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文言文 > 正文

实录卷之一百八十四

作者: 唐诗宋词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04日 08:00:11 游览量: 133

简述:

实录卷之一百八十四 光绪十年甲申五月庚寅。 福州将军穆图善等奏、遵旨覆陈闽省办理海防。 及法国兵船经过厦门情形。 得旨、即著穆图善等。 就现有各营及兵轮蚊船。 妥筹布置。

实录卷之一百八十四 

光绪十年甲申五月庚寅。
福州将军穆图善等奏、遵旨覆陈闽省办理海防。
及法国兵船经过厦门情形。
得旨、即著穆图善等。
就现有各营及兵轮蚊船。
妥筹布置。
认真操防。
以期有备无患。
摺包  

○热河都统继格奏、河神灵应。
请建专祠。
列入祀典。
并钦颁扁额。
下部议。
  

○以户部右侍郎嵩申、兼署工部右侍郎、兼管钱法堂事务。
现月  

○辛卯。
谕内阁、为政以得人为先。
叠经中外臣工。
遵旨保荐人才。
均已陆续存记。
其中不乏可用之人。
而滥竽充数。
亦所不免。
选择而使。
其难其慎。
因思一时之才。
自足供一时之用。
仍恐摉罗不广。
鉴识不精。
致使真才伏处山林。
或屈抑下僚。
不能以时上达。
著大学士、六部、九卿、各直省将军督抚、再行奏保。
如有忠信闳通。
体用赅备者。
亟宜登之荐剡。
其操守廉洁。
而才有专长。
或吏治勤明。
兵事谙习。
或熟悉中外交涉事宜。
善制船械。
精通算术。
并著分别出考。
以资节取。
至经武以谋勇俱优为贵。
如果忠勇奋发。
熟娴韬钤。
自当列为上选。
若饶有机智。
或骁勇善战。
或谙练水师事宜。
及沿海情形。
并著分别保荐。
文武两途。
均不必拘其官阶及已仕未仕。
期无遗佚。
朝廷辟门吁俊。
以耳目寄之各该大臣。
该大臣当念以人事君之义。
务各澄心虚己。
一秉大公。
广为访求。
核以实事。
详加鉴别。
出具确切考语。
并胪列其人之实迹成效。
详悉陈奏。
不得虚托空言。
傥或瞻徇情面。
致有夤缘干进。
滥保非人。
吏议綦严。
不能稍为宽假。
若以言举人。
徒采虚誉。
甚至偏执己见。
妄荐庸才。
亦不能逃洞鉴也。
懔之慎之。
现月  

○又谕、步军统领衙门奏、拏获结夥持械抢劫邻境盗犯。
请交部审办一摺。
所有此次拏获之杨大即杨九。
王三即王二壮。
李四即司四。
崔二。
赵二即二黄帽。
杨小七儿。
秦八即秦傻子。
李三即三洛帽儿。
范五即范拉他。
牛大即牛兴汶。
王石氏。
均著交刑部严行审讯。
按律惩治。
其未获之杨帽增潘三刘二等犯。
仍著严缉务获。
归案究办。
至获盗出力之员弁。
著俟刑部定案时。
声明请旨。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左中允崔国因奏、建设铁路。
则调兵转饷运漕。
均可迅速。
且通商惠工。
可夺外洋之利等语。
铁路一事。
前经谕令李鸿章等会议。
以需费至钜。
未即兴办。
惟此等创举之事。
或可因地制宜。
酌量试办。
现在云南广开矿务。
山西采运铁斤。
转运艰难。
旷时糜费。
如可各就开采之地。
量为创造。
以省运费而裕利源。
亦属自强之一策。
是否可行。
著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会商李鸿章详加酌核。
妥筹具奏。
原摺均著摘钞给与阅看。
将此谕知总理各国事务衙门。
并谕令李鸿章知之。
洋务  

○又谕、岑毓英奏、军火枪炮不敷应用等语。
现在滇省边防紧要。
所存枪炮等件无多。
自应速筹接济。
著李鸿章、曾国荃各拨给后膛枪一千五百杆。
洋炮四尊。
迅解云南。
交岑毓英应用。
毋稍迟缓。
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
洋务  

○户部奏、甯夏满营兵饷。
应照旧解部。
仍由藩库支领。
以符定制。
从之。
早事  

○江西巡抚潘霨奏、调练兵勇。
驻守要隘。
以固江防报闻。
摺包  

○癸巳。
谕内阁、奎斌奏、遵旨察看道员据实覆奏一摺。
山西冀甯道左隽。
沾染嗜好。
处事优柔。
未能振作有为。
著即行革职。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卫荣光奏、应解织办活计银两。
请从缓筹拨等语。
此项传办活计。
业经减之又减。
系必须应用之物。
所有未解江甯织造银十二万两。
苏州织造银十五万两。
著该督抚无论如何为难。
迅即如数解交该织造。
赶紧织办。
毋得迟延。
致误要需。
将此由四百里各谕令知之。
现月  

○江苏巡抚卫荣光奏、遵旨严防备战择要布置情形。
得旨、仍著督饬各军。
妥筹备御。
严密布置。
毋得稍涉疏懈。
摺包  

○予积劳病故。
记名提督李怀兴、陕西游击苟得胜等议恤。
摺包  

○予缉枭殒命。
浙江外委王朝贵等议恤。
摺包  

○追予弹压兵变。
被伤殒命。
云南盐大使张晟议恤。
摺包  

○追予浙江殉难官绅钟裕春等一百七名议恤。
  

○旌表节妇山西临晋县知县杜怀庚母刘氏。
孝女河东运库大使张茂善女二姑等。
摺包  

○甲午。
谕内阁、本年十月初十日。
恭遇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皇太后五旬万寿庆辰。
所有在京八旗官员及男妇太监等。
年六十以上者。
均著加以恩赏。
该部即遵谕行。
现月  

○又谕、今年秋审朝审。
照例办理。
其情实人犯。
著停止勾决。
  

○署湖南巡抚庞际云奏、设局清厘积案。
以肃吏治。
得旨、据奏设局清厘积案。
立法尚属周密。
著即督饬所属。
认真办理。
毋得徒托空言。
摺包  

○又奏。
已革益阳县训导罗光<典>。
改名光显。
潜赴甘肃军营。
冒两当县籍中式。
复归原籍。
讹诈滋事。
请斥革审究。
下礼部知之。
摺包  

○命降调浙江按察使陈宝箴发往湖南交署湖南巡抚庞际云差遣委用。
  

○减浙江甯波卫安勇百五十名。
从巡抚刘秉璋请也。
  

○命普济堂功德林两处粥厂。
再展限一月。
摺包  

○乙未。
谕内阁、刘秉璋奏□□□尔□庸劣不职各员等语。
浙江试用同知前署绍兴府同知吴楙林、贪暴妄为。
著革职永不叙用。
候补知县晏锡琦、行为鄙琐。
陈则勋、操守平常。
至善、行同无赖。
均著即行革职。
以肃官常。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太常寺卿徐树铭奏、请饬营勇挑穵永定河中洪一摺。
据称永定河南五工以下。
逐渐高仰。
上年南五工决口合龙时。
挑浚中洪无多。
下游高仰。
未能一律挑穵。
瞬届伏汛。
岌岌可虞。
直隶各军。
近年挑河。
著有成效。
请饬接续前工。
赶紧挑穵。
其上游应挑中洪。
仍令该河道迅速办理等语。
永定河一带。
叠遭水患。
如果中洪疏通。
则两岸无虞溃决。
实于民生有益。
著李鸿章查明应行挑浚之处。
酌派营勇。
并督率该管河道。
严饬河兵。
合力疏浚。
务期上下游一律深通。
以重河务而疏民困。
原摺著钞给阅看。
将此谕令知之。
寻奏、海防吃紧。
派勇挑河。
应从缓议。
现已严督河兵。
酌雇民夫。
择要疏浚。
报闻。
摺包  

○又谕、有人奏、奉天旗兵日就懈弛。
习气尤重。
赌博之风日甚一日。
各属案件。
任意积压。
竟有经年累月。
讳匿不报等语。
奉天营务吏治。
自光绪元二年整顿以后。
渐有起色。
何以近来复有种种弊端。
盛京旗兵。
向称劲旅。
果能埽除积习。
认真整饬。
必可改观。
著庆裕督率各旗营加意操练。
务使一兵得一兵之用。
毋任有名无实。
日久懈生。
赌博为盗贼渊薮。
流弊滋多。
一切案件。
稍有延阁。
民隐何由得伸。
著庆裕、裕长、严饬各属。
力禁赌风。
如有劣员蠹吏。
包庇纵容。
立即严拏从重惩办。
地方词讼。
办理均有限期。
即著通饬所属。
持平审断。
迅速结报。
并将积案一律清理。
不得稍涉玩延。
庆裕等身膺重任。
务当实心实力共挽颓风。
傥仍因循玩愒。
致有贻误。
定惟该将军等是问。
将此各谕令知之。
寻奏、赌博各犯。
现已严拏惩办。
略知敛迹。
承审命盗各案。
均照新章按月册报。
尚无延误。
报闻。
摺包  

○以吏部尚书徐桐兼署兵部尚书。
现月  

○以亏短银两。
革前任浙江海盐县知县司开先、署新昌县知县黎宗淦、前任遂安县知县降补县丞韩闻南、前任缙云县知县已改教职常吉兆、已故知县徐葆清等职。
并已革安吉县知县邓化龙、分别逮问。
勒追籍产有差。
  

○丁酉。
孝恭仁皇后忌辰。
遣官祭景陵。
  

○谕内阁、我朝列圣相承。
莫不以克勤克俭为天下先。
训诫臣工。
至为深切前谟具在。
永宜懔遵。
矧现在时事多艰。
元气未复闾阎困苦。
灾祲频仍。
庶务殷繁。
诸虞丛脞。
我君臣即励精图治。
惟日孜孜。
犹恐不足以臻上理。
顾可稍自暇逸。
废事旷官耶。
嗣后总当上下交儆。
率作兴事。
崇实黜华。
勤求治理尔中外大臣等。
实事求是。
殚心筹办者。
尚不乏人。
其闲因循委靡。
不能振作。
甚至养尊处优。
任意骄奢。
并不经心国事者。
亦所时有。
务各深自省察。
有则改之。
无则加勉。
董率所属。
将职分应办之事。
尽心讲求。
切实办理。
勿耽逸乐。
勿尚浮华。
时时无忘忧患。
事事必求实际。
庶几措正施行。
万民乂安。
庶事咸理。
傥有仍蹈旧习。
视谕旨为具文。
罔知悛改。
惟有执法严惩。
不稍宽贷。
懔之慎之。
现月  

○又谕、前据内阁学士周德润奏□□□尔□倪文蔚在广西巡抚任内。
滥保徇私。
并收受季规各款。
当经谕令张树声查明具奏。
兹据奏称、广东试用知府邹觐皋。
奉委赴广西查办案件。
倪文蔚因其条陈边事。
饬赴防营察看。
适遇匪党出扰。
该员随营邀击。
歼获首要在事出力。
并无欺罔搀保情事。
梧州府拨解办公经费。
资给亲兵食用等款。
系循旧章办理。
此外未有收受季规之事。
至核办保举三案。
所保各员。
皆据军营及地方官摺开酌保。
并未滥保多人。
湖北试用州判倪文采。
与倪文蔚服属疏远。
投效浔州防营。
在该抚未到广西之前。
著有劳绩。
是以列保等语。
倪文蔚被□□□尔□各节。
既据查明并无情弊。
即著毋庸置议。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庆裕等奏、请催各省欠饷开单呈览一摺。
据称奉天本年的饷。
前经户部议拨山东地丁银八万两。
河南地丁银六万两。
两淮盐厘银八万两。
淮安关常税银二万两。
江苏厘金银二万两。
迄今仅据两淮解到银二万两。
其余各省均未报解。
至各省欠解历年饷银一百二十五万六千余两。
亦未拨解。
请旨饬催等语。
奉天支放各款需饷甚殷。
亟应迅速拨解。
以资应用。
著各该督抚监督等。
即将奉省本年的饷。
于六月内批解一半。
十月内埽数解清。
并将欠解历年专饷。
分年搭解。
毋稍延缓。
致误要需。
原单均著钞给阅看。
将此由四百里谕知李鸿章、曾国荃、卫荣光、鹿传霖、陈士杰、并传谕恩林知之。
现月  

○又谕、詹事府左中允崔国因奏、海口炮台。
必用铁甲。
炮必百吨。
俄国克龙斯达的。
德国启儿埠头炮台。
成效可见等语。
前于光绪五年八月。
据光禄寺少卿刘锡鸿呈进德国炮台模式。
当经降旨交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咨行南北洋大臣查照试办。
未据该大臣等声覆。
彭玉麟前奏。
广东守御情形。
据称炮台颓坏者修之。
不如式者改之。
于炮台后开劈山洞土巷。
暗通小门。
以藏兵勇。
使得隐蔽其身。
炮台左右余基。
筑绵亘坚厚土墙。
前掘深壕。
使各炮台勇丁。
得在墙内通行。
另开便门出队。
为游击之师。
炮台外堆积海沙。
高与炮台相埒。
临时以水淋透。
可御开花炮子。
所奏颇为详细。
著南北洋大臣查明现在所筑各炮台情形。
是否坚固扼要。
足资守御。
崔国因所陈台必铁甲炮必百吨。
是否相宜。
刘锡鸿前进模式。
曾否试办。
彭玉麟所奏各节。
应否仿照办理。
一并详晰覆奏。
将此各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都察院奏、朝鲜国臣李昰应遣抱以恳请释放回国等词。
赴该衙门呈诉一摺。
前因朝鲜乱军滋事。
朝廷派兵戡定。
将李昰应免其治罪。
安置直隶保定府地方。
准该国王□山戊不□时派员省问。
并谕令李鸿章优给廪饩。
所以矜全而体恤之者。
无微不至。
现在该国祸乱甫平。
前派镇抚之军。
尚未全数撤回。
自未便将李昰应释令回国。
著李鸿章传知李昰应懔遵前旨。
省过安居。
该督仍当饬属妥为照料。
加意矜恤。
将此谕令知之。
洋务  

○河南巡抚鹿传霖奏、河南司库存款。
从前军需动用。
多未专案报部。
致与奏销数目不符。
现在严催清查。
先行据实陈明。
下部知之。
摺包  

○漕运总督杨昌浚奏、请留湖南省节年随浅等银。
充南河石工经费。
允之。
  

○旌表烈妇直隶东光县马周氏。
江苏清河县唐陶氏。
摺包  

○戊戌。
以节近夏至。
尚未渥沛甘霖。
上诣大高殿时应宫祈祷行礼。
  

○遣惇亲王奕誴诣昭显庙。
惠郡王奕详诣宣仁庙。
贝勒载滢诣凝和庙。
庄亲王载勋诣觉生寺贝勒载漪诣黑龙潭拈香。
现月  

○谕内阁、鹿传霖奏、察看通判知县各员。
据实纠□□□尔□等语。
河南候补通判左继思。
藉差索扰。
不知检束。
中牟县知县王铭贵。
罔利营私。
假公苛敛。
代理泌阳县事候补知县费德藻。
贪婪任性。
缉捕废弛。
代理确山县事候补知县钟廷彦。
敷洐赈务。
措置乖方。
均著即行革职。
以肃官常。
现月  

○河南巡抚鹿传霖奏、查明盗案饥民。
及罂粟抽收钱文各情形。
得旨、盗匪肆行。
叠劫衙署。
殊属不成事体。
务当饬属实力缉捕。
有案必破。
不准稍有讳饰。
正阳等处灾区。
虽已得雨。
仍应妥筹抚恤。
俾安生业。
罂粟加徵。
无论收钱收谷。
总须晓谕民闲。
藉此示罚。
方不失禁种之本意。
即著悉心体察。
妥善办理。
摺包  

○己亥。
谕内阁、左宗棠著仍在军机大臣上行走。
该大学士卓著勋绩。
年逾七旬。
著加恩毋庸常川入直。
遇有紧要事件。
豫备传问。
并著管理神机营事务。
所有应派各项差使。
均著毋庸开列。
以示体恤。
现月  

○又谕、前有旨令中外大臣。
保荐人才。
以备任使。
兹据右庶子锡钧奏、密保人材易滋流弊。
宜核真品而杜幸进等语。
嗣后内外臣工。
遴才荐举。
著胪陈实事。
出具切实考语。
其未经召对人员。
均著送部引见。
现月  

○又谕、陈士杰奏、堵筑十四户等处决口。
均赖河神显佑。
请加朱大王陈九龙将军党将军刘将军封号一摺。
著礼部议奏。
现月  

○又谕、御史王赓荣奏、边民服教有年。
请添设厅学一摺。
据称山西边外七厅。
未议学校。
年来居民读书者多。
考试为难。
请酌定庠额等语。
著山西巡抚山西学政绥远城将军会同妥议具奏。
现月  

○又谕、御史王赓荣奏、贡生应选教职。
多系空额。
请饬部酌变章程等语。
著吏部议奏。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左宗棠前在江南所统各军。
现若抽调两营北来。
以资训练究竟驻扎何处之营。
可以抽调。
统带营官究以何人为宜。
著该大学士详细咨报军机处奏明办理。
现月  

○又谕、卞宝第奏敬陈管见摺内所陈裕饷一条。
拟请饬各省每□山戊不□酌留款项。
以备军火赏需。
是否可行。
著户部议奏。
现月  

○又谕、卞宝第奏、敬陈管见一摺。
现在办理海防。
造船制器均属要图。
所奏船政器械两条。
不无可采。
著李鸿章、曾国荃、何如璋、详加酌度。
妥筹具奏。
原奏均著摘钞给与阅看。
将此各谕令知之。
现月  

○又谕电寄李鸿章。
福酋前既与李鸿章言及拟派队巡查越境。
何以该督并未告知总理各国事务衙门。
殊属疏忽。
滇粤两军驻扎之地。
断不能退守示弱。
本日已电谕岑毓英、潘鼎新按兵不动。
如彼族竟来扑犯。
惟有与之接仗。
李鸿章迅即照会各国。
中法既定<闲>明和约。
傥法兵来犯我营。
则衅自彼开。
即不能保全和局。
此意必须切实说明。
刘永福一军。
已谕岑毓英照常接济。
俾为我用矣。
电寄  

○又谕、电寄岑毓英。
本日据李鸿章照录潘鼎新电信。
法兵来至屯梅谷松以外。
我军防守戒严等语。
著岑毓英严饬各营。
仍扎原处。
不准稍退示弱。
亦不必先发接仗。
傥法兵竟来扑犯。
则衅自彼开。
惟有与之决战。
力遏凶锋。
并著岑毓英传知刘永福。
伊既与法结仇。
越南亦无恩谊。
前已屡受中国接济之恩。
此时自可率部来归。
以定趋向。
刘永福如何覆答之处。
即著迅速具奏。
该军粮饷军火仍著随时接济。
饬令扼要驻守。
电寄  

○又谕、电寄潘鼎新。
本日据李鸿章照录潘鼎新电信。
法兵来至屯梅谷松以外。
我军防守戒严等语。
著潘鼎新严饬各营。
仍扎原处。
不准稍退示弱。
亦不必先发接仗。
傥法兵竟来扑犯。
则衅自彼开。
惟有与之决战。
力遏凶锋。
电寄  

○广西巡抚潘鼎新奏、剿办匪犯莫梦弼获胜。
得旨、仍著督饬各军会同剿办。
毋留余孽。
匪首莫梦弼务须拏获正法。
以净根株。
摺包  

○又奏、请催协饷。
得旨著户部查明协饷省分。
迅速咨催如数筹解毋任迟延摺包署两江总督曾国荃奏、钦遵叠次谕旨。
办防已渐就绪。
江南兵轮。
拨归长江水师提督李成谋总统。
择驻要隘。
以备战守。
报闻。
摺包  

○又奏、总兵潘鼎立等成军启程赴粤。
下所司知之。
摺包  

○山东巡抚陈士杰奏、副将李世祥等募军到东。
派赴登州驻扎。
报闻。
摺包  

○以山东卞家庄决口合龙。
赏知府郝植恭以道员用。
并加按察使衔副将黄金得以总兵记名<闲>放。
并加提督衔。
余升叙加衔有差。




○旌表孝子山西荣河县王志璋。
  

○以湖北樊口建牐。
刻难兴办。
蠲免被灾之武昌县及黄州卫武昌正左两卫额徵银米。
现月  

○上以夏至祭地于方泽。
自是日始、斋戒三日。
内记注  

○庚子。
礼部奏、朝鲜国与英国换约。
据咨转奏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知之。
现月  

○辛丑。
谕内阁、詹事府右庶子陈学棻奏、举贡生监保举捐纳同通州县佐杂等官到省后。
请比照大挑朝考人员。
准其应试等语。
著该部议奏。
现月  

○工部左侍郎孙毓汶等奏、查办余琼芳案覆检情形。
得旨、即著该侍郎等严行审讯。
详细推求。
务得确情。
以成信谳。
摺包  

○命珲春副都统依克唐阿随同希元帮办吉林一切事宜。
现月  

○准湖北宜昌镇总兵贺缙绅复姓罗氏。
摺包  

○壬寅。
夏至。
祭地于方泽。
遣怡亲王载敦恭代行礼。
外记注  

○谕内阁、前经降旨谕令大学士六部九卿各直省将军督抚保荐人才。
因思我朝龙兴东土。
其时英贤济济。
悉出天潢。
现在宗支繁衍。
当必有腹心干城之选。
至旗汉世职。
多系忠荩后裔。
谅亦不乏可造之材。
著管理宗人府王公八旗都统各直省将军督抚悉心访察。
自不入八分公以下至闲散宗室。
并旗汉各世职人员。
如有志行卓越。
才识明练。
或娴习兵事。
骁勇出众者出具切实考语。
分别保奏。
以备器使该王公大臣等务当秉公遴选。
不得徇私滥保。
致干咎戾。
总期贤才辈出。
共济时艰。
用副朝廷吁俊旁求至意。
现月  

○又谕、张树声奏、沥陈粤事大略情形一摺。
所称吏治军政财用民风各端。
该省积弊至此。
张树声在任数年。
何以不早为整顿。
直至交替在即。
始行陈奏。
实属意存诿卸。
著张之洞于到任后。
将一切应办事宜。
认真经理。
总期有利必兴。
无弊不革。
以资治理而重地方。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左宗棠前在江南统带各营内、总兵易玉林所带恪靖亲军良营。
提督喻先知所带恪靖亲军卫队营。
现经奏明抽调北来。
归神机营训练。
著曾国荃饬令易玉林、喻先知管带该两营。
由海道赴天津。
至通州暂行驻扎。
听候调练轮船装载。
著李鸿章、曾国荃、会商饬派备用。
该两营月饷。
仍由金陵防营支应局按月解济。
将此各谕令知之。
现月  

○又谕、前因法越构衅。
边事正殷。
据陈宝琛自陈愤懑。
愿尽致身之义。
朝廷嘉其忱悃。
特令会办南洋事宜。
俾得及时自效南洋地段辽远。
防务繁难。
惟恐不能周密。
其各处厘金。
亦恐委办非人。
致多中饱等弊。
于饷源尤有关系。
所有防海各务陈宝琛务当认真稽查。
实事求是。
以补曾国荃之所不逮。
傥曾国荃筹画未尽合宜。
该学士自当尽心会商。
妥筹补救。
万一意见参差。
亦可据实具奏。
候旨遵行。
似此竭诚会办。
于南洋事宜必有裨益即所以副委任。
正不必别开局面。
转致事权不一。
所请开幕府、募亲军、置吏曹、建行馆各节。
均著毋庸置议。
现在法人虽议有<闲>明条约。
仍不可一日忘战。
该学士所称以卧薪尝胆之心。
为求艾补牢之计。
实与朝廷力求自强之意吻合。
陈宝琛著即前往任事。
毋庸来京请训。
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电寄李鸿章。
福酋临行。
与该督所谈巡边及驱逐刘团各节。
何以不早上闻。
豫为筹画。
著传旨申饬。
此时若将全营撤回。
边界殊嫌示弱。
本日已谕知潘鼎新按兵固守。
如彼来寻衅。
即与决战。
即使胜负互形。
尚可责以衅自彼开之咎。
所有二十五日电谕李鸿章照会各国一节。
即著毋庸缮发。
电寄  

○黑龙江将军文绪等奏、盗匪窜入抢虏。
经官军随时击散。
得旨、即著严饬各军。
认真摉拏匪首王洛八、务获惩办。
以靖地方。
摺包  

○先是福建巡抚张兆栋渡台巡阅。
奏请在水沙连添设通判。
并将罗汉门巡检移驻澎湖。
得旨、会同何璟办理。
至是会奏。
拟设抚民通判一员。
驻扎埔里社。
办理抚番开垦事宜。
移罗汉门巡检驻八罩。
归澎湖通判管辖。
下部议。
摺包以迹类忘亲革广东茂名县绅士选用通判吕永谦职。
交地方官严加管束。
摺包  

○抚恤琉球国遭风难民如例。
摺包  

○癸卯。
谕内阁、鸿胪寺少卿方学伊奏、保荐真才一摺。
前署顺天香河县知县严暄、著直隶总督顺天府府尹查明事迹。
出具切实考语。
送部带领引见。
现月  

○又谕、明春奏、请将私借公款营利分肥之知府革职讯追一摺。
前在哈密军营之盐运使衔候选知府周士适。
离营后仍寓哈密。
句通已革委员文秀。
侵挪军饷。
营利分肥。
以致亏空钜款。
延不完缴。
实属有干法纪。
周士适著即革职归案讯追。
以重公款现月  

○又谕、步军统领衙门奏、拏获拦路抢劫盗犯请交部审办一摺。
所有此次拏获之铁泳汰即铁圈儿。
李五。
铁兆金。
陈张氏。
李大。
均著交刑部严行审讯。
按律惩治。
未获之杨二一犯。
仍著严缉务获归案究办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张佩纶奏、拟将闽局轮船抽调聚操一摺。
福建船政局所造各轮船。
调齐操练。
自系防海要图。
惟现在分布各省。
沿海尚未解严。
各有防守之责。
能否一概调回。
须审度时势。
方能定议。
据奏分防者十四艘。
著张佩纶咨商各该督抚。
各就该省情形。
熟商酌定。
再行奏明办理。
张佩纶到闽后。
先就留防本省之轮船。
切实考校认真操练。
以立始基。
其余应办事宜。
即著次第经理。
以副委任。
将此谕令知之。
洋务  

○江苏学政黄体芳奏、武巡捕张景云。
在扬州招摇撞骗。
并牵涉门丁李福。
现发交江阴县讯办。
报闻。
摺包  

○科布多参赞大臣清安等奏、科布多界务分竣。
遣撤防台蒙军回旗。
下部知之。
  

○以密什克栋固鲁布袭土尔扈特亲王衔札萨克多罗郡王爵。
  

○工部尚书麟书。
因病解职。
以户部左侍郎福锟为工部尚书。
并补授步军统领。
现月  

○以克勤郡王晋祺为镶白旗汉军都统。
明发  

○以通政使司通政使文硕为光禄寺卿。
朱签  

○纂修官袁励准恭纂  

帮总纂官王荣商恭辑监修总裁世恭阅四月十七日正总裁那恭阅八月二十二日专司藳本陆恭覆阅癸丑二月初九日  

徐恭阅一签十一月二十四日  

荣月日副总裁唐月日  

宗室宝恭阅七月初十日

陈恭阅一签十一月十五日  

熙月日  

郭恭阅九月十一日  

宗室麒月日蒙古总裁恩月日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wyw/1021.html

文章标题:实录卷之一百八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