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诗歌 > 正文

董庆月:《士兵的二十四小时》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2年11月24日 20:34:26 游览量: 101

简述:

主播:金天 (单位:海军陆战队某部突击手) 董庆月,二〇〇〇年十月生于山东泗水,二〇一八年参军入伍,武警某部战士。在《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报》《诗刊》等报刊发表作品

主播:金天 (单位:海军陆战队某部突击手)

董庆月:《士兵的二十四小时》

董庆月:《士兵的二十四小时》

董庆月,二〇〇〇年十月生于山东泗水,二〇一八年参军入伍,武警某部战士。在《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报》《诗刊》等报刊发表作品多篇。出版诗集《西去列车的窗口》《沙漠之鹰》。

董庆月:《士兵的二十四小时》

(新星座)

■ 董庆月

诗论

在军旅诗歌创作中,我个人认为“现场感”十分重要。在创作时应克服情感空洞、语言过度抽象、空喊口号等壁垒,追求一种朴素语言中的诗意表达。

站住!是的,我早就已经停下来了

听到这些风中的歌声,恕我直言

一种纯粹的爱,占领天空

再不需要澄蓝、白云、大雁、阳光

每阵歌声都拥有它们各自不同的质地

听到了这些风中的歌声,恕我直言

我想哭,我想拥有一场爱情

我想笑,我想奔跑着去亲吻太阳

穿过士兵们的胸膛

不同地域的方言正举旗迎接我

且不易发现,它们藏在言辞的仓库

早就盛满了温暖、燕子、轻盈和花朵

甚至我窥见他们

幼时唱着白云般的歌谣

这是他们最柔软的部分,也是我的

你听吧!在歌的旋律中,歌的意境中

他们一直打打杀杀,神情冰冷

却一生正直

他们奔跑、据枪、格斗、操作信息装备

就是某个音符,某个乐段

一天二十四小时,士兵们在放声歌唱

今天早晨你知道我都做了什么?

天刚亮,六点二十分

一个哨子把我从床上拽起来

我猜它肯定把一条绳子拴在我的腰上

每天它都像是乘巴丹吉林的风疾奔来的

是从戈壁滩那边向白杨林欢呼来的

而且还操控了时间

两只耳朵里一直回响着它嘹亮的声音

下楼集合我看见月亮停留在

西边楼房顶上的天空

像白瓷的盘子,那么大,那么圆

然后迅速列队,沿着四百米的操场

跑了几圈

月亮却隐藏起来,不见了

是的,我又回到了刚才列队的地方

练习军姿

树木、烟囱、哨子、困意的云

都和我一样,在静静地等

东边那头闪着金色光芒的狮子

整整半个小时,终于清醒了,还有我们

作为战士,最高的效率是条件反射

是什么力量,无数自来水管共同发出

哗哗脆响,还有整理内务时紧迫的表情

告诉你,我要开饭了

你最好跑快点,绝非危言耸听!

风在吹,一个又一个排横队的

列队报数声,整齐向左转

“嘭”的靠脚声,行进跑步声

唰唰嚓嚓,唰唰——嚓嚓——

指挥员抬起双手

你听——“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

鸽哨声伴着起床号音……”

十一点四十五!

你要问,中间黄金四个小时呢?

具体的过程是:八点整

一些士兵用纸壳、炸药包制造模拟炸弹

一些士兵练习穿着排爆服

就是那种常在电视上出现,需要两三个人

协助穿戴,近四十千克重的防爆着装

到我上场了,计时器的声音一直催促

我必须轻,保持镇静的姿态

像一只狼狩猎时睁大眼睛竖起耳朵

让我的眼睛,我的右手服从我的心跳

我的剪刀

绝不能将炸弹弄疼

是这样么——

似乎刚才我排爆失败,点燃了太阳

西边那群晾晒青春的士兵

汗水从脸颊滚落到枪膛上,错落响亮

把两个小时平均分开,是酸、是

疼痛、是麻木,到最后是失去任何感觉

或卧、或跪、或站立姿势

再或者仰身朝天

透过准星,沿着优美的射击直线

寻找前进的太阳

有时也偷懒,偷偷侧脸一望

猜想那些坚毅的眼神,如何在风中

巍 然 挺 立

或者看一眼子弹出发的那个枪口

狭窄、黑暗、神秘,却始终充满希望

食指欲压、轻轻扣动的瞬间

我全部的幸福和快乐来自一个灿烂笑容

以及那些生活愉快的人们

太阳要开始直视我们了,是时候

返回营区了,听,我们齐步走来了——

“钢要炼,铁要打,宝剑要磨枪要擦

战士最爱演兵场,汗水浇开英雄花……”

十二点!快快向右看齐

而后跨立,快快打开喉咙

就像打开一条河流的阀门,让水奔涌起来

就像一只狼怒吼着、咆哮着,争夺王冠

就像一阵经过巴丹吉林的烈风

在沙漠里肆意地上升、下降、狂奔

你听——“团结就是力量

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

是的,你会看见一个闪光的东西

在长期的一种快节奏中

在不同的元素、不同的空间

至热,或者至冷里

它有无声的威严,甚至早就成为真理

所有的欲望要洗濯,也需要

焚烧、净化

沉淀的需要沉淀,舍弃的必须舍弃

我们遵循一种顺序而越发自觉

一路纵队有序进入食堂,摆好碗筷

沉默而严肃地等待一个命令

快快快吃完饭菜

甚至没有品到饭菜是什么味道

甚至吃完还不知道自己饱了还是半饱

只是快。快。快。

然后日复一日,永不疲倦

我知道你会有疑惑,但是

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如果远方有战争

或者现在你正处于一场战争中

如果你一分神,敌人就会踏过界来

战车、弹炮狠狠地驶入,紧而愈强

那么时间是什么?

纪律是什么?

两点三十!你说哨音和鼾声辩论

谁输谁赢?当然是哨音赢

它那急促而热烈的声音

一开口,我们便迅速响应——

下楼列队集合、向右看齐、报数

教育课前,指导员领唱一首歌曲

“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

爱憎分明不忘本……”

似乎一阵风跟着这首歌一起来了

披着清晨稀薄的雾,带着凉爽

远山清醒了,草木清醒了,包括我们

“同志们,今天我们谈论‘英雄’”

接着,指导员在黑板上写下

两个大字:英雄。

刘胡兰、董存瑞、邱少云、杨靖宇……

他们的名字都很亲切

黑板上每写下一个名字,都能看见

他们的胸膛高挺,步伐整齐的样子

他们卧在炮火最浓密的地方

他们匍匐着,向喷射子弹的战壕前进

还有,把自己的生命

交给炸弹!交给战争!交给信仰!

他们都是些善良的人啊!

当我某一天出发了,走向战场

装上刺刀,我一定要第一个跃出战壕

在震撼天地的冲杀声里

在绝不回头的一致步伐里

在紧密的爆炸声里,勇敢啊——

挺进啊——我会努力成为英雄

哪怕我会被忘记

将来谁也不知道我的名字

五点整!夕阳落下

从巴丹吉林路过的风落下,树叶落下

竟是那么迅速

从四百米障碍高板墙落下,水平梯落下

独木桥落下;从矮板墙落下

高低跳台落下,弹坑里的影子落下

一百米冲刺时扬起的沙尘落下

从一分四十九秒的成绩停下

此刻我的状态是:

天旋地转,双脚发软,呼吸痉挛

久久弯着腰,眼睛紧闭着急促喘气

但是我听见战友们向我发出欢呼

你能想象得到吗

我在他们看不见的时候给自己加码

我要求更多些,更多些啊——

我要强壮,我要不断负重奔跑

我要不断冲刺、推举杠铃、做俯卧撑

我要让自己成为刀,成为剑……

是的,每一位士兵都是这样

在你们眼里,我们是一颗星星

我们的每个角,每一寸皮肤,每一滴

汗水、泪水,每一道疤痕都闪耀着光

训练结束,五分钟放松身体

然后列队集合,轻飘飘的一片落叶

从天空落下,路上野花粗糙的微笑

左脚落下,齐步摆动的胳膊交替落下

你听——“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

六点!方队到齐了

一首歌也在组建它的军队

一排排生铁的兵器,跨立着列阵

发出一种钢铁碰撞的声响

激情四射,成为晚霞的一部分

一张张肃穆的脸,在歌声中渐渐舒展

“听吧新征程号角吹响,强军目标

召唤在前方,国要强,我们就要担当……”

这样的时刻,嘹亮变成了旗帜

歌唱成为一种进攻方式

不用想了,这是机枪扫射而出的子弹

是千万发反复打磨的箭一齐射出

是千万个勇士举起的拳头

歌声消失了,一个庞大的军阵暂时散寂

那些紧张、湿漉漉的时间

现在允许剪断,组成新的节奏和表情

士兵们细嚼慢咽,像在调整一天的呼吸

这是我第三次打开诗集,六点十五分!

核对晚霞、城镇,雪山上的光亮

没错了!打开窗子

微微闭上眼睛,再深呼吸一次、两次

那些铭心刻骨的时刻悄悄回来了

但我要告诉你,我用一张稿纸

把断裂的时光匆匆卷成一幅、两幅画

把训练场上站着的、躺着的石子

点化成黄金

稿纸上每个词语,都是今天我走过的

脚印——汇集起来,一行一行

气势浩大

那些滚烫的热汗、酸痛记忆

被缓慢而优美地分解了

一支笔倒下去的身影化土、化绿、化火

也具备一位士兵特有的属性

那些关于我们生活的诗歌

我要慢慢写出

还有那种红,那种热情,凝聚力

那种火焰之美,还有——还有——

我的诗都发表在蓝天里

你只有细腻温润,懂得一位士兵的履历

才能去除白云似的水印,清楚读到

这条射击距离怎么变得这么长啊!

那个百米开外的靶子又是在什么时候

动了起来?

八点整!我这样想着

动 来 动 去

四肢总被地上坚硬的石子偷袭

班长短促的,激昂的,殷切的口令

像一把剑刺击着我的心

也刺醒了青草、白杨和漫天星星

好像它们满怀怒气与好奇

互相飘撞着,一边捶打着道牙石

一边看着我们装上夜间瞄准器

一条红色光线直直,直直射向目标

我必须一动不动,否则会被发现

沿着标尺觇孔、准星和那颗头颅

这射击要领中的三点一线

我看见靶子上的那人眉清目秀

眼睛一大一小,嘴唇生而红润

一张英俊的脸,就像我

那人皮肤的颜色,不突出的喉结

敞开的胸膛……也像我

咔嚓,咔嚓——

左手拉动枪栓,让子弹上膛

右手食指欲压扳机——“呯”

那个人就是我!

其实靶子上什么都没有

只是一圈一圈的环数

因为班长在第一堂射击课就教给我

射击的真正敌人是自己

八点五十五!

士兵花名册、收获、失望与期盼

统统在这一刻集合

“军人的血性,在冲锋号中锻打

一切为了迎接,假如战争今天爆发……”

当歌声在黑夜里庄严远去

它指引了雪山、星星、生命、归宿

一切都在歌声里崭新如初

一切都在歌声里苍茫,年轻,绽放

熄灯号吹着,吹着,没有声音

闭上眼睛,整个世界多么静,多么静

现在你也闭上眼睛吧

你的视野会涌现浩渺的大江

只要我的嘴一张开,它就会湍急

甚至压迫你,撕碎你

可是你不会感觉到我内心的风暴

你无法逃离那歌声的熔炉

【评论】

我们为什么放声歌唱

■ 刘立云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shige/60539.html

文章标题:董庆月:《士兵的二十四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