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诗歌 > 正文

“仙而人者”李太白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2年07月02日 12:33:59 游览量: 164

简述:

▲叶嘉莹为大学生做讲座。 新华社资料片 叶嘉莹讲授 于家慧、林栋整理 张海涛审校 现在是真的有一个天才作家出现了。李白确实是一个天才,而天才也有不同类型。李白的类型,我

“仙而人者”李太白

  ▲叶嘉莹为大学生做讲座。 新华社资料片

  叶嘉莹讲授

  于家慧、林栋整理

  张海涛审校

  现在是真的有一个天才作家出现了。李白确实是一个天才,而天才也有不同类型。李白的类型,我以为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就是“不羁”。“羁”字右边从“马”,左边是“革”,是皮带,上面是古代的网罗,代表网。所以“羁”字是马身上的一种约束,就是马的头上和身上用皮带绑起来,让它去驾车。所以李白天才的类型是不羁,好像一匹野马不肯被绑起来,不受约束。可是不管如何,他毕竟生活在人世之中。李白第一次到长安时碰到一个人,这个人叫贺知章,也是唐朝很有名的诗人,做官做得很高,文学也很好。李白把他的诗拿给贺知章看,贺知章看了以后,就说“子,谪仙人也”。“子”是“你”的意思,“谪”是被贬降,就是说他从天上被赶出来而降在人间,所以是“谪仙人”。李白是从天上被贬降到人间的一位仙人,本来不属于人间。

中国诗歌史上的两位“仙才”

  在中国诗歌的历史之中,有两个人被认为有“仙才”,一个是李白,还有一个是宋朝的苏东坡,人们称他为“坡仙”。他的诗写得好,词写得好,字也写得好。历史记载说他有“逸怀浩气”,“逸”是离开尘世、与众不同的,是超出的,说苏东坡有超出一般人的怀抱,说他的精神是那么浩然那么辽阔那么高远。说苏东坡的诗歌,都是“天风海雨”,是天上刮的没有约束的天风,是大海上没有边际的海雨。人家赞美苏东坡是如此。虽然苏东坡好像也是不受世间约束的,但我以为,李白是“仙而人者”,苏东坡是“人而仙者”。都是人跟仙的结合,分别在哪里呢?李太白是生来的、不服约束的天才,不幸被贬降到人间,所以人间给他的都是痛苦,都是约束,都是失望,因为他本来不属于这个人世,是从天上被降下来的,所以是“仙而人者”。他所遭遇的都是挫折,他所有的都是痛苦,他觉得好像被大网网罗住了,可是他不甘心被网罗,所以他要挣扎,他要脱离。而李白是天才,他的挣扎表现为一种腾跃的挣扎,他的力量是一种飞腾跳跃。他是不属于人间的天才,生活在罪恶、约束、痛苦的人世之中,拼命要挣扎出去,他一生都表现的是这种痛苦。苏东坡呢,是“人而仙者”,苏东坡是一个人,然而他带有几分仙气,所以他在挫折痛苦之中仍然是挫折痛苦的,可是因为他带有几分仙气,所以从痛苦之中很容易就解脱出去。

  北宋两个词人,晏殊跟欧阳修,都是受了晚唐五代时候另外一个词人冯延巳的影响,所以他们三个人有相似之处,可是这三个人虽然相似,但实实在在是不同的。我们欣赏诗歌,就是要培养我们比较细致、比较敏锐的分辨和鉴赏的能力。怎么样分辨、鉴赏诗的好坏,就要从它精微细致的地方来看。外表上很相似,但实在是不同的。你在文学里边要养成这种辨别能力。不但如此,在做人方面,你同样应该辨别出很精微、很细致的不同在哪里。

  我们趁这个机会给王维做一个结束,我以为王维很不幸的一件事,就是留下了一封信《与魏居士书》。所谓“居士”,就是在家修行的人。这个姓魏的居士是谁,没有人考证出来。他真正是一个居士、一个隐者。你要知道,安禄山的伪朝廷也要找一些有名望的人出来工作,所以要任命这个姓魏的居士,可他不接受。他是居士,王维也是居士,所以他们就请王维写一封信,劝魏居士出来做官。你为什么在家里修行做居士,而拒绝了安禄山伪朝廷的官职?你可以做官同时也做居士,王维就是很好的榜样嘛,所以就让王维给他写一封信。从外表来看,王维对佛家有一种觉悟。他认为人间的一切都是外表,所以他在《与魏居士书》中说,嵇康不受世俗的约束,跟你受世俗的约束,没有区别。可是什么是世俗的约束?嵇康也写过一封信,是写给他的朋友山涛的。嵇康在信里说自己为什么不能受世俗的约束,是因为世俗“千变百伎,在人目前”。他说的是官场。中国有一本小说叫《官场现形记》,还有一本叫《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都是讽刺社会的。他们可以睁着眼睛把白说成黑,把黑说成白,他们可以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你怎么能忍受跟他们相处,而且他们逼得你,如果不跟他们这样做的话,你就不能够在官场上混下去。所以嵇康说他不愿意受这种世俗的约束。可是王维说,你受这个约束和不受约束是没有分别的,换句话说,你出卖自己跟不出卖自己也是没有分别的。天下哪有这样的事情?这种哲学不分黑白不辨是非,所以你忍心看他们做伤天害理、贪赃枉法的事情,牺牲老百姓的性命,你能够不跟他们斗争吗?你怎么能够说,因为我超然了,得道了,所以对跟错差不多,黑跟白差不多,你跟他们同流合污和不同流合污差不多,你怎么能这样说?陶渊明不肯卑躬屈节拜见来视察的督邮,不肯逢迎这个做官的上司,所以陶渊明就辞官不做了。王维说,陶渊明的选择是不聪明的,他如果当时逢迎了督邮,那么他坐享多少俸禄?他不需要劳动,不需要耕田,没有饥寒交迫的痛苦。可是你自己劳动,哪怕荒年收获不到粮食去乞食,跟在官场上出卖自己的灵魂是不同的。王维说,与其乞食,不如当初就去做官。这话是不对的。而且对于权贵都不肯得罪,一句正直的话都不肯说,保全了自己,拿着俸禄,就是我们讲《诗经》时举过的一首诗:“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你如果真是品德好的人,就不会坐在那里白白地吃饭。这很容易蒙混,大家以为这就是超然、解脱,但其实不是。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shige/53890.html

文章标题:“仙而人者”李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