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宋词 > 正文

复旦通识·东西交流|邵毅平:西洋的幻象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1年06月10日 22:13:24 游览量: 57

简述:

【编者按】全球化的时代,中西文明以更为紧迫的姿态将相互间的理解提上议事日程,文明将因对话而更加精彩。复

【编者按】全球化的时代,中西文明以更为紧迫的姿态将相互间的理解提上议事日程,文明将因对话而更加精彩。复旦大学通识教育中心组织“中西关系与文明对话”系列,邀请校内外不同学科的学者,从不同视角阐释如何立足本土文化又兼顾全球意识和世界眼光,共同探讨不同文明彼此沟通、相互体认的可能途径。以下是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邵毅平的文章,原题为《西洋的幻象——近世中西海外旅行小说“世界观”的差异》。

郑和下西洋600周年 小型张

郑和下西洋600周年 小型张

一、15世纪世界格局的巨变
15世纪是世界史上的一个关键时期:在其开始时,郑和七下西洋,其宝船规格、船队规模及航海技术,都处于世界最高水平;但到其结束时,欧洲人开辟了新航路,到达了新大陆,开始了环球大航海、地理大发现时代,也开启了持续五百年的殖民、称霸史,其影响一直波及今天。
郑和船队七下西洋,时间是从1405年至1433年,前后二十八年,最远到达红海和东北非海岸。第四次下西洋时,1414年左右,其分船队还越过了赤道,到达麻林地(肯尼亚马林迪)。为了囤积货物及后勤补给,郑和还应满剌加国王之请,在当地设立了后勤补给基地。这是在吉布提基地之前,六百年里,中国唯一的海外基地。
南京卢龙山(狮子山)下的静海寺,始建于明永乐年间,以褒奖郑和下西洋的功绩。赐额“静海”,取“四海平静,天下太平”之意,表达了控制海权、永葆和平的美好愿望。
而其时的欧洲,按照罗马教廷为葡萄牙、西班牙划分的势力范围,葡萄牙人往东、西班牙人往西扩张(此瓜分世界方案后由1494年签订的葡西《托尔德西里亚斯条约》正式确定下来),葡萄牙人刚占领了摩洛哥的休达(1415),开始沿着非洲西海岸往南,寻找绕过非洲通往东方的航路。在整个郑和下西洋期间,在当时的印度洋上,还看不到一艘欧洲商船,不能不说比中国落后得太多。
但就在明朝停止下西洋,郑和船队退出印度洋后,葡萄牙人开始一路往东。1445年,它们抵达佛得角。1487年,迪亚斯绕过好望角,进入印度洋。1497年,达·伽马从葡萄牙出发,绕过非洲大陆,穿越印度洋,1498年抵达卡利卡特,1499年原路返回葡萄牙,开辟了从欧洲绕过好望角到达印度的航线。达·伽马在印度洋上打了个来回,竟从未遇到过一艘中国商船。1511年,在郑和到达那里的百年以后,葡萄牙人征服了满剌加王国,中国唯一的海外基地同时失去。1517年,第一支葡萄牙武装商船队来到广州外海,成为马可·波罗之后最先来到中国的欧洲人。1553年,葡萄牙人开始占据澳门,这是欧洲人在中国占据的首块土地,整整四个半世纪后始返还中国。与此同时,1492年,哥伦布到达美洲。1519至1522年,麦哲伦及其同伴完成了环球航行。整个16世纪,伊比利亚人横行全球各大洋,葡萄牙人垄断印度洋航线六十年,并在南亚和东南亚进行殖民扩张。
其实,由于中世纪欧洲造船业几乎停滞不前,在郑和下西洋几十年后所谓的“地理大发现”时代出现的几支欧洲船队,其船只大小、船队规模都远不及郑和船队。然而,在持续两百多年的禁海令下,明代的造船业全面衰落,至明朝末年,宝船建造及郑和航海的所有档案资料(如《郑和出使水程》等)更是莫名丢失。从此中国再也造不出如此大船,而欧洲船则越造越大,后来居上。
二、罗懋登的《西洋记》(1597年)
晚明小说家罗懋登的《西洋记》,以明初郑和下西洋为题材,堪称中国第一部海外旅行小说。其中所写大部分的国家或地区,都是郑和船队实际到达过的,也有一些则是小说家的虚构(第五十九回所谓“从古到今典籍所不载之国”,如女儿国、撒发国、金眼国、红罗山、银眼国、酆都国等)。
但在小说与史实之间,已有近二百年的时间差,其间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至少在远洋航行方面,中国已经远远落后于西方。可昧于现实的小说家对此却一无所知,仍在那里做着海上强国的美梦。“今日东事倥偬,何如西戎即序?不得比西戎即序,何可令王、郑二公见,当事者尚兴抚髀之思乎?”(罗懋登《叙西洋记通俗演义》)葡萄牙人都已经占据澳门了,荷兰人都快要占据台湾了,小说家却兀自痴人说梦,还在那里说什么“西戎即序”(西洋岁月静好),以为凭此即能对付“东事倥偬”(万历朝鲜之役),实无异于缘木求鱼、南辕北辙!
《西洋记》以对世界的无知为前提,以“华夷观”扭曲地看待世界,自居于上、内、日、君、父、首、冠,视他国为下、外、星、臣、子、足、履,蔑视“西洋”不知“夷夏之别”、“华夷之分”,自认军事实力天下无敌,道德水准高人一筹,身材长相尤其标致。尤为荒唐的是“不恃兵力,而恃法术”,“这种用法术打外国的思想,流传下来一直到清朝,信以为真,就有义和团实验了一次”(鲁迅《中国小说的历史的变迁》)。怀抱着“天朝”的优越感,小说家写得煞是快活。
小说与历史两相比较,小说与现实两相比较,不由让人生出无限感慨。《西洋记》昭示我们,昧于现实将会是何等的可笑。当世界已经天翻地覆的时候,小说家却仍沉湎于前尘旧梦,不免使自己沦为后世的笑柄。这也使得小说更加远离了现实,减少了其认识海外世界的价值。对照百余年后笛福的《鲁滨孙飘流续记》,《西洋记》的种种“夜郎自大”式描写,尤其让人觉得触目惊心,匪夷所思。

丹尼尔·笛福(Daniel Defoe,1660—1731)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shongci/23878.html

文章标题:复旦通识·东西交流|邵毅平:西洋的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