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诗歌 > 正文

多恩诗歌精选|我们若非靠爱生,总能死于爱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2年07月03日 02:04:59 游览量: 141

简述:

澎湃,澎湃新闻,澎湃新闻网,新闻与思想,澎湃是植根于中国上海的时政思想类互联网平台,以最活跃的原创新闻

多恩(John,Donne,1572年~1631年),英国诗人。1572年生于伦敦的一个富商之家,13岁进入牛津大学学习,1631 年3月31日卒于伦敦。信仰罗马天主教。早年曾参加埃塞克斯伯爵对西班牙的海上远征军,后成为女王大臣托马斯·埃格尔顿爵士的秘书。
早安
我真不明白;你我相爱之前
在于什么?莫非我们还没断奶,
只知吮吸田园之乐像孩子一般?
或是在七个睡眠者的洞中打鼾?
确实如此,但一切欢乐都是虚拟,
如果我见过.追求并获得过美,
那全都是——且仅仅是——梦见的你。
现在向我们苏醒的灵魂道声早安,
两个灵魂互相信赖,毋须警戒;
因为爱控制了对其他景色的爱,
把小小的房间点化成大千世界。
让航海发现家向新世界远游,
让无数世界的舆图把别人引诱
我们却自成世界,又互相拥有。
我映在你眼里,你映在我眼里,
两张脸上现出真诚坦荡的心地。
哪儿能找到两个更好的半球啊?
没有严酷的北,没有下沉的西?
凡是死亡,都属调和失当所致,
如果我俩的爱合二为一,或是
爱得如此一致.那就谁也不会死。
飞白 译
影子的一课
请站一下,听我给你讲一课,
亲爱的,讲讲爱的哲学。
我们在此散步已经三个小时,
陪伴我们的是两个影子,
这影子本产自我们自己;
而现在太阳已恰好照着头顶,
我们踩着自己的影,
一切东西都显得美丽、清晰。
我们的爱苗也这样成长,
我们的遮盖掩饰也这样
渐渐消逝。但如今不再这样。
那种爱情还未升上最高点,
当它还在竭力躲避旁人的眼。
除非我们的爱停在午时,
我们会在另一面造出新的影子。
起初的影子用来骗旁人,
后来的影子用来骗我们——
对付自己,蒙骗自己的双眼。
假如我们的爱情渐渐削弱,
就会我对你、你对我
把各自的行为遮遮掩掩。
上午的影子浙渐耗完,
下午的影子却不断发展.
一旦爱情衰退.它的来日苦短!
爱以饱满不移的光照临世界,
但它正午若过,下一分钟就是夜。
飞白 译

去吧,跑去抓一颗流星,
去叫何首乌肚子里也有喜,
告诉我哪儿追流年的踪影,
是谁开豁了魔鬼的双蹄,
教我听得见美人鱼唱歌,
压得住酷海,不叫它兴波,
寻寻看
哪一番
好风会顺水把真心推向前。
如果你生来有异察,看得见
人家不能看见的花样,
你就骑马一万夜一万天,
直跑到满头顶盖雪披霜,
你回来会滔滔不绝地讲述
你所遭遇的奇怪事物,
到最后
都赌咒
说美人而忠心,世界上可没有。
你万一找到了,通知我一句
向这位千里进香也心甘;
可是算了吧,我决不会去,
哪怕到隔壁就可以见面;
尽管你见她当时还可靠,
到你写信了还可以担保,
她不等
我到门
准已经对不起两三个男人。
卞之琳 译
日出
忙碌的老傻瓜,任性的太阳,
为什么你要穿过窗棂,
透过窗帘前来招呼我们?
难道情人的季节也得有你一样的转向?
莽撞迂腐的东西,你去斥骂
上学迟到的孩童,怨尤的学徒,
去通知宫廷的猎人,国王要起驾,
吩咐乡下的蚂蚁完成收割人的劳作;
爱情呀,始终如一,不使节气的变换,
更不懂钟点、日子和月份这些时间的碎片。
为什么你竟然会自认
你的光线如此可畏和强壮?
我只须一眨跟,你便会黯然无光,
但我不愿她的倩影消失隐遁:
倘若她的明眸还没使你目盲,
好好瞧瞧.明天迟些再告诉我,
盛产金银香料的东西印度
在你今天离开的地方,还是躺在我身旁,
去问一下你昨天看到的所有帝王,
那答案准保都将是“全在这一张床上”。
她便是一切国家,我是君主的君主.
其余的便什么都不是。
君主们不过摹仿着我们;与此相比,
一切荣誉是丑角,一切财富是骗局。
你,太阳,只拥有我们一半欢乐,
当宇宙在这样一个世界里聚拢;
你的年龄需要悠闲;既然你的职责
便是温暖世界,你己对我们尽了本份。
你只须照耀我们这儿.光芒就会遍及四方,
这张床是你的中心,墙壁是你的穹苍。
汪剑钊 译
宣布成圣
看上帝面上请住嘴,让我爱;
你可以指责我中风兼痛风,
可以笑我鬓斑白、家道穷,
且祝你胸有文采、高升发财,
你可以选定路线去谋官,
看重御赐的荣耀和恩典,
仰慕御容或他金铸的脸.
对你的路固然要刮目看待,
但是你要让我爱。
唉,唉,我的爱会把谁妨碍?
我们叹息翻沉过谁家商船?
谁家田地曾被我的泪水淹?
我发冷,何曾推迟春天到来?
我发烧.烧得我血脉如焚,
何曾使瘟疫死亡单增加一人?
士兵们寻求战争,而律师们
把爱争吵的诉讼者招徕,
无关乎她与我相爱。
随你怎么说,我们禀性于爱;
你可以把她和我唤作蜉蝣,
我们也是灯芯,不惜以死相酬,
鹰和鸽深藏在我俩心怀;
我们使凤凰之谜更增奇妙,
我俩合一,就是它的写照,
两性结合,构成这中性的鸟。
我们死而复生,又照旧起来,
神秘之力全来自爱。
我们若非靠爱生,总能死于爱,
如果配不上灵车和厚葬,
我们的传奇至少配得上诗章;
如果我们不配在史册上记载,
就在十四行诗中建筑寓所,
如此精制的骨灰瓮独具高格,
不会比占半英亩的墓葬逊色。
这些颂歌将向普天之下告白:
我们成圣是由于爱。
人们将这样祈求我们:神圣的爱
使你们互为庇护的隐居地,
狂暴的爱,却赋予你们以安谧;
你们把世界的灵魂提炼出来
注入于你们眼睛的明晶,
制成这样的镜子和望远镜,
把一切集中反映于你们之中,
万国、城镇、宫廷:向天膜拜,
祈求你们典范的爱!
爱的炼金术
有人比我更深地发掘了爱之矿,
说他幸福的核心在其中藏;
我爱过,得到过,也说过,
但即便我爱到老,得到老,说到老,
我也找不到那隐藏的神妙;
啊,这全是人们卖的假药;
还没有一个化学家能炼出仙丹,
却在大肆吹嘘他的药罐,
其实他只不过偶然碰巧
泡制出了某种气味刺鼻的药;
情人们也是如此,梦想极乐世界,
得到的却只是一个凛洌的夏夜。
难道我们要为这种空虚的泡影
付出我们的事业名望、舒适宁静?
这岂非爱的终结,如果我的仆人
与我同等幸福,只要他能
忍受新郎之戏的短促嘲弄?
那个恋爱中的可怜虫
赌咒说他的那位仙女心灵高洁,
硬说不是肉体而是心灵结合,
这岂不等于赌咒说:
他在粗鄙嘶哑的歌里听到了仙乐。
别在女人身上找心灵,纵有柔情蜜意,
纵有智力,她们也早是魔幻的木乃伊。
飞白 译
别离辞:哭泣
我在这里时,
让我把泪水洒在你的面前;
你的脸把泪水铸成钱,打上了印记,
经过这番铸造,泪水就成了有价值的东西,
因为泪水这样
怀着你的模样;
泪水是许多悲哀的果实,更多的象征——
当一滴泪滴下.那个你也掉落在其中
于是你和我都是虚无,在不同的海岸上小停。
在一只圆球上面,
一个有着范本的工人,能够
创造出欧洲、非洲,还有亚洲
很快地做成了,而那原是虚无一片;
因此含着你的
每一点泪滴,
一个地球,一个世界,就靠这种映象成长着,
最后你的和我的泪水一起,淹没了
世界,在你的泪水中,融去了我的天国。
哦,远胜明月一轮,
不是卷起波浪,把我淹没在你的圈子里,
不是哭我死了,在你的手臂中,而是不去
教波浪做它会太快地做了的事情。
让风儿找不见
它的先例示范,
对我做出比它想做的更坏的坏事;
既然你和我叹气,用的是相互的呼吸,
谁叹得最多就最残忍,加速对方的死。
裘小龙 译
别离辞:节哀
正如德高人逝世很安然,
对灵魂轻轻的说一声走,
悲伤的朋友们聚在旁边,
有的说断气了,有的说没有。
让我们化了,一声也不作,
泪浪也不翻,叹风也不兴;
那是亵渎我们的欢乐——
要是对俗人讲我们的爱情。
地动会带来灾害和惊恐,
人们估计它干什么,要怎样
可是那些天体的震动,
虽然大得多,什么也不伤。
世俗的男女彼此的相好,
(他们的灵魂是官能)就最忌
别离,因为那就会取消
组成爱恋的那一套东西。
我们被爱情提炼得纯净,
自己都不知道存什么念头
互相在心灵上得到了保证,
再不愁碰不到眼睛、嘴和手。
两个灵魂打成了一片,
虽说我得走,却并不变成
破裂,而只是向外伸延,
像金子打到薄薄的一层。
就还算两个吧,两个却这样
和一副两脚规情况相同;
你的灵魂是定脚.并不像
移动.另一脚一移,它也动。
虽然它一直是坐在中心,
可是另一个去天涯海角,
它就侧了身.倾听八垠;
那一个一回家,它马上挺腰。
你对我就会这样子,我一生
像另外那一脚,得侧身打转;
你坚定,我的圆圈才会准,
我才会终结在开始的地点。
卞之琳 译
葬礼
不论谁来装殓我,请勿弄脱
(也不要多打听)
我臂上那卷柔发编的金镯,——
这是神秘之符,千万别碰,
这是我外在的灵魂,
是升天的灵魂留下的总督,
留下来统治她的行省,
好保持这些肢体不致风化成土。
如果从我的头脑发出的经络
向下直通到脚,
能统辖全身而构成统一的我,
那么这些金丝,从更好的头脑
获得力量向上生长,
当能统辖得更好;可惜她只图
把手铐给我套上,
叫我从中体验死囚被判决的痛苦。
不论她赠金丝有何意涵,
务必与我一同入土;
我为爱殉难,如让此物留传,
我怕拜物教会因之传布。
既然作此谦辞,
承认金丝也能代表灵魂,
自当有此壮志:
你不救我全身,我埋葬你的部分。
飞白 译
圣骨
当人们重新掘起我的坟,
去取乐某些二流的客人
(因为坟墓知道,女人的特点
是在一张床上容不得孤单),
那个掘墓的人,一眼看到
一圈手镯似的金色头发围着骨头,
那么,他会不会让我们独自逗留?
这里躺着—对恩爱的情侣,他会思考——
他们曾认为,这方法也许不凡,
能使他们的灵魂,在最不忙碌的一天,
在这坟茔里相逢,停留上一小段时间。
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
迷信统治的地方和时代,
那把我们掘起的人,自然
会把我们带到主教和帝王面前,
将我们当作圣骨,那样一来,
你将是个马利亚·抹大拉,而我,
附近的某一个家伙;
女人,还有一些男人将把我们崇拜;
既然在这样的年代,人们寻找奇迹,
我要用这一张纸告诉这个世纪,
我们没心眼的爱人能造成什么样的奇迹。
首先,我们爱得热烈,爱得执着,
但又不知道爱的是什么.或为什么,
也不知道男人和女人不同的地方,
就和守卫着我们的安琪儿一样,
来来去去,我们
也许亲吻,但不在那一餐餐中间;
我们的手从不去碰那些让自然
解放了的封条,虽然又为新法所损;
我们造成了这些奇迹;但现在,吁,
纵然我能使用所有的方法和言语,
我可能讲出曾是个什么样的奇迹?
裘小龙 译
情人之无限
如果我还不曾得到你的全部的爱,
这全部我将永远无法获取;
我不能吐出另一声动人的磋叹,
也不能让另外一滴眼泪滚落,
叹息,眼泪,誓辞,一封封情书,
这些原应换取你的珍宝已是白费,
而假如你的爱不肯全部付出,
只是按照交易定下的份额分配,
既分给我一些,又匀给别人一些,
你的这份爱的礼物碎损残缺,
亲爱的,我永远无法全部获得。
而你如果把全部的爱赐与了我,
那也不过是从前的全部爱,
假如有别的男子向你的芳心潜入,
让你现在或将来产生新的爱,
他们的资本齐全,更能在眼泪,叹息
誓辞,和情书上满足你的虚荣,
那新的爱会导致新的惊悸,
因为这种爱背离了你的初衷。
既然如此,你的礼物对众人广施,
你的芳心属我,无论这土地上生长什么,
我都应该拥有那全部。
但就此得到全部井非我之所愿,
因为一经获取便不再会增添,
既然我的爱每天都有新的进展,
你也得为此准备下新的酬谢,
你不能每天都交给我一颗心,
倘若说能给出,便意味前此的不是。
爱情真是个谜团,尽管你的已出门,
却依然在家,拣回也就是丢失;
可是我们的办法却更为变通,
无须换心,只要将两颗心儿合拢,
便能将对方的全部拥入怀中。
汪剑钊 译
神圣十四行诗(选二)
1
是您把我创造,您的作品也会衰败?
现在修复我吧.因为我的末日匆匆而来,
我奔向死神,死神也飞快将我迎接,
像昨天一般逝去了,我的全部愉悦;
我不敢移动我黯淡的眼睛,
后面是绝望,前头是死亡,它们抛扔
如此的恐怖,我虚弱的肉体
在罪孽中消耗,罪孽把肉体压向地狱;
唯有您高高在上,当我受您允许
能够朝您仰望,我便重新奋起;
但是,我们阴险的宿敌如此将我诱引,.
使我一刻也难以支撑自身;
您的恩典可以支持我抵抗他的伎俩,
您像坚硬的磁石吸引我铁一般的心房。
吴迪 译
10
死神,你莫骄横,尽管有人将你看得
如何强大,如何可怖,你呀,名不符实;
你自以为已经把芸芸众生毁灭,
可怜的死神,他们没死.你至今还杀不死我;
休憩和睡眠,其实就是你的写照,
你定然比它们更让人感到舒适惬意,
而我们最出色的人们随你而去越早,
越能早日让灵魂获救,肉体安息,
你是命运、时机、君主和狂徒的奴隶,
你与毒药、战争和病魔同流合污,
鸦片与巫术也能灵验地进行蛊惑,
而且效果更佳,你又何必颐指气使?
人们小憩一会,精神便得以永远清朗,
便再不会有死亡,死神你自己将死亡。
汪剑钊 译
关注读睡,诗意栖居
诗 / 词 / 散文 / 微小说 投稿加读睡微信:9813731面朝大海,用黑色的眼睛寻找光明。读睡诗社创办于2015年11月16日,诗社以“为草根诗人发声”为使命,以弘扬“诗歌精神”为宗旨,即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现已出版诗友合著诗集《读睡诗选之春暖花开》《读睡诗选之草长莺飞》。诗友们笔耕不辍,诗社砥砺前行,不断推陈出新,推荐优秀诗作,出品优质诗集,朗诵优秀作品,以多种形式推荐诗人作品,让更多人读优秀作品,体味诗歌文化,我们正在行进中!

原标题:《多恩诗歌精选|我们若非靠爱生,总能死于爱》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shige/53923.html

文章标题:多恩诗歌精选|我们若非靠爱生,总能死于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