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唐诗 > 正文

评《玉溪生诗集笺注》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1年11月08日 14:33:39 游览量: 92

简述:

唐诗里的菊花意象

评《玉溪生诗集笺注》

《玉溪生诗集笺注》(唐) 李商隐 著(清) 冯浩 笺注 蒋凡 标点 上海古籍出版社

评《玉溪生诗集笺注》

《菊花图》 马欣乐画 图片选自《马欣乐绘画作品集》

  【读书者说】

  唐代是诗的黄金时期,不仅“全民皆诗”,诗也全能,什么都可以写,什么重要场合都不能没有诗。据统计,唐诗选本600余,当今选本不计入其中。然选本云泥之别,高下优劣的差异大甚。不久前,复旦大学蒋凡教授相赠他标点的《玉溪生诗集笺注》,上海古籍出版社一印再印。冯浩的《玉溪生诗集笺注》,堪称明清人研究李商隐的标志性版本,“辨析入微,考订精细”,属于集大成研究,自问世日起,即“海内风行矣”,今人研究多本于此也。

  以菊自写的《菊》诗

  翻阅冯本,李商隐写花的咏物诗不少,而写菊诗似就《菊》与《野菊》二首(不包括诗中以菊为意象的)。二菊诗写于诗人的两个人生阶段,然其意旨仿佛,诗人以菊自写,怨天尤人也怨自己,表现出急于摆脱窘境而无能为力的压抑与无奈。先看《菊》诗:

  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陶令篱边色,罗含宅里香。几时禁重露,实是怯残阳。愿泛金鹦鹉,升君白玉堂。

  冯浩《玉溪生诗集笺注》集众说而后指出:“三四是罢官家居,结望入朝。”此见,入木十分也。不懂读诗者,注意力往往集中在诗里的精彩句子上,譬如读《使至塞上》则对“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句大加欣赏。《菊》诗开篇二句也很抓人,十个字四对叠词,尽写菊之妖媚婉丽而不胜娇羞的姿色。诗人比兴自写,自写不同凡俗的美质。

  诗之颔联“陶令篱边色,罗含宅里香”写菊之品格,也是自写。稍有点读诗经验的人都知道,此二典皆含退隐之意。菊花自从被陶潜垂青之后,便成了“花之隐者也”。罗含与陶潜,差不多同时期,也酷爱菊花。《晋书文苑传》曰:“罗含致仕还家,阶庭忽兰菊丛生,以为德行之感。”李《菊》诗则反其意而用之,冯浩从其中读出了此在李商隐归隐在野的状态,其《玉溪生诗集笺注》在五六句处且注曰:“无人润泽,深忧迟暮。”李商隐写菊之隐格,却无欲隐之意,更多的是怕隐之忧也。

  后四句笔意逆转,“几时”二句意谓:秋天里开放的菊花,向来就不畏寒露严霜,然最害怕的是夕阳西下。意思是说,我并不怕朝堂上受倾轧遭打击,却有赋闲在家而美人迟暮的恐惧。如果颈联写的是迟暮之感,那么尾联写的则是用事之心,“愿泛”二句意思是说,唯望被酿成菊花酒而盛于鹦鹉杯中,送至白玉堂上而为您所用。赋闲或滞进,这是李商隐所最不能接受的现实,故而急切渴望得到“君”之赏识与援引。叶葱奇《李商隐诗集疏注》直言道:“末两句是希望能入朝为文学侍从。”叶先生认为,这与李商隐写于大中六年(852)《巴江柳》里的“好向金銮殿,移阴入绮窗”的意思一样。也就是说,李商隐“移”愿的表达,并非偶然。《菊》诗的这种渴求援手的写法,大类干谒诗,只是所谒何人,诗里没有明说,疏注者也没言明。

  以菊自比的《野菊》诗

  李商隐的《野菊》,笺注者们多明确认为是写给令狐绹的。一般编年都认为,《菊》诗作于开成五年(840),年二十八,李商隐辞去弘农尉归家;《野菊》作于大中三年(849),时年三十七,李商隐自桂幕归京后,暂代京兆府某曹参军。诗人以菊自比,借咏菊以感喟,突出一个“野”字,诚为“君子在野之叹”(朱鹤龄《重订李义山诗集笺注》)也。《野菊》诗云:

  苦竹园南椒坞边,微香冉冉泪涓涓。已悲节物同寒雁,忍委芳心与暮蝉。细路独来当此夕,清尊相伴省他年。紫云新苑移花处,不取霜栽近御筵。

  诗分上下两部分,上四句,句句写的是野菊,写菊之“野”也。野菊以苦竹、辛椒为伴,托根于恶劣环境之中,暗香淡淡而含露如泪出。已经是西风去雁之时节,虽然不甘于委弃才华而敛香隐迹,然毕竟寒蝉噤声,似也只能潦倒长终矣。句句写菊,亦句句是自写,句句写自己困苦不堪的现实境遇,兴寄身世之慨也。故而,清人陆昆曾《李义山诗解》评曰:“义山才而不遇,集中多叹老嗟卑之作。《野菊》一篇,最为沉痛。”钱牧斋《唐诗鼓吹评注》评曰:“此比贤者之遗弃草野,不得进用也。”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tangshi/41272.html

文章标题:评《玉溪生诗集笺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