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宋词 > 正文

李清照:坐在风的外面,听见往事随风疏散丨周末读诗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2年05月02日 20:12:43 游览量: 79

简述:

火车靠站,上来两个青年,装扮入时,发型颇不羁,在过道那边落座。车上人不多,他们对面坐着,背包放在身旁的

  火车靠站,上来两个青年,装扮入时,发型颇不羁,在过道那边落座。车上人不多,他们对面坐着,背包放在身旁的空位上。

  车厢里安安静静,乘客大都戴着耳机,看窗外掠过的风景,或微闭着眼睛。我也在听音乐,身在车中,心在乌有之乡天马行空。

  偶一侧身,瞥见那两个青年在交谈,脸上的表情异常丰富,双手忙碌地比划着。关掉音乐,果然没听到声音,是哑巴,二人都是。我本能地起了同情,即刻又觉多余,因为他们显然不需要谁的同情。

  你看,他们谈得多开心,用双手,用身体,用面部表情,用热切的眼睛,谈得多么大声,谈得兴高采烈!他们一直谈到下车。

  而我们,这些正常人,即使夫妇、朋友比肩而坐,也没什么话可说。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女生,也不看窗外,也没闭眼睛,雕像般漠然,她的杯盖掉落,对面男士帮忙捡起来,她说“谢谢”时甚至没有看他一眼。

  如果有人和我说话,我是愿意的,并非出于寂寞,也并非要说什么,只是为了旅途中人与人的相认。可惜没人和我说话,我也不好意思主动和别人说话,于是便装出矜持莫测的样子(这似乎是通行的保护色,似乎是一项现代文明)。

  我从不知道哑巴竟有那么多话说,而能说话的人却正在变成哑巴。

  《哑巴》(三书)

  撰文 | 三书

  坐在风的外面

  《好事近》

  (宋)李清照

  风定落花深,帘外拥红堆雪。

  长记海棠开后,正伤春时节。

  酒阑歌罢玉尊空,青缸暗明灭。

  魂梦不堪幽怨,更一声鶗鴂。

  风终于停了。春天已远,时间返回多年以前。她坐在风的外面,听见往事如何随风疏散,听见他们如何穿过人间。

  此刻风定,异样地宁静。落花如往事的残骸,堆积在帘外,那么深,像一片死海。“拥红堆雪”,红红白白的爱,红红白白的悲哀。

  “长记海棠开后,正伤春时节”,“长记”二字痛极,多少伤心事,都不必再提。时令更叠,花开花谢,她已被搁浅在时间之外。记得海棠开后,春天就要走了,记得。

  李清照爱梅花,也爱海棠。海棠开在晚春,每度令她惊心,尤难为怀。《如梦令》词中,一夜风雨过后,晨起试问卷帘人,问的便是海棠。“长记”是心痛,“试问”带着惊恐。

  “酒阑歌罢玉尊空,青缸暗明灭”,这是一天中最幽暗的时辰,半死的油灯青白明灭,酒阑歌罢之余,空的不是酒杯,而是情怀。《如梦令》中,海棠尚在,尚有卷帘人,虽然预知绿肥红瘦,生命的酒杯仍然满着,如今酒杯几乎空了,海棠也只剩记忆中的海棠,春天像定期开裂的一道伤口。

  所幸还有梦,还能做梦。“魂梦不堪幽怨,更一声鶗鴂”,梦中却仍心神不定,正不堪幽怨,更奈何一声鹈鴂!屈原《离骚》曰:“恐鹈鴂之先鸣兮,使夫百草为之不芳”,鹈鴂又名子规,亦名杜鹃,常以立夏鸣,鸣声凄厉,鸣则众芳皆歇。

  《好事近》,又名《倚秋千》。易安年少时喜欢荡秋千,词中有句如“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黄昏疏雨湿秋千”。倚秋千的姿态与这首词很相称:疏离,乏力,怅惘,凄黯,不欲多言,但感深情无限。

  南宋 林椿《写生海棠图》

  风里落花谁是主

  《摊破浣溪沙》

  (南唐)李璟

  手卷真珠上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

  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回首绿波三峡暮,接天流。

  《摊破浣溪沙》,为《浣溪沙》之别体,如词所示,摊破者,即于上下片七字句后,各增三字结句,以申足上句之意。又称《添字浣溪沙》《山花子》等。

  此词据说是南唐中主李璟手书赐给一个歌人的。那歌人叫王感化,建州人,歌声悠扬,清振林木,后入金陵,隶属乐部。王感化不仅善讴歌,且有诗才,常常即兴吟咏,颇受元宗宠幸。

  正如李白所说,“屈平辞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历史早成尘埃,这首词还在,它不朽如日月,属于所有人。

  “手卷真珠上玉钩”,真珠就是以珍珠编织的帘子,即珠帘,风至则鸣,如环佩之声。珠帘美幻,古代皇室大殿贵族家中多用之,诗词中更加常见,比如李白的“美人卷珠帘”,温庭筠的“珠帘月上玲珑影”,等等。那么这句为何不说“手卷珠帘上玉钩”,却说真珠呢?

  宋代某位不留姓名的撰者,在其编撰的《漫叟诗话》中引前人评杜甫的诗句曰,“红豆啄残鹦鹉粒,碧梧栖老凤凰枝”,若改成“鹦鹉啄残红豆粒,凤凰栖老碧梧枝”,便不是好句,李璟的“手卷真珠上玉钩”,若改成“珠帘”,亦然。另有“十年马上春如梦”,有人以为笔误,信手改成“十年马上如春梦”。诸如此类,皆点金成铁,所遇非知音也。

  我们可以感觉一下,真珠是不是比珠帘更具体、更能直接把珠子的质感传递到手上?“手卷真珠上玉钩”,一读就知道在说珠帘,若改成“手卷珠帘上玉钩”,未必就知道在说真珠,因为珠帘也可以是水晶帘,或别的什么帘子的美称。另外,这句的词气清和婉转,华美贵重。

  卷帘出去,为了旷日抒怀,谁知却是“依前春恨锁重楼”。所恨者何?不得而知,“依前”,与李清照的“长记”,情怀相似,仅两个字,却说了很多事,很多没法说清楚的事。

  飘风之中,花谢纷纷。春色阑珊,正是恼人天气。“风里落花谁是主?”花开为谁,花落又为谁?“思悠悠”者,心共落花荡漾,悠悠别有神味。

  下片回首一方,江水茫茫,人在云外,远信不来。李商隐诗曰:“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此词丁香空结雨中愁,时景更觉凄楚。暮色四合,唯见三峡绿波,接天滔流。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shongci/51640.html

文章标题:李清照:坐在风的外面,听见往事随风疏散丨周末读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