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唐诗 > 正文

刘火:李白《静夜思》的版本与释义(外一首:床作“水井栏杆”小考)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2年08月04日 02:03:02 游览量: 183

简述:

在《草堂集》里,《静夜思》作:“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 《唐诗别裁》录此诗,题目不叫《静夜思》而叫《夜

刘火:李白《静夜思》的版本与释义(外一首:床作“水井栏杆”小考)

2022-08-01 20:00 来源: 善本古籍

原标题:刘火:李白《静夜思》的版本与释义(外一首:床作“水井栏杆”小考)

读《善本古籍》2022.7.30康晓云《李白〈静夜思〉“床“字正义一文 》,很受启发。现将作者《李白〈静夜叫〉的版本与释义》(见《风月原本两无功——刘火说诗、画、经、史》(万卷出版公司,2017年7月)一文和因康文而新写的一文,同时分享给《善本古籍》。以飨同好。2022.7.31,叙州田坝八米居)

刘火:李白《静夜思》的版本与释义(外一首:床作“水井栏杆”小考)

李白的《静夜思》据说在日本的语文资料中, “明月光”成了“看月光”,“望明月”成了“望山月”。因此,有人认为“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才是《静夜思》的“原版”,并建议中国当下的版本也应照此还原。但我认为不可:一、《静夜思》的某种版本并非日本还原的;二、通行本没有必要按日本人学习的文本来改动。

版本。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在世,其集已面世。首部太白集名为《草堂集》。其序为其李白本家祖叔李阳冰所为。在《草堂集》里,《静夜思》作:“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唐后,最为知名李白文集有宋刊《李太白文集》及元刊《分类补注李太白集》等。宋刊、元刊的《静夜思》亦如是:“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到了中国人因文字狱把大家的才情、精力、智慧大部分或全部用于训、诂、集、堪等技能上的清朝(尤为乾嘉时期)时,差不多同时期的三部有关唐诗的整理、编纂、选本正式刊印。一本是《全唐诗》,成书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一本是《唐诗别裁》,大约成书康熙五十六年(1717);一本是《唐诗三百首》,大约成书乾隆二十九年(1765)。

《全唐诗》录《静夜思》作: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

《唐诗别裁》录此诗,题目不叫《静夜思》而叫《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

成书最晚的《唐诗三百首》录此诗,题目也叫《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于兹,我们大致可以看到这首贯绝千古的诗在版本上的演变(或讹变)的脉络。为什么最早的“看月光”成了“明月光”,为什么“望山月”成了“望明月”?这当然要归功于《唐诗三百首》。作为唐诗的最佳选本,“风行海内几至家置一编”(光绪四藤吟社主人序)。其一、“专就唐诗中脍炙人口之作,择其尤要者”(乾隆衡塘退士序);其二、由于时间的大浪淘沙,终于演化为中国文化里的“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作为一本蒙学读物和大众读物,《唐诗三百首》在中国文学史选本史的历史长河中,恐怕是最为成功的一本。一千多年前梁昭明太子的《文选》(后由唐李善的注本)当然是最早一部中国文学选本的杰出代表,但那是一部供士子们的诵读学习的“专业”选本,不像《唐诗三百首》这样,除了士子们诵读学习之外,显然是一本妇孺皆知的“大众”读本。因此,“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便成了中文唐诗阅读视域里的“共识”。由此的传唱、解读便以此作为根基作为平台。至于说到专业层面来说,李白的这首诗依旧有着不同的版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6年初版的《李白全集》里的《静夜思》就是: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由此可见,日本的所谓“正本”,在中国早着呢!——虽然中华古籍的许多正本善本甚至是绝本特别是宋刻在日本(其中一些是侵华战争掠去的)。

释义。就笔者自己的阅读习惯和艺术趣味,我习惯了《唐诗三百首》(也就是现行通行的)《静夜思》。而不赞成李白的《静夜思》回到李阳冰时代的那个版本。一个冠绝千古的大诗人,怎么可能在一首仅二十字的诗里会同时用上两个“明月”?诗于散文,从语法修辞角度来讲,除了精炼,诗有一个最为重要的“结”。那就是它必定要打破散文的线性书写。诗的书写,一言以蔽之即“非线性书写”。许多原来在散文里看似必要的,如助词之类的词就很少进入诗的领地,甚至动词也会抛弃(英人庞德的《地铁》,就是一首高仿唐诗宋词和日俳句缺动词的杰构)。复沓作为《诗经》的传统,从来就是中国古诗中耀眼的光环。众所周知的《采莲曲》, 极限上放大了《诗经》的复沓:“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为此,《古诗源》编纂者沈德潜就说过,此诗的复沓,是诗的“奇格”。这样看来,“明月”一词两用并不是一件什么“过”。除了传统,对于天纵诗人来说,没有李白不能想的,也没有李白不能用的。仅从修辞角度看“明月”的一词两用,不仅错识了李白,也错识了《静夜思》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tangshi/55931.html

文章标题:刘火:李白《静夜思》的版本与释义(外一首:床作“水井栏杆”小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