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文言文 > 正文

实录卷之一百八十八

作者: 唐诗宋词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04日 10:09:06 游览量: 133

简述:

实录卷之一百八十八 光绪十年。 甲申六月戊子。 谕军机大臣等、电寄何如璋等、据何如璋、张佩纶电报。 如长门报法船再入数舟我塞河先发为一策等语。 塞河一事。 前经总署照会各

实录卷之一百八十八 

光绪十年。
甲申六月戊子。
谕军机大臣等、电寄何如璋等、据何如璋、张佩纶电报。
如长门报法船再入数舟我塞河先发为一策等语。
塞河一事。
前经总署照会各国使臣。
该使臣等议论纷呶。
现在闽口有英美等国保护兵船。
德国兵船亦将前往。
此时堵塞。
应就地与各国领事说明举行。
庶免与国藉口。
著与何璟等相机妥办。
现经美国调处。
局势未定。
所称先发。
尤须慎重。
勿稍轻率。
电寄  

○署湖广总督卞宝第奏、鄂省武毅防营调津。
现在江防紧要。
拟先行募补两营。
由盐斤售价拨给薪粮。
得旨、所有添募两营。
即著认真训练。
俾成劲旅。
以备调遣。
摺包  

○安徽巡抚裕禄丁忧。
以安徽布政使卢士杰暂署巡抚。
现月  

○庚寅。
谕内阁、都察院奏、直隶生员李先春等遣抱以匿灾滥刑浮收重徵等词。
赴该衙门呈诉。
据称直隶武邑县。
去□山戊不□被灾甚重。
书役勘灾得贿。
该县知县滥责灾民。
浮收丁粮。
并延阁蠲缓誊黄。
设立印板契纸。
苛派额钱等语。
若如所奏各情。
殊属大干功令。
著李鸿章饬司确切查明。
照例惩办。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给事中万培因奏、闽省饷需久绌。
请饬部指拨邻省的饷。
以济要需等语。
著户部议奏。
现月  

○又谕。
御史吴峋奏、原任西仓监督中书贵伦、主事玉润、于咸丰十年在通州殉难。
该处建有专祠。
恳恩列入祀典。
并饬加升衔议恤等语。
著礼部议奏。
现月  

○又谕、内阁侍读学士邓承修奏、刑官挟持成见。
谳狱失平一摺。
所有湖北郧西县廪生余琼芳身死一案。
著刑部将全案供招。
详细覆核具奏。
现月  

○又谕、内阁侍读学士邓承修奏、请将被控劣募丁子亨拏究以成信谳一摺。
劣幕丁子亨即丁保霖。
前经卞宝第奏潜逃来京。
当谕令步军统领衙门等拏解讯办。
迄今未报拏获。
仍著步军统领衙门、顺天府、五城御史、上紧严拏务获。
解赴湖北讯办。
现月  

○又谕、都察院代递候选知府徐承祖奏、法人狡词毁约。
挟兵要求。
请速定战守。
并将应办事宜。
敬拟八条。
开单呈览一摺。
现在法越一事。
和议尚未定局。
万一衅自彼开。
必须接战。
该员所陈。
如令各国高挂旗号。
并将旗号样色。
速行颁示沿海军民。
及于各商所住门首。
大书某国商民字样。
各条。
系为保卫洋商。
以免别生枝节起见。
办法尚属切实。
著李鸿章、曾国荃、彭玉麟、穆图善、何璟、张树声、张之洞、卫荣光、刘秉璋、张兆栋、陈士杰、倪文蔚、陈宝琛、吴大澂、张佩纶、豫为筹画。
妥慎酌办。
原单均著钞给阅看。
将此由六百里各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电寄彭玉麟等、派营援闽。
力顾大局。
殊堪嘉尚。
现在沪议未定。
法情叵测。
万一决裂。
必宜出奇制胜。
潘鼎新、岑毓英务将现驻关内各军。
切实训练。
听候调遣。
彼此联络声势。
庶足迅赴事机。
牵制敌势。
广东能否别出奇兵。
由钦廉小路前进。
著彭玉麟等豫为筹画。
或别有制胜之策。
匀著电奏请旨。
并著潘鼎新迅即知照岑毓英。
一体遵办。
电寄  

○署直隶总督李鸿章奏、请于西陵内外围界外酌量种桑。
以裨旗丁生计。
得旨、陵寝重地。
风水攸关。
所请于内外围界外种桑之处。
著毋庸议。
摺包  

○以违例徵收缓徵钱粮。
革直隶署长垣县知县元城县知县韩志超职。
  

○辛卯。
云贵总督岑毓英奏、密陈现拟筹备越防情形。
并遵查刘永福视财太重。
待下寡恩。
恐不可靠。
得旨。
现在和战局势未定。
所有刘永福一军。
著该督暂行羁縻。
听候谕旨。
摺包  

○追予越南军营瘴故员弁云南参将王森等十五员名优恤。
摺包  

○壬辰。
以神灵显应。
颁江苏阳湖县横山白龙神扁额曰宣灵致和。




○钦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皇太后懿旨。
现有交议事件。
著醇亲王奕譞一并与议具奏。
洋务  

○谕军机大臣等、裕禄奏、拏获谋乱劫署匪犯审明惩办一摺。
安徽旌德县地方。
于本年五月闲。
突有匪徒张志发等。
与高一峰等纠党谋乱。
胆敢闯入营县。
拒捕伤人。
不法已极。
现虽拏获张志发等名正法。
而高一峰等首从各犯。
尚多未获。
亟应严密查拏。
著卢士杰督饬所属。
赶紧勒缉。
务将高一峰等悉数弋获。
毋任漏网。
据奏有高一峰欲往孝丰找吴姓商谋为乱之说。
并著刘秉璋饬属密查。
一体严拏务获究办。
将此由五百里谕知刘秉璋、并传谕卢士杰知之。
现月  

○又谕、现有交议事件。
著御前大臣、军机大臣、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大臣、大学士、六部九卿、翰詹科道、日讲起居注官。
于本月二十二日午刻。
前赴内阁会同妥议具奏。
洋务  

○又谕、电寄穆图善等、据彭玉麟电报。
请饬彭楚汉就近募勇助闽防。
饬程文炳募勇顺流下长江。
助他省防。
江鄂筹饷较易亦较速等语。
法人坚索巨款。
万难允许。
本月十八日。
台北基隆炮台。
被其攻占。
殊堪发指。
闽防万紧。
著穆图善等传知彭楚汉。
迅即募勇成营。
豫筹战守。
漳泉两郡之人。
强悍可用。
宜切实训练。
以资得力。
并著卞宝第、彭祖贤、传知程文炳。
或选带湖北防营。
或另筹新勇。
克日乘轮船由长江顺流而下。
至江西会商潘霨。
与前调江西陆兵。
合力前进。
赴闽应援。
所需饷项。
著卞宝第等力筹拨济。
并与曾国荃会商。
拨给军械。
刻下军情紧迫。
务当妥速办理。
毋误事机。
电寄  

○又谕、电寄穆图善等、据连次电报基隆炮台被占。
刘铭传夙娴兵事。
是否到台未久。
布置尚疏。
抑系另有出奇制胜之策。
如何接仗失事。
电内执觚是否基隆。
著穆图善等探明详细情形电奏。
一面设法传旨令刘铭传督军竭力攻复。
以挫凶锋。
刻下战局已成。
现由总署照会各国评论。
著该将军等将战守事宜。
悉行整备。
俟奉到谕旨遵办。
船厂即由张佩纶等随机因应。
不为遥制。
电寄  

○会办福建海疆事宜翰林院侍讲学士张佩纶奏、到防布置情形。
得旨、览奏具见勇敢。
布置亦合机宜。
仍著张佩纶加意谨慎。
严密防守。
并随时确探消息。
力遏狡谋。
摺包  

○署直隶总督李鸿章奏、淮军月饷。
万分支绌。
请将江汉关应解额款。
于四六成洋税项下通融匀拨。
以顾近畿要防。
下部速议。
摺包  

○署两江总督曾国荃奏、江苏青浦县风灾筹款抚恤情形。
得旨、即著曾国荃等查明被灾户口。
妥为抚恤。
毋任失所。
摺包  

○以欠解徵存银两。
革前任江苏武进县知县王其淦职并勒追。
摺包  

○癸巳。
谕内阁张佩纶奏、□□□尔□劾冗劣营员等语。
福建闽安协副将蔡康业、于营伍不知整顿。
空额甚多。
人甚粗浮。
难胜将佐。
补用副将袁鸣盛、充当张得胜营官。
辄敢歛钱贡媚。
蔡康业、袁鸣盛均著即行革职。
以肃军律。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电寄曾国荃等据电称基隆炮台陷后。
法人上岸攻营。
刘铭传饬军旁抄。
生擒一名。
死伤法人百余。
稍挫敌焰。
惟兵单器缺。
台厦文报梗滞。
应如何设法接济军火之处。
著李鸿章妥为筹画。
闻台南兵数尚足。
可否调赴前敌。
著刘铭传酌度办理。
电寄  

○会办福建海疆事宜翰林院侍讲学士张佩纶等奏、法船入口窥伺。
现筹省防布置情形。
得旨、已有旨令该将军等传知彭楚汉募勇助防。
并调江西等省陆军赴援。
该将军等务当实力备御。
妥筹布置。
毋稍疏虞。




○又奏、请密谕各海口一律严禁引水。
得旨、前已有旨令李鸿章密致沿海各省督抚慎密迅办矣。
摺包  

○又奏、敌势趋重福州。
专力省防。
所有厦门防务。
责成彭楚汉等布置。
又奏、出省防护船局。
并陈省防情形。
均报闻。
摺包  

○甲午。
谕军机大臣等、法人在天津议立<闲>明条约后。
于本年闰五月闲。
突犯谅山防营。
当经官军击退。
该国藉口寻衅。
挟兵舰来华。
施其恫喝之计。
坚索巨款。
叠经严旨驳斥。
并令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屡次照会该国使臣。
反覆开导。
彼乃悍然不顾。
竟以兵船多只。
驶进闽洋。
本月十五日攻占台北基隆口岸。
意在踞以为质。
狡谋叵测。
曷胜愤懑。
虽旋经刘铭传接打获胜。
伤毙法兵百余人。
不足以示惩创。
理宜整军挞伐。
力挫凶锋。
前叠谕沿海各省将军督抚大臣。
严申儆备。
傥法兵竟来扑犯。
即与决战。
复谕彭玉麟等拨兵应援闽省。
并令潘霨调派陆兵。
卞宝第、彭祖贤传知程文炳募带队伍。
均由江西赴闽。
以厚兵力。
昨并谕刘铭传督率防军。
迅将基隆攻克。
勿任久踞。
历次办理情形。
朝廷原以彼族狡悍。
得步进步。
断不可稍示以弱也。
昨据陈宝琛电报。
基隆既陷。
彼不遽攻闽厂。
盖犹冀我转圜。
然事至今日。
和亦悔。
不和亦悔。
理为势屈。
巨款坐输。
示弱四邻。
效尤踵起。
和之悔也。
筹备未密。
主持难坚。
商局已售。
船厂再毁。
富强之基尽失。
补牢之策安施。
不和之悔也。
二者非深明时势。
权度难详。
乞下枢臣总署等。
通筹全局。
速决至计等语。
所虑颇为周密。
和战大计。
于全局安危。
关系极重。
议战必须徵兵。
徵兵必先筹饷。
沿海口岸甚多。
防军各有专责。
势难抽调。
饷项本极支绌。
兴兵大举。
需款尤钜。
近年漕粮多由海运。
一有阻滞。
必致贻误仓储。
应如何思深虑远。
务策万全。
著御前大臣、军机大臣、总理各国事务大臣、大学士、六部、九卿、翰詹科道、日讲起居注官、会同妥议具奏。
和战两端。
均未可轻易从事。
尔诸臣务当殚诚区画。
熟权利害轻重。
并将兵饷各事宜。
彻始彻终。
通盘筹议。
总须为核实持久之计。
期于国事实有裨益。
傥徒托空言。
一奏塞责。
必将原摺发还。
懔之。
电报照会等件。
著钞给阅看。
洋务  

○又谕、何如璋奏、总理衙门印有电报密本。
船政未承颁发等语。
著该衙门即将电报密本妥交何如璋领用。
洋务  

○又谕、电寄李鸿章等、法须先撤闽台水陆各兵。
始准来津议细约。
著李鸿章即转电李凤苞。
告法外部。
总署前寄照会各国公评文。
尚未发现。
改为布告。
并著电知曾国荃。
电寄  

○又谕、电寄何璟等、有人奏、何璟、张兆栋拘牵文义。
不知缓急等语。
目下福建最关紧要。
该督抚责无旁贷。
著何璟、张兆栋督率防营。
严密守御。
不得以器械未备。
饷需短绌。
为卸责地步。
傥稍疏虞。
惟该督抚是问。
电寄  

○闽浙总督何璟等奏、张佩纶办公经费。
比照船政支给。
下部知之。
摺包  

○督办船政大臣何如璋奏、请调南北洋兵轮。
牵制法兵。
得旨、览奏因应机宜。
颇中肯綮。
南北叠称船不能拨。
著就现有兵力。
妥筹备御。
以遏凶锋。
所有电报密本。
已谕令该衙门颁发矣。
摺包  

○予巡洋遭风淹毙闽浙尽先副将潘叶飞等优恤。
摺包  

○乙未。
遣官祭火神庙。
外记  

○以神灵感应。
颁美国金山华侨昭一公所关帝庙扁额曰义昭海域。
并以侨居商民急公好义。
传旨嘉奖。
现月  

○谕内阁、前因给事中邬纯嘏奏、安徽候补道刘传桢。
纳贿招权等款。
当经谕令孙毓汶、乌拉布、确查具奏。
兹据奏称刘传桢被□□□尔

□纳贿招权。
侵蚀帑项各节。
或查无实据。
或事涉暧昧。
无凭查究。
该员有参佐肆应之能。
无监守临民之器等语。
刘传桢被□□□尔□各款。
虽据查无其事。
惟局量太小。
众望未孚。
实属不胜监司之任。
著以同知通判归部铨选。
不准仍在安徽逗遛。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张凯嵩奏、筹拟滇省边防大略情形一摺。
前据周德润奏滇粤宜筹善后。
当谕令岑毓英等切实筹画。
奏明办理。
兹据张凯嵩先筹大略情形具奏。
滇省善后事宜。
将来如果互市通商。
以相度地势。
严防边隘为最要。
张凯嵩所陈拟办屯田。
建设碉卡。
练习刀矛各节。
著岑毓英会同张凯嵩妥筹办理。
其移镇以重责成一节。
临元镇总兵移扎蒙自。
是否实有裨益。
并著岑毓英详加酌度。
妥议具奏。
原摺著钞给阅看。
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向来关涉中外事件。
所有谕旨摺片。
均不准发钞。
此次发交会议各件。
尤当加意慎密。
其覆奏摺内。
无论联衔单衔。
具奏各员。
均不得一字漏洩。
傥外闲或有传播。
甚至传钞。
一经查出。
定惟与议之员是问。
决不宽贷。
洋务  

○又谕、电谕张佩纶等、张佩纶、何如璋、力顾闽厂。
苦守一月。
忠勇坚忍。
深堪嘉尚。
叠饬南洋拨船。
曾国荃节次电报。
实难分拨。
陈宝琛亦称拨船适足速变。
并与曾国荃会电。
有船小而少适以饵敌等语。
系属实情。
是以难强必行。
著就现有水陆兵勇。
实力固守。
闽俗剽悍可用。
如召营缓不济事。
先募健卒。
参用智谋。
出奇制胜。
张佩纶等胸有权略。
迅即筹办。
顷知鸡笼已复。
深慰廑怀。
所请开济轮船赴闽。
已饬南洋速拨。
至所称再宕二十日。
法船续来等语。
现已另筹办法。
二十日内。
必有调度。
并先行添派陆路兵勇。
赴闽应援。
粤营现扎厦门。
应否赴台。
著酌办。
电寄  

○又谕、募兵图越。
牵制法人内犯。
亦制敌之策。
刘永福可用。
另有调遣。
彭玉麟等请封为越王。
断不可行。
朝廷百计助越。
原为图存阮祀。
今忽册封他姓。
殊非字小之义。
且万一传播。
刘永福所望必奢。
尾大不掉。
后难调度。
方友升、王德榜两军。
瘴殁甚多。
殊堪悯恻。
即行查明请恤。
并著该尚书电知潘鼎新等。
将各该军原有之饷。
募补足额。
勤加操练。
一俟秋高气爽。
候旨进兵。
刘铭传各营急需军火。
著张之洞等赶筹大批。
设法由台南运往备用。
并著源源接济。
电寄  

○又谕、电寄曾国荃闽省需船甚亟。
著曾国荃速饬开济轮船。
克日前往。
不准延宕。
电寄  

○工部左侍郎孙毓汶等奏、查明署安徽寿州知州沈庆立□□□尔□款。
得旨、一俟该藩司等查明禀覆到日。
仍著该侍郎等详细查核。
据实具奏。
摺包  

○予积劳病故。
甘肃西甯镇总兵何作霖照军营例优恤。
并附祀广东陆路提督刘松山专祠。
摺包  

○旌表节妇江苏长洲一品命妇彭秦氏、铜山县崔赵氏、崔武氏、崔苗氏、崔程氏。
摺包  

○丙申。
钦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皇太后懿旨。
神机营已革都统安兴阿。
著赏给二等侍卫。
交神机营差遣委用。
现月  

○谕内阁、侍郎徐用仪奏、遵保人才一摺。
浙江候补知府陈璚、直隶候补知府陈庆滋、顺天涿州知州查光泰、著该督抚出具切实考语。
送部带领引见。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电寄各省将军督抚等、法人肆意要挟。
无理已甚。
本宜即行声罪攻击。
因美国仍拟调处。
用意颇善。
未可辜负。
致失与国之好。
是以迟迟未发。
现经总署照会法使。
并照会各国。
傥法国竟将照会置之不复。
亦不退出兵船。
惟有即与决战。
以免坐失事机。
著沿江沿海各将军督抚大臣。
迅速整备一切事宜。
听候谕旨。
务当尽力筹办。
期于战守确有可恃。
同心敌忾。
宣布国威。
不准迁延贻误。
电寄  

○又谕、电寄李鸿章、从前设立招商局。
购买轮船。
系奏明办理。
现闻售与美国。
李鸿章何以未经具奏。
殊属非是。
海上转运。
全恃轮船。
此举自因恐为法夺起见。
究竟是否出售。
抑暂行租给。
著据实奏闻。
并随时酌度情形。
设法收回。
电寄  

○又谕、电寄李鸿章、黄少春因母病未能起程。
现在危急。
著李鸿章转电庞际云。
传知该提督。
如旧部将领中有独当一面之才。
即饬令召募勇营。
取道江西。
克期赴闽应援。
方友升王德榜所部勇丁。
瘴殁甚多。
如遣员赴湘募补。
著该署抚妥为照料。
俾得早日成军。
迅赴防所。




○又谕、电寄曾国荃等、昨日有旨饬曾国荃拨开济船援闽。
兹据该署督电报。
陈宝琛张佩纶因调此船争论情形。
拨船既于闽无济。
吴淞长江防务。
亦殊吃紧。
著不必拨往。
管驾归总督管辖。
行止不能自由。
张佩纶屡有将管驾正法之言。
殊属过当。
且言之轻易。
恐以后号令不行。
刻下事机万紧。
总当遇事和衷。
妥商筹办。
不得各存意见。
懔之。
电寄  

○伊犁将军金顺奏、查明南路喀什噶尔西边界务情形。
下该衙门议。
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奏、查明新疆南路喀什噶尔西边界务。
按照图约。
应以帖列克达湾为界。
距今所划界线。
依尔克池他木外。
尚有二百余里。
惟形势孤悬。
实非要隘。
且已勘立牌博。
互换图约。
势难改订。
致启争端依议行。
  

○丁酉。
上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皇太后幸阅是楼。
待午膳。
  

○谕军机大臣等、刘铭传奏。
请调河南候补道何维楷办理煤矿等语。
福建台北基隆煤矿。
需员经理。
何维楷现在天津。
著李鸿章饬令该员迅赴台湾。
交刘铭传差遣委用。
将此谕令知之。
现月  

○又谕、刘铭传奏、调员差遣等语。
河南候补知府方策勋。
著鹿传霖饬令该员迅赴台湾。
交刘铭传差遣委用。
将此谕令知之。
现月  

○署直隶总督李鸿章奏、遵查口外贼数无多。
无须添拨兵队。
得旨、即著督饬王可升将王端仁股匪。
迅速剿除。
此外如有余匪。
亦即会同各军摉捕务尽。
所有王端仁周沅德等各匪首。
必须按名弋获。
勿任漏网。
王可升出示解散胁从。
办理尚妥。
著分别良莠。
酌量安插。
勿令失所。
并著会商热河都统。
责成围场官员。
于围场地面。
认真巡缉以靖匪踪。
摺包  

○督办台湾军务直隶提督刘铭传奏、到台日期。
并筹办台北防务情形得旨、所陈筹办各节。
均属妥协。
刘铭传收复基隆。
办理甚为迅速。
仍著实力备御。
毋稍疏虞。
摺包  

○又奏、请饬曾国荃迅将澄庆等四船遣回台湾。
得旨。
叠据曾国荃、陈宝琛电报。
此时拨船赴闽。
适以饵敌。
且江南防务亦殊吃紧。
已准其暂缓调拨矣。
摺包  

○又奏、台湾摺件。
请准由厦门福州文报局转交天津县代递。
允之。
摺包  

○戊戌。
万寿节前期万寿节前期上诣长春宫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皇太后前行礼御乾清宫受贺。
  

○奉皇太后幸阅是楼。
侍午膳。
  

○谕军机大臣等、电寄穆图善等、据电报市廛纷扰。
众怒法久。
将迁及他国。
别酿衅端等语。
保护各国商民。
为目前第一要事。
前谕令传集绅士。
剀切晓谕。
并将徐承祖条陈。
令各国高挂旗号。
门首大书某国商民字样。
谕令豫筹办理。
著穆图善、何璟、张兆栋、速即多派干练晓事之员。
赶紧照办。
并饬地方官及各营将弁。
竭力保护各国商民。
即法商亦一律保护。
如刁民藉端滋事。
立即严惩。
不得以仓猝难防等词。
希图卸责。
傥别酿衅端。
惟该将军等是问。
懔之。
电寄  

○己亥。
钦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皇太后懿旨。
醇亲王奕譞面奏、左宗棠所部易玉林喻先知两军。
迄无来京确信。
畿东防务紧要。
拟由神机营选派马步练勇三千人。
并由巡捕五营练军内选派二千人。
一切军火。
豫备妥协。
拟请以都统善庆为总统。
前锋统领托伦布为帮办总统。
分防畿东。
以备不虞。
左宗棠所部既未来京。
拟由直隶防军内。
酌抽协同京兵分段固守。
善庆与淮军相处最久。
如与合队。
必能相助为理。
拟令其先行赴津。
与李鸿章面商一切。
即由该前大学士与该都统联衔奏准。
再由神机营奏明。
将派出各队分起赴防等语。
均著照所议办理。
洋务  

○谕军机大臣等、现在法人肆意要挟。
无理已甚。
断难曲予优容。
极宜一意备战。
业经密饬沿江沿海各省认真防守。
山东烟台海口。
关系紧要。
深恐兵力太单。
不敷防剿。
著陈士杰赶紧激励绅民。
举办团练。
以辅兵力之不逮。
该抚惟当固结民心。
力筹战备。
毋稍疏虞。
将此由六百里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前据丁宝桢奏、遵查鲍超病痊。
尚堪重任。
当经谕令该督于四川现有各营中。
酌拨五营。
交鲍超带赴云南。
为岑毓英后继之师。
嗣据丁宝桢奏、已拨五营送交鲍超统带。
指日即可起行。
现在云南边防。
尤形紧要。
该提督接奉此旨。
即著星速前进。
迅赴云南。
择要驻扎。
仍遵前旨与岑毓英和衷会办。
并将起程及到防日期。
随时迅速奏闻。
以慰廑系。
将此由六百里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电寄各省将军督抚等、此次法人肆行狡横。
恣意要求。
业将其无理各节。
照会各国。
旋因美国出为评论。
而该国又复不允。
现已婉谢美国。
并令曾国荃等回省筹办防务。
法使似此骄悍。
势不能不以兵戎相见。
著沿江沿海将军督抚统兵大臣。
极力筹防。
严行戒备。
不日即当明降谕旨。
声罪致讨。
目前法人如有蠢动。
即行攻击。
毋稍顾忌。
法兵登岸。
应如何出奇设伏。
以期必胜。
并如何悬赏激励。
俾军士奋勇之处。
均著便宜行事。
不为遥制。
电寄  

○又谕、电寄曾国荃等、据电送巴德诺照会。
无理已甚。
不必再议。
惟有一意主战。
著曾国荃、陈宝琛、即回江甯办防。
许景澄同往助理。
刘麒祥随同办事。
刘连捷率亲兵回江甯。
由曾国荃等调遣。
吴淞口等处防务。
责成李成谋李朝斌分别筹办。
章合才留上海。
会同邵友濂镇抚兵民。
加意弹压。
保护各国商民。
勿稍大意。
美国调处。
现已照会婉谢。
毋庸再有游移。
除战守机宜。
另有电旨外。
该督等即遵谕行。
王德榜一军。
饬令仍留广西。
电寄  

○又谕、电寄穆图善等、据张佩纶电称闽不足。
非陆军。
请止客军以省帑力等语。
体察兵力饷力。
具见斟酌。
已谕江西湖北湖南各军停拨。
张佩纶就现有陆军。
实力布置。
以专责成。
现在战事已定。
法盘在内者。
应设法阻其出口。
其未进口者。
不准再入。
穆图善等并著会商妥办。
至该督等所报省外英美船只一节。
务当认真弹压。
勿滋事端。
并先将法人失和缘由。
遍告各国。
电寄  

○又谕、电寄李鸿章、据张佩纶电称、请止客军以省帑力等语。
前调赴闽之程文炳各营。
并令黄少春部下募营。
及江西已拨之镇武两营。
均著暂行停止。
著李鸿章转电卞宝第、潘霨、庞际云、遵照。
电寄  

○又谕、电寄潘鼎新、法人狡横。
无理已甚。
现惟一意主战。
著岑毓英饬令刘永福先行进兵。
迅图规复北圻。
岑毓英潘鼎新关内各军。
陆续进发。
不日即有明发谕旨宣示。
并将刘永福加恩录用。
其方友升王德榜两军。
著即募补足额。
本日已催令鲍超迅赴云南。
会同岑毓英办防。
以厚兵力。
此旨并著潘鼎新速即知会岑毓英遵照。
电寄  

○又谕、电寄刘铭传、据李鸿章电称、法人函请刘铭传到船。
答以未奉旨。
令其酋上岸等语。
刘铭传不登法船。
具有识力。
嗣后如有此等诡计。
切勿为其所绐。
电寄  

○署贵州巡抚李用清奏、禁种鸦片。
遵旨切实办理报闻。
摺包  

○山东巡抚陈士杰奏、密陈管见。
得旨、此次法人狡横无理。
必须设法惩创。
惟租界教堂。
断无一概焚毁。
致令该国安分商民均遭苦累之理。
且恐租界教堂。
各国皆有。
尤未可孟浪从事。
该省地方。
如有法兵开衅。
即行迎击。
傥土匪藉端滋事。
仍当妥为弹压。
切勿别生枝节。
摺包  

○又奏、遵查福山兵勇。
并无骚扰等情。
得旨、仍著饬令该将领随时严加约束。
毋任稍有骚扰。
致累闾阎。
摺包  

○又奏、到防布置情形。
并激励将士。
得旨、现在局势更形吃紧。
著即严饬各营。
勤加操练。
认真戒备。
勿稍疏虞。
摺包  

○庚子。
万寿节、万寿节上诣大高殿寿皇殿行礼。
  

○遣官祭太庙后殿奉先殿。
内记注  

○谕军机大臣等、电寄彭玉麟、法人注意台湾。
传闻有复踞基隆。
并扰澎湖之说。
台南北均形吃重。
著彭玉麟等速拨吴宏洛五营。
或他军。
携精械航海至旗后上岸。
该尚书等力顾大局。
必能妥筹援应。
迅赴戎机。
以后并当设法接济军火。
前拨方恭敉五营。
现扎厦门。
应否赴台。
著穆图善等遵旨妥速酌办。
台湾情形。
该将军等探确。
速电闻。
电寄  

○上以孟秋享太庙。
自是日始。
斋戒三日。
礼文  

○辛丑。
谕内阁、曾国荃奏、赣榆县渔团分局委员江涵秀、纵勇滋事。
迨经喊控到局。
辄敢迁怒旁人。
将附贡生董云琠违例刑责。
监生董云琪等控县。
验明伤痕属实。
由县移令交滋事勇丁。
复敢始终庇护。
延不交案。
经委员会同海州提讯明确。
请旨革职究办等语。
江苏候补知县江涵秀、于勇丁滋事一案。
事前既不能约束。
事后复一味偏袒。
并将无干之附贡生董云琠擅行刑责。
实属任性妄为。
亟应从严惩办。
江涵秀著即行革职。
勒令交出首先滋事勇丁。
归案究办。
以肃军律。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吴大澂奏、请饬南北洋添募勇营一摺。
据称战事方始。
非一时所能就范。
募勇之多寡。
当计存械之有无。
请饬李鸿章曾国荃各就南北洋现存后膛枪炮。
酌量能否添募十数营等语。
法人狡横已甚。
不能不与决战。
诚非一时所能就范。
目前防务极关紧要。
必须兵力足资抵御。
并宜为持久之计。
南北洋各口岸防军。
是否足敷分布。
有无空虚之处。
应否添募勇营。
著李鸿章曾国荃查照吴大澂所奏。
悉心酌度。
据实具奏。
如须添募。
并核明饷需。
奏请饬拨。
原摺著钞给阅看。
将此由六百里各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吴大澂奏、山东防军。
不过六千余人。
胶州海口甚宽。
由胶至省。
无险可扼。
法总兵福禄诺有胶州口岸易攻之说。
请饬筹备等语。
山东防营。
兵力尚单。
著陈士杰于该省腹地各郡。
酌量抽调练军勇营。
或迅速增募。
即行妥筹办理。
总须添足万人。
期于战守确有可恃。
胶州一带。
应如何备御不虞。
并著速筹布置。
毋稍大意。
原片著钞给阅看。
将此由六百里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电寄穆图善等、据电报民骤私约。
闻炮即焚南台洋行。
并祸各国。
已连骂英美国人。
恐酿他衅等语。
二十六日已有旨谕。
该将军饬属保护各国商民。
此次法人寻衅。
断不可迁怒各国。
傥波及他国。
群起为难。
办理更形棘手。
关系大局极重。
该将军等宜深体此意。
速选公正明白绅士。
晓谕居民。
免滋事端。
勿稍大意。
懔之。
电寄  

○壬寅。
上以孟秋享。
太庙。
前期亲诣行礼。
内记注  

○都察院左都御史锡珍等奏、遵查周盛传□□□尔□款。
得旨、周盛传被□□□尔□各款。
现据查无实在劣迹。
即著毋庸置议。
李鸿章素抱公忠。
知人善任。
仍著随时告诫。
责成该统领奋勉图报。
以期敌忾同仇。
不得因此次事属子虚。
稍涉疏懈。
尤不准因被人指摘。
辄思引退。
致负朝廷委任。
此旨即著锡珍、廖寿恒传令李鸿章知悉。
  

○又奏、遵查盛宣怀□□□尔□款。
得旨、盛宣怀被□□□尔□逢迎接纳等情。
现经查明。
无据可指。
其开设钱庄当店。
亦非在服官省分。
即著毋庸置议。
惟承办矿务。
未能周密。
以致众商疑虑。
实难辞咎。
盛宣怀著交部议处。
摺包纂修官商衍鎏恭纂  

帮总纂官王荣商恭辑监修总裁世恭阅四月十七日正总裁那恭阅八月二十二日专司藳本陆恭覆阅癸丑二月初十日  

徐恭阅十一月二十五日  

荣月日副总裁唐月日  

宗室宝恭阅一签七月十二日

陈恭阅一签十二月十八日  

熙月日  

郭恭阅九月十一日  

宗室麒月日蒙古总裁恩月日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wyw/1037.html

文章标题:实录卷之一百八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