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诗歌 > 正文

没头脑和不高兴的爸爸有多厉害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2年05月21日 04:58:46 游览量: 169

简述:

“我不是个童话里的人物,/可连我都莫名其妙:/我这个人忽然可以很大,/忽然又会变得很小。”在一首诗里,任溶

  “我不是个童话里的人物,/可连我都莫名其妙:/我这个人忽然可以很大,/忽然又会变得很小。”

  在一首诗里,任溶溶说自己“可大可小”。为什么呢?“我翻译创作了太多的儿童文学作品,不知不觉中被‘童化’了。”

  头发白白,爱说爱笑,乐天单纯,自在洒脱,生活中的任溶溶童心未泯,像是个孩子。

  5月19日,这位被“童化”的老人100岁了。

  百岁少年,笔耕一生。

  在他的译笔下,中国小朋友结识了瑞典的小飞人卡尔松和长袜子皮皮,意大利的匹诺曹和洋葱头,英国的沙仙、女巫和彼得·潘;他还是大名鼎鼎的“没头脑”和“不高兴”的“爸爸”……经典的童话角色,陪伴几代孩子们快乐长大。

  日前,中国作协主席、中国文联主席铁凝,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张宏森代表中国作协,向任溶溶百岁华诞致贺信。信中写道,任老学贯中西,童心永驻,八十载笔耕不辍,在儿童文学翻译、创作和出版领域成就斐然,为儿童文学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

  译者应该像个演员,作品要让小读者看得懂、看得有兴趣

  “100岁、80年,任老把自己活成了‘时间的传奇’!”儿童文学作家陆梅有如此感受。

  她认为,有一类伟大的作家,他们以丰沛的创造力赢得了时间,时间在他那里不只是一个线性的长度,更是精神的向度。因为他们,我们得以重新认识自己、了解这个时代,而任老就是其中一位。

  “任老的口语化儿童诗、忆旧散文、热闹派童话,似乎从哪一道随意门进入,都是灯塔般存在,足够打开和唤醒那些沉睡的童年童心。”陆梅说。

  任溶溶的创作始于翻译。

  20世纪40年代,任溶溶开始翻译苏联儿童文学。由他翻译的《古丽雅的道路》与《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雅和舒拉的故事》等苏联文学作品影响了几代中国人。作家丁玲读了他翻译的苏联作家施瓦尔茨的《一年级小学生》,撰文称赞是“一本极有趣味的书”,觉得“整个都被吸引住了,沉醉在里面了”。

  有人统计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17年中,全国出版的外国儿童文学译作有426种,而任溶溶一人独当30多种,有不少译作都成为凝结数代人共同记忆的文学经典。

  20世纪70年代末,任溶溶从世界性的儿童文学大奖中寻找优秀作品。他率先发现了瑞典作家林格伦,一气译出了《小飞人》三部曲、《长袜子皮皮》三部曲等8种作品。

  此后,经他发现和翻译、介绍给中国读者的世界著名作家就有:普希金、马尔夏克、马雅可夫斯基、盖达尔、科洛迪、罗大里、特拉弗斯、达尔、杨松、格雷厄姆、内斯比特、怀特……

  他直接从意大利文译出的《木偶奇遇记》,迄今仍是流传最广的中文版本;他晚年翻译的《安徒生童话全集》,更是由丹麦首相亲自授权,成为唯一的官方中文版本。

  任溶溶觉得译者应该像个演员,经常要揣摩不同作者的风格,善于用中文表达出来。原作者的书既然是写给不同年龄的孩子看的,自然要让他们的小读者看得懂,看得有兴趣,“我们译者也就应该做到这一点,让我们的小读者看得懂,看得有兴趣”。

  2003年,任溶溶荣获第六届宋庆龄儿童文学奖特殊贡献奖;同年,荣获首次设立的陈伯吹儿童文学奖杰出贡献奖;2012年,他还被中国翻译协会授予“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

  诗人赵丽宏说:“任溶溶翻译儿童文学口语化、通俗易懂,又带着特别的优美。他翻译儿童诗,声韵、节奏符合儿童需求,又不失诗的韵味。他纯粹、坚持,一辈子为孩子们写作、翻译;他专注、追求自己的风格,那就是用化繁为简的方式让文字抵达读者。”

  每一首诗都能给孩子们一些快乐,一点意想不到的东西

  “我为什么搞儿童文学?因为儿童文学就好像在跟小孩子聊天、讲故事,我喜欢随便聊天,我用的文字也是大白话。”任溶溶的创作信条是,“生活中有意思有趣的可写东西多的是”。

  童话《没头脑和不高兴》就是聊出来的。

  20世纪50年代,任溶溶在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工作,经常去少年宫给小朋友们讲故事。“我自己就是那个‘没头脑’,常常糊里糊涂的。跟小朋友在一起聊天的时候,这个故事竟然自己就跑出来了。”

  “没头脑”记什么都打折扣,糊里糊涂地造了三百层的少年宫,却把电梯给忘了;“不高兴”任自己性子来,上台演《武松打虎》里的老虎,他不高兴了,武松怎么也“打不死”老虎。

  这两个角色,在小朋友中流传极广,让几代读者笑破了肚皮。1962年,还被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拍成了美术片,成为亿万中国人美好的童年回忆。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shige/52207.html

文章标题:没头脑和不高兴的爸爸有多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