的观念板结。如何更有效、更内在地将“革命视野”引入新诗史研究中,这是一个特别需要考虑的问题。我觉得,1940年代闻一多、朱自清等在讨论抗战时期兴起的“朗诵诗”“战斗的诗”时所提出的一个说法,或许还有一定的参照意义,他们认为像“朗诵诗”这样的新形式,不同于印刷的、供读者玩味诵读的新诗,而是“活在行动里,在行动里完整,在行动里完成”,是一种“新诗中的新诗”。这个提法的意义在于,不是在流派的层面,而是在新诗自身的历史脉络中,去把握战时救亡诗歌的独特位置,凸显其对原有新诗“体制”——诸如在社会位置、传播媒介、与大众的关系乃至接受方式方面的突破。朱自清进一步将这种“突破”看作是“新诗现代化”的一条路径,这和袁可嘉1940年代后期阐发的“新诗现代化”非常不同:后者是以对现代人复杂“内面”经验的理解为前提,重点在强调社会内在差异性、矛盾性的包容协调;朱自清所构想的 “现代化” ,重点则在固有文化体制的打破、普通民众的文化政治参与以及由此形成的一种全新的文化公共性。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shige/51989.html

文章标题:姜涛:怎样重新领会“革命诗歌”的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