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文言文 > 正文

实录卷之一百八十五

作者: 唐诗宋词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04日 09:01:11 游览量: 133

简述:

实录卷之一百八十五 光绪十年。 甲申。 闰五月。 甲辰朔。 上诣长春宫问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皇太后安。 至午申皆如之。 内记 ○谕军机大臣等、潘鼎新奏官军续克匪峝多处一摺。

实录卷之一百八十五 

光绪十年。
甲申。
闰五月。
甲辰朔。
上诣长春宫问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皇太后安。
至午申皆如之。
内记  

○谕军机大臣等、潘鼎新奏官军续克匪峝多处一摺。
广西思恩县土匪滋事。
自官军攻克草峝等处。
复于四月闲会攻建峝坚巢。
匪首莫梦弼。
率党抗拒。
莫梦葵亦率匪党由山径抄袭。
我军分路进击。
阵斩多名。
当将建峝攻拔。
并乘胜将才院村、及牙峝独峝贼巢攻克。
惟败匪奔入山寨拒守。
亟宜设法进取。
该逆莫梦弼莫梦葵窜往何处。
尤应严密查拏。
毋任渠魁漏网。
即著潘鼎新、严饬李秉衡与董履高等军。
会同摉捕。
务将莫梦弼等迅速擒获。
以靖贼氛。
并著李用清督饬该省文武、一体严查莫梦弼莫梦葵实在下落。
协力兜拏。
毋任窜逸。
据奏摉获该逆向黔省招党往来书信。
内有古州车寨封寄字样。
查讯犯供。
系杨嘉贞金大五钞函等语。
并著李用清饬属严拏。
以杜句结本日已有旨令梦元春署理广西提督。
王德榜毋庸署理矣。
将此由五百里谕知潘鼎新、并传谕李用清知之。
现月  

○又谕、潘鼎新奏、苏元春一军。
现已拔队赴关。
该军本年月饷。
仅由广西借给银八千两。
所欠甚多。
广西难以筹画。
请饬湖南拨济等语。
广西饷项支绌。
自系实在情形。
所有苏元春一军。
除留湘两营外。
其到粤一千八百余人。
所需饷银。
仍著庞际云按月拨解。
毋误要需。
现月  

○又谕、前因需才孔亟。
降旨令管理宗人府王公等、悉心访查。
自不入八分公以下。
至闲散宗室。
分别保奏。
本日据惇亲王奏、除敬慎遴选。
随时保荐外。
尚有远近支王公及宗室大员。
应恳降旨。
令其于各族中不入八分公以下。
至闲散宗室。
如有真知灼见。
准其保荐数人等语。
即著宗人府传知该王公等。
秉公保荐。
不得滥竽充数。
致干咎戾。
现月  

○又谕、前有旨电知岑毓英、严饬各营。
仍扎原处。
傥法兵竟来扑犯。
惟有与之决战。
并传知刘永福。
率部来归。
兹据岑毓英奏严防备战情形一摺。
所陈布置各节。
尚为妥善。
即著该督竭力筹备。
不得稍涉大意。
如果衅自彼开。
务即督率防营。
及刘永福一军。
奋力迎击。
以遏凶锋。
总期办理得手。
不准退缩。
所奏赏给刘永福官职。
其部下头目。
亦量予位置。
与朝廷之意。
正相吻合。
著仍遵前旨。
于传知后、将刘永福如何答覆之处。
迅速具奏。
候旨施恩。
将此由五百里密谕知之。
洋务  

○吏部以大学士文煜应定何殿阁请。
得旨文煜著授为武英殿大学士。
现月  

○转户部右侍郎嵩申为左侍郎。
兼管三库事务。
调工部左侍郎景善、为户部右侍郎。
兼管钱法堂事务。
  

○调镶白旗满洲副都统阿昌阿为正白旗满洲副都统。
正红旗蒙古副都统托伦布为镶白旗满洲副都统。
镶白旗蒙古副都统长春为正红旗蒙古副都统。
  

○以降调前镶白旗满洲副都统容贵为左翼总兵官。
  

○以正蓝旗汉军副都统英廉为马兰镇总兵官。
兼总管内务府大臣。
  

○以记名提督苏元春署广西提督。
现月  

○乙巳。
谕内阁、理藩院奏、遵议回子郡王、请领恤赏银两。
并恳借支廉俸一摺。
新袭库车回子郡王阿密特。
吐鲁番回子郡王马木特。
均因墓署待修。
遗榇待葬。
各请领伊故父恤赏银两。
著照所请。
即由刘锦棠就近照数给发祗领。
报部核销。
并准其借支三年俸银。
以示体恤。
现月  

○命工部尚书福锟、理藩院尚书昆冈、都察院左都御史锡珍、工部右侍郎徐用仪、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衔廖寿恒、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
洋务  

○转工部右侍郎乌拉布、为左侍郎。
未到任前。
以户部左侍郎嵩申署理。
调礼部右侍郎熙敬、为工部右侍郎。
兼管钱法堂事务。
以内阁学士庆福、署礼部右侍郎。
现月  

○以通政使司副使胡瑞澜为太仆寺卿。
  

○以记名副都统福魁为正蓝旗汉军副都统。
  

○丙午。
谕内阁、光禄寺卿沈源深奏、前詹事府少詹事文治。
内行肫笃。
澹于荣利等语。
即著该旗传知文治豫备召见。
现月  

○又谕、沈源深奏、遵旨保荐人才等语。
河南开归陈许道陈彝。
著交军机处存记。
现月  

○又谕、前因御史屠仁守奏、湖北钱粮积弊。
当经论令该督抚饬属查禁。
兹复据该御史奏、引伸前议。
酌拟六条。
冀得切实整理等语。
著湖广总督、湖北巡抚、归入该御史前奏。
一并饬属认真整顿。
务使弊革利兴。
催科不扰。
以副轸念民生至意。
现月  

○丁未。
谕内阁、前直隶提督刘铭传。
著赏给巡抚衔。
督办台湾事务。
所有台湾镇道以下各官。
均归节制。
洋务  

○谕军机大臣等、谭钟麟奏、饷糈支绌。
请旨严催。
并将报解银数。
开单呈览一摺。
据称西路十年军饷。
自正月起。
至四月底止。
仅据各省报解银三十五万三千余两。
粮台摉括一空。
欠饷无款设措。
请饬速解等语。
西饷关系紧要。
自应迅速筹解。
以济急需。
著户部咨行欠解各省关。
无论如何为难。
力筹大批解用。
毋任延玩。
将此谕令知之。
现月  

○又谕、法越交涉各事。
前经李鸿章与法酋议定<闲>明条约。
叠次谕令该署督。
将详细条目。
豫为筹画。
现在法使将次到津。
所有界务商务一切应议事宜。
关系重大。
彼族狡谋极多。
稍一不慎。
即贻无穷之患。
著派锡珍、廖寿恒、陈宝琛、吴大澂、会同李鸿章详细妥筹。
临机因应。
其最要者。
分界究以何处为限。
商税不得逾值百抽五之法。
格外通融越南为我封贡之国均须切实声明。
不得稍涉迁就。
刘永福一军。
亦须由我措置。
此外如有应行辩驳之处。
尤当事事留心。
争得一分。
即有一分之益。
李鸿章著俟锡珍等到齐后。
再行会商开议。
届时议论如何。
奏明候旨遵行。
不准仓猝定议。
致为所绐。
陈宝琛接奉此旨。
即著迅速驰赴天津。
毋稍迟延。
将此谕知锡珍、廖寿恒、并由五百里密谕李鸿章、陈宝琛、吴大澂、知之。
洋务  

○又谕、彭玉麟五月二十一日具奏摺内、密片一件。
所筹尚合机宜。
如事有翻覆。
当即电旨传知。
均照所请各节。
妥速办理。
至何雄辉是否可靠。
务当悉心察看。
断不可以粗疏喜事之人。
与闻机密。
懔之慎之。
将此由五百里密谕知之。
洋务  

○办理广东防务。
兵部尚书彭玉麟奏越将刘永福。
宜加保护。
得旨、已谕令岑毓英随时接济军火饷项。
俾为我用矣。
随手  

○以记名总兵郑金华为甘肃肃州镇总兵官。
现月  

○戊申。
谕内阁、顺天府奏、遵议添改平粜局。
并豫筹备赈一摺。
现在京师尚未得雨。
粮价昂贵。
著照所请添设平粜三局。
赏拨京仓米一万石。
粟米四万石。
以为开办平粜及筹备赈济之用。
该府尹等、务当督饬属员。
妥为经理。
余著户部议奏。
现月  

○又谕、顺天府奏、请旨催解充公银两一摺。
现在顺天办理赈务。
所有阜康银号。
应交充公银十万两。
著拨给顺天。
以充赈需。
即由刘秉璋严行催追。
如数解交顺天府。
毋稍迟延。
现月  

○己酉。
以京师雨泽稀少。
上诣大高殿昭显庙祈祷行礼。
  

○遣惇亲王奕誴诣时应宫。
惠郡王奕详诣宣仁庙。
贝勒载滢诣凝和庙。
庄亲王载勋诣觉生寺贝勒载漪诣黑龙潭拈香。
内记  

○庚戌。
谕内阁、都察院奏、已革云南补用道刘凤苞。
遣抱以被□□□尔□冤抑等词。
赴该衙门呈诉。
据称该革员、在滇服官十有余年。
毫无贻误。
上年告病后。
唐炯以居心鄙诈。
惟利是图□□□尔□劾。
名节所关。
不得不辨等语。
著岑毓英、张凯嵩、确切查明。
该革员是否有鄙诈图利实迹。
奏明办理。
嗣后各督抚甄别属员。
务当据实纠□□□尔

□。
不得仅以空言弹劾。
至被□□□尔□人员。
纷纷呈诉。
亦属不成事体。
如查无冤抑。
定当照例惩办。
现月  

○又谕、前据张树声覆奏、内阁学士周德润。
所□□□尔□倪文蔚滥保徇私各款并无情弊。
当降旨毋庸置议。
兹复据周德润奏、督臣覆奏欺饰。
请旨严议等语。
广东试用知府邹觐皋。
经张树声委赴广西查办案件。
综计该员往返程途日期。
何能远至关外。
著有劳绩。
其为徇私滥保。
有心回护。
毫无疑义。
邹觐皋保案著即撤销。
张树声、倪文蔚、均著交部议处。
现月  

○又谕、太常寺卿徐树铭奏、直隶献县城西陈家庄等四十八村。
自光绪八年新开横河。
及堵塞古洋河后。
各村均因河流倒灌。
淹渍成灾。
上年被水尤重。
请饬妥筹保卫等语。
河务关系民生。
亟应相度利害。
以弭水患。
即著徐树名驰往该县。
详细查勘。
应如何妥筹保卫之处。
奏明办明。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有人奏、广西梧州关税。
加费过多。
请饬永远全裁等语。
又有人奏、广西积弊太深。
亟宜剔除一摺。
所陈梧关弊窦。
大略相同。
均应确查严禁至所称厘金各卡。
应行酌量裁并。
州县案件。
株连太多。
请饬随到随结。
不得拖累无辜。
藩司衙门吏房。
为肇庆黄姓盘踞。
百弊丛生。
应饬查明驱逐各节。
该省积习相沿。
必应严查禁革。
著张之洞、潘鼎新、按照所奏各条确切查明。
将一切弊端。
悉行厘剔。
毋得有名无实。
是为至要。
原摺片。
均著钞给阅看。
将此各谕令知之。
现月  

○又谕、左宗棠请调黄少春带营赴粤。
未经奏定。
即用内阁印文照会该提督。
殊属非是。
嗣后务当随事审慎。
不得稍踰体制。
所取备用印封。
均著交回内阁。
本日已谕令黄少春带营驰赴广西关外。
与潘鼎新会办防务。
该大学士在京供职。
所请调度之处。
著毋庸议。
现月  

○又谕、广西防军。
需饷孔亟。
著户部查明节次指拨协济广西军饷各省分。
催令迅速拨解。
毋稍迟延。
现月  

○又谕、现据张树声、转达潘鼎新电报。
本月初一初三等日。
法兵至北圻、谅山、观音桥等处。
无故扑犯我营。
衅自彼开。
我军已与之接仗获胜。
法兵经此次惩创。
自可遏其凶锋。
第恐其不得志于北圻。
势必至中原沿海各口岸。
及台湾琼州等处、肆扰洩忿。
亟应格外防范。
以备不虞。
著李鸿章、曾国荃、彭玉麟、穆图善、何璟、张树声、张之洞、卫荣光、刘秉璋、张兆栋、陈士杰、倪文蔚、陈宝琛、吴大澂、张佩纶、督率各军。
认真操练。
并随时严密侦探。
务期有备无患。
毋稍疏虞。
将此由六百里各密谕知之。
洋务  

○又谕、本日阅张树声递到潘鼎新电报、法兵攻扑观音桥营盘。
我军枪炮互击。
于本月初三日获胜。
杀毙法人千余。
生擒多名。
此次衅自彼开。
原非中国违约。
惟彼族狡很。
若为滇粤各军所扼。
不能得志。
必将四出滋扰。
广东与越南切近。
首当其冲。
现在张树声行将交卸。
张之洞甫经赴任。
诸事生疏。
该处一切防务。
彭玉麟务当妥筹兼顾。
以期严密。
至该尚书密陈一节。
仍遵初四日密谕。
不动声色。
豫为布置。
一俟奉有电旨。
即可应机办理。
惟此事关系重大。
总须慎密图维。
勿稍孟浪。
将此由六百里密谕知之。
洋务  

○又谕丁宝桢奏遵查鲍超现已病痊。
精力尚堪重任一摺。
鲍超病体已痊。
深慰廑系。
现在法人于谅山一带。
无故开衅。
我军接仗获胜。
并有攻犯保胜之说。
云南边防紧要。
著丁宝桢于四川现有各营中。
酌拨五营。
交鲍超统带。
驰赴云南。
择要驻扎。
为岑毓英后继之师。
一切粮饷军机。
由丁宝桢赶紧拨给。
嗣后随时接济。
毋任缺乏。
本年正月闲。
丁宝桢曾有备兵拱卫之奏。
具见悃忱。
此时谅早成军。
必可迅速应赴也。
鲍超向称勇往。
接奉此旨。
即著迅速起程。
带营前进。
到防后、与岑毓英和衷会办。
以副委任。
将此由六百里各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张树声转达潘鼎新电信、初一初三与法兵接仗获胜。
各军奋勇。
著传旨嘉奖。
仍饬益加严密。
不可因胜而骄。
如续有战功。
当加以优奖。
法人狡狯多端。
必须奇正相生。
多设伏兵。
层层接应。
方足制胜。
如果法人败挫。
竟至内地寻隙。
则北甯一带。
彼必空虚。
潘鼎新务与岑毓英迅速会商。
合力进兵。
为规复北圻地步。
并先将此意知会岑毓英。
豫为筹备。
本日已有旨令黄少春酌带江南五营。
驰赴广西。
与该抚会办军务。
著即传知各营。
以壮声势。
各省协饷已谕令户部催拨矣。
洋务  

○又谕、御史唐椿森奏、广西兵勇数目饷项。
请饬详核以重度支等语。
著该部详晰查核。
奏明办理。
现月  

○又谕、内阁学士尚贤奏、时局艰难。
度支奇绌。
铁路之举。
无益于民。
有损于国。
请饬妥筹久远。
并机器船政各局。
应从实核减。
以节浮费。
著该衙门议奏。
洋务  

○辛亥。
谕内阁、陈士杰奏、新筑黄河两岸长堤。
一律告竣。
绘图呈览。
请派大员验收。
并堤工所余银两。
请作为防汛经费各摺片。
山东黄流剽悍。
为害闾阎。
节经筹拨钜款。
谕令陈士杰修筑长堤。
藉资捍卫。
兹据奏称全工告成。
统计南北两岸堤长一千余里。
高宽如式。
夯硪坚实。
用款亦均核实等语。
此项工程。
朝廷不惜重帑。
责令督属兴修。
即著该抚亲往履勘。
详细验收。
如果保固限内。
稍有疏失。
贻害民生。
定惟陈士杰是问。
至余賸银两。
即著照所请办理。
图留览。
现月  

○又谕、内阁学士尚贤奏、遵旨保荐人才一摺。
湖北荆宜施道于荫霖。
著交军机处存记。
刑部郎中王应孚。
著该堂官出具切实考语。
由吏部带领引见。
至已革礼部侍郎宝廷。
前因差次不自检束。
厥咎甚重。
当照部议革职。
已革河南巡抚李鹤年。
办理命案。
有意罗织。
前经降旨罢斥。
该学士率请将该革员等量予起用。
殊属冒昧。
尚贤著传旨严行申饬。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电寄曾国荃等、现年粤省电信。
法兵在谅山地方、来扑我军营盘。
衅自彼开。
我军已与之接仗获胜。
第恐法人不能得志。
势必并力来犯。
广西关外各处。
自应厚集兵力。
著曾国荃传知黄少春。
于左宗棠所留江南各营中。
酌带五营。
克日驰赴镇南关外。
会同潘鼎新筹办战守事宜。
或江南防务紧要。
未能抽足五营。
并准其酌量添募足数。
所有该军粮饷。
由曾国荃、庞际云、力筹解济。
其军火器械。
并著曾国荃、张树声、张之洞、庞际云、源源接济。
毋任缺乏。
曾国荃接奉此旨。
即著知照湖南广东各督抚。
并传知黄少春速赴江南统营前进。




○又谕、电寄潘鼎新。
昨谕令潘鼎新督饬各军。
不可因胜而骄。
该抚当传知王德榜等益加严密。
稳扎稳守。
总署现已照会法使。
责以先行开炮。
衅自彼开。
应认赔补之费。
并令彼国外部。
饬知法兵。
勿再前进。
如彼仍来扑犯。
惟有奋勇迎击。
勿稍松劲。
傥该国知悔。
按兵不动。
我兵亦扼扎原处。
不必前进。
以免藉口。
此旨并密速知会岑毓英一体遵照。
电寄  

○旌表仰药殉夫河南原任礼部郎中梁璨妾吴氏。
  

○壬子。
谕军机大臣等、继格奏、匪徒滋事。
现筹剿捕、暨咨调古北口练军各摺片。
本年二月闲。
匪首杨步澐等。
在热河建昌县札兰营子等处滋扰。
经地方文武。
督饬兵役。
前往捕拏。
胆敢率党抗拒。
当经毙匪多名。
杨步澐等、现窜至围场边境沙里河等处盘踞。
聚众至八九百名之多。
亟应迅速扑灭。
以绝乱萌。
即著李鸿章、李长乐。
刻即调拨古北口练军。
迅速前往。
会同剿办。
并著李鸿章、继格、李长乐、严饬所属员弁。
务将该匪等克日歼除。
毋留余孽。
不准稍涉玩延。
所有阵亡之六品军功什长林喜。
壮夫王焕。
均著交部议恤。
出力员弁。
著俟拏获杨步澐等地方肃清后。
再行奏请奖励。
该匪等于二月闲滋事。
继格陈奏迟延。
著传旨申饬。
将此由五百里谕知李鸿章、继格、并传谕李长乐知之。
现月  

○又谕、前据李鸿章奏、前往旅顺口巡阅水陆各军。
该处所筑炮台。
是否坚实。
布置防守。
是否足恃。
天津至山海关一带。
沿海地段绵长。
备豫当已严密。
炮台共若干处。
即著李鸿章、吴大澂、查明详确情形。
将直隶口岸。
及旅顺烟台各炮台。
绘图贴说。
即行呈进。
并将防军分扎地方。
某处兵勇若干。
何人统领。
山海关防兵。
是否足敷扼守。
一并迅速详晰具奏。
法人将以兵舰北来。
意图要挟。
北洋防务。
关系极重。
李鸿章身膺重任。
务当力筹战备。
与吴大澂会商办理。
总期毫无罅隙。
用纾朝廷廑念之殷。
将此由五百里各密谕知之。
洋务  

○癸丑。
谕内阁、步军统领衙门奏、拏获纠夥持械、抢夺妇女棍徒。
请交部审办一摺。
所有此次拏获之田群儿、尹七、六儿、段二、陈四、均著交刑部严行审讯。
按律惩治。
其未获之段三等犯。
仍著严缉。
务获。
归案究办。
至获案出力之员弁。
著俟刑部定案时。
声明请旨。
现月  

○又谕、给事中秦钟简奏、前任广西临桂县知县张秉铨、丁忧卸事。
并未回籍。
辄逗遛粤省。
种种钻营。
干预公事。
谋充随营委员。
贪利忘亲等语。
丁忧人员。
自应回籍守制。
张秉铨从前屡被□□□尔□劾。
何以仍在广西营求差使。
即著潘鼎新查明。
勒令回籍。
不准逗遛。




○又谕、鹿传霖奏、□□□尔□劾劣员等语。
河南候补同知杨步云。
鄙俚荒谬。
任性妄为。
候补同知王麟绂。
乖戾性成。
不安本分。
均著即行革职。
以儆官邪。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前因福禄诺临行巡边之言。
李鸿章并未奏闻。
亦未告知总理各国事务衙门。
业经降旨申饬。
现在法使即以此为口实。
并以<闲>明条约。
法文与汉文不符。
藉词尝试。
无理取闹。
皆由李鸿章办理含混所致。
法人既以兵船北来。
意图要挟。
时局至此。
安能委曲迁就。
示彼以弱。
防务以北洋为最要。
著责成李鸿章竭力筹备。
为自赎之地。
果能布置严密。
有备无患。
宣布国威。
力遏凶锋。
朝廷不究既往。
尚当予以嘉奖。
傥仍苟且敷衍。
狃于和议。
办防疏懈。
定当照例惩办。
不能为该大臣宽也。
山海关一带。
后路空虚。
著李鸿章于所部防军内。
抽调二三营。
合之左宗棠所调两营。
均交唐仁廉统带。
前往扼守。
北塘防务。
应派何员接办。
唐仁廉是否可以移扎。
并著妥筹具奏。
将此由六百里密谕知之。
洋务  

○又谕、左宗棠奏、黄少春一军。
饷需军火。
请旨办理一摺。
并据面奏江南有黄少春旧部一营。
应由湖南添募四营等语。
前有旨令黄少春酌带五营。
驰赴广西镇南关外。
会同潘鼎新筹办战守事宜。
应如何于江南湖南分别抽调召募之处。
著曾国荃会商黄少春。
妥为筹办。
迅赴戎机。
至该军饷需。
著责成曾国荃、庞际云。
懔遵前旨。
源源接济。
俾得一意遄行。
毋任稍有缺乏。
贻误干咎。
其军火器械。
仍著曾国荃、张树声、张之洞、庞际云、力筹解济。
以应急需。
将此由六百里谕知曾国荃、张树声、张之洞、并传谕庞际云知之。
洋务  

○又谕、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所给法国照会。
义正词严。
颇为切当。
现据总税务司赫德前赴该衙门陈说。
意在讲解。
惟此次法先行开炮。
衅自彼开。
中国并无不照条约之处。
且详细条约。
尚未议定。
不能将中国原扎防营。
即行调回。
著该衙门传知赫德。
均仍按前日照会之意办理。
毋得踰此范围。
洋务  

○又谕、电寄各省将军督抚等、初七日因法兵在谅山被创。
恐向各口岸肆扰。
曾谕该督抚等格外防范。
顷据李鸿章电报、法水师两军集厦门赴津。
又据邵友濂电称、法令巴的那打、向华问攻击之由。
并令中国海面之法船。
驶往北洋。
彼族诡谲要挟。
自在意中。
且难保非声东击西。
乘虚攻瑕。
著沿海各将军督抚。
会办大臣等。
严申警备。
彼若不动。
我亦不发。
傥来扑犯。
或径登岸。
即奋力抵御。
一面断其接济。
以期必胜。
电寄  

○甲寅。
谕军机大臣等、电寄潘鼎新、昨据法国使臣照会总署各节。
意在请和。
著潘鼎新饬令前敌各营。
全行调回谅山老营。
岑毓英各军。
仍扎保胜。
傥法兵再来扑犯。
自不能不与接仗。
如彼按兵不动。
均不准各营轻进开衅。
一切机宜。
静候谕旨遵行。
并著潘鼎新传知岑毓英知悉。
电寄  

○以太仆寺卿文兴为太常寺卿。
朱签  

○乙卯。
谕内阁、前据御史程鼎芬奏、各省办理灾缓。
应于勘报日起。
照例停徵。
郑训承奏、蠲缓恩旨。
地方官任意延阁。
请严定誊黄限期各摺片。
先后交户部妥议具奏。
兹据该部分析详议。
严定章程五条。
开单呈览。
各直省遇有灾歉。
一经该督抚奏请。
无不立沛恩施。
谕令刊刻誊黄。
不准稍有延阁。
其查勘灾缓。
应于勘报之日。
即行停徵。
定例亦极详明。
朝廷体恤民艰。
无微不至。
乃各州县奉行不力。
玩视民瘼。
甚至讳饰捏报。
藉端巧取。
灾区虽已查明。
并不照例停徵。
转致追呼愈迫。
及奉到誊黄。
匿不张贴。
蒙混徵收。
侵吞肥己。
以穷黎之脂膏。
供贪吏之溪壑。
罔上害民。
莫此为甚。
该管上司。
或漫无觉察。
或有心徇庇。
以致恩膏阻遏。
民困莫伸。
种种弊端。
实堪痛恨。
现经户部申明定例。
严定章程。
所有勘灾详报出示停徵各节。
著各直省督抚严饬藩司。
通行各属。
遵照此次定章。
实力办理。
民闲沾一分实惠。
即为国家培一分元气。
嗣后如再有违例启徵。
及延阁誊黄等弊。
一经发觉。
定将该州县从重治罪。
各该管上司责有攸归。
亦必严行惩处。
不稍宽贷。
将此通谕知之。
现月  

○又谕、前因京师粮价日贵。
据通政使司参议延茂奏、请采购米粮运京平粜。
当经谕令李鸿章、会同顺天府妥议具奏。
兹据奏称设法筹款。
展办平粜。
拟于支应局练饷制钱项内、提拨银两、采办米粮等语。
现在京畿得有雨泽。
而粮价尚未平减。
朝廷轸念民生。
仍应量为接济。
以裕民食。
即著于应行解部之练饷制钱款内。
提银十万两。
分购大米杂粮运京。
发局平粜。
所有此项米粮、进出海口。
及经过各地方。
均著免其完纳厘税。
用副体恤穷黎、有加无已至意。
现月  

○又谕、御史庆锦奏、特□□□尔□侍卫任意谩骂。
请饬查严惩一摺。
据称本月初七日。
刑部员外郎象济、因公进内。
侍卫金凤岐、不知挟何嫌隙。
在乾清门阶上。
肆口谩骂。
经同官劝阻方止等语。
禁门重地。
理宜严肃。
岂容直班人员。
挟私忿詈。
著领侍卫内大臣查明据实具奏。
现月  

○又谕、奎斌奏、递解人犯脱逃。
请将签差护解各员议处一摺。
山西署朔州知州陈廷瑞。
代州知州锡良。
递解秋审人犯。
并不慎选妥役。
小心防范。
致要犯中途脱逃。
殊属疏忽。
陈廷瑞、锡良、均著交部照例议处。
逃犯段孟娃。
著通饬严缉。
务获究办。
现月  

○丙辰。
谕军机大臣等、李鸿章奏、多伦厅附近蒙古地面。
游民聚众滋事。
现饬剿办一摺。
本年四五月闲。
蒙古克什克腾旗鱼泡子地面。
游民聚集四五百人。
赴刘家营子白岔等处焚掠。
拒敌官兵。
经李鸿章饬令王可升调派练军。
前往剿捕。
并由绍祺、继格、派兵会剿。
该犯宋敬思等。
现窜至赛罕坝一带。
即著李鸿章檄饬王可升、迅速出边。
亲往督办。
并著绍祺、继格、分饬派出官兵。
实力会剿。
其热河建昌县股匪。
著李鸿章、继格、督饬所属。
一体赶紧剿办。
务将匪首宋敬思杨步澐等。
迅即按名弋获。
匪党克日殄除。
不准稍涉玩延。
被胁饥民。
并当设法解散。
妥为办理。
以靖地方。
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
现月  

○又谕、左宗棠奏、江南江海渔团。
有益地方。
请旨仍饬照旧办理一摺。
据称该前督于上年六月具奏、筹办海防。
创设渔团。
奉旨允行。
本年三月闲。
曾国荃接篆。
即札饬上海道速撤渔团。
查渔团办成。
海防益固。
外堪御侮。
内足卫民。
请饬秉公确查。
如实无扰累情事。
即仍旧办理。
以惬舆情等语。
所奏是否可行。
著陈宝琛确切查明。
果否实在有益。
据实具奏。
原摺著钞给阅看。
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现月  

○戊午。
以甘霖渥沛。
上诣大高殿时应宫报谢行礼。
内记  

○遣惇亲王奕誴诣昭显庙、惠郡王奕详诣宣仁庙、贝勒载澂诣凝和庙庄亲王载勋诣觉生寺贝勒载漪诣黑龙潭拈香。
内记  

○署直隶总督李鸿章奏、力筹战备、详陈防务情形。
得旨、布置尚属周密。
著即督率各将领。
认真操防。
毋稍疏懈。
摺包  

○督办船政大臣何如璋奏、遵查开济轮船、驶赴江甯。
遭风折回。
乃舱底抽水管旋转不灵所致。
勘验船身轮机。
并无损坏。
张梦元委无玩延欺饰情事。
请免予申斥。
其督造出力之员。
可否择尤酌保。
得旨、既据查明张梦元尚无讳饰情事。
即著毋庸置议。
其在事各员。
制造究未尽善。
所请保奖之处。
著不准行。
嗣后如续有劳绩。
再行奏请。
摺包  

○纂修官袁励准恭纂  

帮总纂官王荣商恭辑监修总裁世恭阅四月十七日正总裁那恭阅八月二十二日专司藁本陆恭覆阅癸丑二月初九日  

徐恭阅十一月二十四日  

荣月日副总裁唐月日  

宗室宝恭阅三签七月初十日

陈恭阅十一月十五日  

熙月日  

郭恭阅十月十一日  

宗室麒月日蒙古总裁恩月日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wyw/1028.html

文章标题:实录卷之一百八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