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宋词 > 正文

三浦国雄︱日本汉学的“读原典”传统(上)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2年11月26日 08:48:33 游览量: 157

简述:

与我们今天为了开展“研究”的读书会不同,这种会读努力追求的是切实掌握朱熹的学问,即以“躬行”为目标。

2018年12月7日,大阪市立大学名誉教授三浦国雄先生受邀在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举办了题为“日本汉学的‘读原典’传统”的讲座,本文即是根据讲座内容增订而成。此为第一部分。

1987年我坐轮船来到上海,在上海生活了半年,有过许多珍贵的体验。在这里,我想分享一段难忘的回忆。

有一天,我在豫园闲逛时想吃小笼包,走进了附近一家包子店,碰巧目睹了食客为抢座位吵架。那时候服务员对他们说的话,让我深受触动。当时她说:“因为国家穷,所以你们才会这样吵架。”这句话让我想起了清初大儒顾炎武的名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当然,服务员也许并不知道顾炎武,但是,当时她给我的感觉是,在她的意识里,不管是吵架的“匹夫”,还是包括自己在内的“匹妇”,都肩负着“天下兴亡”的重任。现在的年轻人也许难以想象,当时的中国还处在艰难发展的阶段,即使是上海也不像今天这样繁荣。

作为“世界学”的汉学

这次要讲的是我曾经师事过的先生们的学问。作为前提,我必须就汉学的定位提出自己的看法。结论很简单:汉学是“世界学”。汉学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研习,是一门具有普遍性的学问。比如,前些年出版了西班牙各地图书馆所收藏汉籍的书目《西班牙图书馆中国古籍书志》(马德里自治大学东亚研究中心编,上海古籍出版社,2010年),可见距离中国十分遥远的地方也有丰富的汉籍收藏,其中还包括叶逢春“加像本”《三国志通俗演义》(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皇家图书馆藏)等珍稀版本。

三浦国雄︱日本汉学的“读原典”传统(上)

《西班牙图书馆中国古籍书志》

在这里我提出“汉学是世界学”的命题,并不是为了说明中国本土才是汉学的中心,而恰恰相反,我想强调的是中心分散在研习汉学的世界各地。当然,中国是汉字的母国,是汉学的发源地,但我认为最好不要被“中心-边缘”或者“主-从”的结构观念乃至价值意识束缚。因为接受汉学的每个地区,都有各自固有的接受和发展汉学的方式。在宏大的汉学里,根据研究领域的不同,也可能在中国本土以外的地方研究水准反而更高。这就是所谓“世界学”的本质,也是某种必然的宿命。

日本从国家草创期开始接受汉学,发展出独特的汉学传统。日本汉学在江户时代已经达到很高水准,明治以降,在我们这代人的老师辈的时代,更迎来了史上最为辉煌的时期,涌现出一大批具有世界影响力的通人硕学。我们深感幸运的是有机会亲炙先生们的学问,而不是依赖传闻。接下来我要讲的,就是在这众多的硕学之中,我曾经师事过的先生们的学问之一端。

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的“会读”

三浦国雄︱日本汉学的“读原典”传统(上)

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

首先介绍我年轻时工作过一段时期的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这里有开展“共同研究”(也就是集体研究,与之相对的是“个人研究”)的传统。“共同研究”的基本方式是主持人先选定某部汉籍(如《朱子语类》《真诰》等)为研究对象,然后在研究所内外的研究者参加的共同研究会(班)上对该汉籍进行逐字逐句的细致解读。一般需要提前安排好每一次研究会领读的负责人,负责人将准备好的译注稿(把中文翻译成现代日语并作注释,有时候也包括文字校勘)在研究会上口头发表,然后由全体参加人员集体讨论批判,达成统一的修订意见,负责人在此基础上修改译注稿,最终形成定稿。共同研究会上有时候也会穿插研究论文的发表,不过,基本上都是如上述的对汉籍的精密解读。

三浦国雄︱日本汉学的“读原典”传统(上)

《江户的读书会——会读的思想史》

在此,需要指出的事实是,其实这种读书会的方式继承了江户时代以来的读原典传统。发掘出这一传统的是日本思想史研究专家前田勉教授,他在《江户的读书会——会读的思想史》(《江戸の読書会―会読の思想史》,平凡社,2012年)一书中对此作出了详细论述。在该书中,前田教授列举了江户时代教育和学习方法的三种方式——“素读”“讲释”“会读”。“素读”(日语读作suyomi或sodoku)是在七八岁左右读汉籍的初始阶段,虽然不懂文义,也只管以日文训读的方式出声背诵汉文经典的学习法。“讲释”是十五岁左右开始实行的教育方法,由老师浅显易懂地讲授经书中的一节。我们来看记录闇斋学派“讲释”资料的书影。这是安政元年(1854)正月二十五日开始的井东守常(1815-1889)的讲课记录。此时他讲的是《朱子语类·训门人》(朱子有针对性地直接对各个弟子训诫的记录)的部分。闇斋学派特别重视阅读《朱子语类·训门人》,至于为什么,只要看书影开头的部分就能找到答案。守常在讲课之前,披露的是这样的逸事: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shongci/60616.html

文章标题:三浦国雄︱日本汉学的“读原典”传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