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文言文 > 正文

实录卷之一百九十一

作者: 唐诗宋词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1月04日 11:45:10 游览量: 133

简述:

实录卷之一百九十一 光绪十年。 甲申。 八月。 壬申朔。 上诣长春宫。 问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皇太后安。 至辛丑皆如之。 内记 ○谕内阁、穆图善等、暨张佩纶、何如璋、先后具奏

实录卷之一百九十一 

光绪十年。
甲申。
八月。
壬申朔。
上诣长春宫。
问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皇太后安。
至辛丑皆如之。
内记  

○谕内阁、穆图善等、暨张佩纶、何如璋、先后具奏、法兵攻击船厂炮台。
官军接仗情形。
自请议处治罪各摺片。
法人乘上海议和之际。
潜使兵船入泊福建马尾等处。
中国素重诚信。
并未即行驱逐。
乃该国包藏祸心。
不顾信义。
七月初三日。
何璟等甫接法领事照会开战。
马尾法船。
乘我猝不及防。
先行开炮攻击。
我军合力抵敌。
兵商各船。
多被击毁。
各军于濒危之际。
犹复奋勇接战。
击坏该国兵船雷船三只。
初四等日。
法兵猛攻登岸。
经提督黄超群、道员方勋、都司陆桂山、督队击退。
法兵旋攻馆头田螺湾闽安等处。
希图上岸据扰。
经张世兴、蔡康业刘光明督军击却。
穆图善驻守长门等处。
督饬总兵张得胜、副将洪永安、守备康长庆等。
率队截剿。
毙敌甚多。
击翻敌船二只。
以炮台门皆外向。
敌由内击。
致为所毁。
此次因议和之际。
未便阻击。
致法人得遂狡谋。
各营将士。
仓猝抵御。
犹能歼毙敌人多名。
并伤其统帅。
其同心效命之忱。
实堪嘉悯。
所有击退上岸法兵出奇制胜之提督黄超群、著以提督遇缺题奏。
并赏穿黄马褂。
道员方勋、著以道员遇缺题奏。
并赏给达春巴图鲁名号。
都司陆桂山、著以游击尽先升用。
并赏给捷勇巴图鲁名号。
击翻敌船夺获军器之副将洪永安、著以总兵记名<闲>放。
并赏给绷僧额巴图鲁名号。
其余出力之水陆将弁。
著穆图善、张佩纶、先行传旨嘉奖。
并从优保奏。
候旨施恩。
力战受伤之都司孙思敬、著以游击补用。
阵亡之高腾云、及受伤之宋锦元、洗懿林、及其余阵亡受伤各将弁。
均著查明分别奏请奖恤。
并著穆图善张佩纶、于前颁内帑备赏项下。
择其打仗尤为出力兵勇。
及阵亡之官弁兵勇家属。
分别核实赏给。
毋稍疏漏。
闽浙总督何璟、在任最久。
平日于防守事宜。
漫无布置。
临时又未能速筹援救。
著即行革职。
福建巡抚张兆栋、株守省城。
一筹莫展。
著交部严加议处。
船政大臣詹事府少詹事何如璋、守厂是其专责。
乃于接仗吃紧之际。
遽行回省。
实属畏葸无能。
著开缺交部严加议处。
翰林院侍讲学士张佩纶、统率兵船。
与敌相持。
于议和时屡请先发。
及奉有允战之旨。
又未能力践前言。
朝廷前拨陆路援兵。
张佩纶辄以陆兵敷用为词。
迨省城戒严。
徒事张惶。
毫无定见。
实属措置乖方。
意气用事。
本应从严惩办。
姑念其力守船厂。
尚属勇于任事。
从宽革去三品卿衔。
仍交部议处。
以示薄惩。
福州将军穆图善、驻守长门。
因敌船内外夹攻。
未能堵其出口。
而督军力战。
尚能轰船杀敌。
功过尚足相抵。
著加恩免其置议。
嗣后闽省防务左宗棠未到以前。
著责成穆图善杨昌浚张佩纶、和衷商办。
务臻周密。
毋稍疏虞。
至沿海战守事宜。
各该督抚务当懔遵叠次谕旨。
督饬各营。
认真戒备。
不得稍涉大意。
致干重咎。
寻部议。
张兆栋何如璋、革职。
张佩纶降二级留任。
从之。
洋务摺包  

○谕军机大臣等、左庶子恽彦彬奏、外省办捐。
不实不尽。
请饬罢成议以杜弊端一摺。
著户部速议具奏。
现月  

○又谕、何璟、张兆栋奏、建邵土匪滋事。
办理情形。
据称本年六月闲。
建邵一带。
有匪徒成群结队。
沿村抢掠。
拏获首犯张廷源等十余名讯办等语。
著杨昌浚、张兆栋、督饬所属。
严拏余匪。
务净根株。
被胁人众。
即行解散安抚。
以靖地方。
穆图善等此次奏报军务摺件。
系由差弁赍递。
嗣后凡系紧要事件。
著由驿奏闻。
以期迅速。
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
现月  

○又谕、岑毓英奏、遵旨训练各军。
听候差遣。
并请准带所部驰赴吴淞口各摺片。
前叠谕岑毓英督师出关。
规复北圻各城。
兹据该督所奏。
尚未接奉前旨。
现值秋高气爽。
即著督饬刘永福及在防各营。
力图进取。
迅赴戎机。
并著潘鼎新悉心会商。
饬令各军联络声势。
分路并进。
该督抚务当极力筹办。
不准藉词迁延。
自干重咎。
所有办理情形。
随时迅速奏闻。
刘永福军所需饷银军火。
仍著岑毓英妥筹接济。
俾无缺乏。
岑毓英以内地防务。
重于边关。
请率所部驰赴吴淞口察看地势。
或南或北相机策应。
具见悃忱。
沿海各省防务。
已叠谕该大臣将军督抚严密布置。
岑毓英素性勇往。
惟当懔遵前旨。
速赴越南。
尽力攻取。
以副委任。
所请著毋庸议。
昨据潘鼎新奏、法兵在越扰害。
越南官绅。
纠集义民散勇。
并请该抚派兵前进等语。
是此事正有可乘之机。
即著该督抚出示晓谕。
悬赏激励。
俾该国官兵。
敌忾同仇。
踊跃用命。
闻黄桂兰、赵沃、旧部溃勇。
有为法雇用者。
著岑毓英、潘鼎新、设法招回。
毋为敌用。
其余遣撤勇丁。
并著撤回内地安插。
毋任逗遛。
又据户部代奏。
员外郎梁奏功奏敬陈管见一摺。
所陈各条。
不无可采。
著岑毓英、潘鼎新、筹议办理。
原摺著摘钞给与阅看。
将此由六百里各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电寄曾纪泽。
据电称、洋人哲卜僧两年屡献策。
应酬谢抑召用等语。
哲卜僧于中国之事。
尽心筹画。
甚为出力。
召用器使。
著曾纪泽酌议具奏。
请旨办理。
电寄  

○盛京将军庆裕等奏、请立康平县学校。
并设文武学额。
下部议。




○吉林将军希元等奏、遵备官兵一千名。
拣齐候调。
得旨。
所有吉林官兵一千名。
即著该将军等拣备整齐。
勤加操练。
听候调拨。
并著暂行分防各城。
以备缓急。
摺包  

○帮办福建军务漕运总督杨昌浚奏、请提漕库淮关银两。
作为援闽协饷。
允之。
摺包  

○以克勤郡王晋祺、科尔沁镇国公棍楚克林沁为御前大臣。
明发  

○命刑部右侍郎许庚身、在军机大臣上行走。
现月  

○命鸿胪寺卿邓承修、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行走。
洋务  

○以亏短钱粮、提奉天已故岫岩州知州乌勒登额家属勒追。
籍产备抵。
  

○予军营积劳病故去云南提举贺起清等十七员弁优恤。
摺包  

○癸酉。
谕军机大臣等、丁宝桢奏、遵筹添募鲍超勇营。
并拨饷项军火。
暨自请带兵会办军务。
鲍超奏、遵募勇营。
前赴江西。
请饬拨饷各摺片。
前因福建兵力已厚。
谕令鲍超仍赴滇省。
会同岑毓英进攻越南。
并以饷项支绌。
令该提督将马步队募足万人。
不必如原奏所拟营数。
即著懔遵筹办。
迅速成军。
到滇后与岑毓英和衷商搉。
共奏肤功。
该军月饷。
已令户部筹拨的款。
所需行粮。
现经丁宝桢拨给银十万六千两。
仍著妥筹接济。
至丁宝桢所奏口粮应照川省加增之处。
即著鲍超酌核奏明办理。
据丁宝桢奏称、鲍超伤病。
尚须调摄。
如有他请。
恳准该督带兵前往江西等省。
候旨遵行。
具见该督勇于任事。
深堪嘉尚鲍。
超想已调理就痊。
即著克日起程。
毋稍迟缓。
丁宝桢所请。
著毋庸议。
将此由六百里各谕令知之。
洋务  

○前湖南提督鲍超奏、改刊木质关防开用。
得旨。
已有旨仍令该提督前赴云南会办军务矣。
摺包  

○闽浙总督何璟奏、长福营制配炮子等项。
估需银两。
请准动支。
允之。
摺包  

○甲戌。
谕内阁、御史方汝绍奏、吏部改定资深先班次。
显背例意。
请饬再行覆核一摺。
著吏部议奏。
寻奏、应请仍照旧办理。
从之。




○又谕、有人奏、署安徽太湖县知县曾道唯、于应行缓徵钱粮。
催令全完。
有吴姓欲执重串上控。
该署县央托众绅。
退钱完结。
于传审案件。
听命丁书。
非说定钱数。
传票不下。
上年袁姓纠抢民妇王李氏一案。
延不查拏。
致令王李氏祖母服毒自尽。
往验属实。
并不根究。
反将尸子板责。
逼供完案。
该县库吏马锦、经抚臣密饬究革。
该署县潜唤至署办事。
并有与教官串通锁押生员之事。
请饬查□□□尔□等语。
州县为亲民之官。
若如所奏纵役殃民。
亟应从严□□□尔□办。
著卢士杰确切查明。
据实具奏。
毋稍徇隐。
原片著钞给阅看。
将此谕令知之。
寻奏、遵查被□□□尔□各节。
均无其事。
惟于上控之案。
延不讯结。
请饬部照例议处。
下部知之。
现月  

○又谕、李鸿章奏、东明黄河漫刷成口。
分别□□□尔□办一摺。
直隶东明县境黄河堤岸。
本年伏秋大汛。
黄水节次盛涨。
险工叠出。
致中汛十一二铺堤身漫刷成口。
水入越堤以内。
将越堤南头冲破。
土塘抽刷成沟。
虽据查明并未夺溜。
惟水势东趋。
亟应赶紧设法抢堵。
其被淹各处。
应否抚恤。
著李鸿章饬属勘明。
分别办理。
所有疏于防守之署东明同知朱豫复。
管带练军营官总兵韩凤昌。
均著暂行革职留任。
仍令在工效力。
东明县知县张宗沂。
候补知府桂本諴。
均著摘去顶戴以示惩儆。
现月  

○又谕、岑毓英、张凯嵩奏、请将厘局委员革职质讯一摺。
云南丁忧候补知县王树槐。
候补府经历县丞李敬铸。
办理厘务。
因该局书识被控舞弊。
供词均有牵涉。
王树槐复不候质讯。
具禀妄诉。
均应确切根究。
以成信谳。
王树槐、李敬铸、均著即行革职。
归案审办。
现月  

○又谕、岑毓英、张凯嵩奏、请将因公科敛之通判革职审办等语。
云南署大关同知候补通判谢光焘。
奉派勘查荒地。
辄敢因补给执照。
收取照费。
虽据声称收银悉充公用。
并未入己。
难保非事后捏饰之词。
谢光焘著先行革职。
提同经手书吏。
质审明确。
按律惩办。
现月  

○又谕、张凯嵩奏、遵旨保荐人才一摺。
广西补用道蒋泽春、著交军机处存记。
四川巴县知县国璋、著该督出具切实考语。
送部带领引见。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给事中洪良品奏、查明禄米仓仓门倒坏。
漫无关锁。
恐有偷漏之弊。
又每次放米。
该仓书花户。
并不先期请放。
仅于事后报闻。
显有亏短情弊。
请饬整顿等语。
仓储关系紧要。
岂容稍滋弊端。
著兴廉游百川确切查明。
如有前项情事。
即行照例惩办。
并随时认真整顿。
力除积弊。
原片钞给阅看。
将此各谕令知之。
现月  

○署直隶总督李鸿章奏、赶办山海关营口至旅顺口沿海陆路电线。
请将追提浙典练钱项下半粜余款。
拨作经费。
允之。
摺包  

○广东巡抚倪文蔚奏、南海等县被水情形。
得旨。
览奏殊深廑念。
所有被水各处。
著一面查勘。
一面饬属赶办抚恤。
毋任小民失所。
  

○乙亥。
谕军机大臣等、有人奏、闽省监司各员。
同误军事。
据实纠□□□尔□一摺。
据称藩司沈葆靖、派充营务处。
刚愎自用。
援引私人。
凡募勇购械炮台城工等事。
信任知府程起鹗、知县朱干隆、毫无区画。
应堵长门港口。
以破舟碎石塞责。
发兵米则搀杂破碎。
甫闻警信。
该司首先移眷出城。
候补道朱明亮充外营务处。
营勇半皆虚额。
陈维翰以米商带勇。
尤违纪律。
盐道派营守库。
盗银一千二百两。
隐忍不究。
参将杨廷辉首先溃逃。
粤勇守台。
与法人私相问讯。
购通奸细。
刷坏我炮。
故各炮台一被攻击。
应时碎裂。
现当整顿防务。
请饬严行查究等语。
用人筹饷。
为藩司专责。
豫备军实。
尤关紧要。
若如所奏。
徇私任性。
必至贻误地方。
至军律首在严明。
若营兵监守自盗。
营官首先溃逃。
兵勇私通敌人。
尚复成何事体。
闽军新挫之后。
亟应严密查办。
以期整肃。
杨昌浚甫经<闲>任总督。
无所用其回护。
著于到任后、将所□□□尔□各节。
确切查明。
据实具奏。
原摺著钞给阅看。
前据张佩纶电称、粤勇尚称得力。
惟闽人疑其通贼、请勿听讹言等语。
此次南北洋均未拨船。
惟粤东派兵援闽。
若猜疑过甚。
恐失远来士卒之心。
杨昌浚务当秉公确查。
持平办理。
勿稍偏徇。
将此由五百里谕令知之。
洋务  

○署直隶总督李鸿章等奏、筹备畿东防务。
请拨饷银二十一万二千两。
豫购精械。
允之。
摺包  

○署湖广总督湖南巡抚卞宝第奏、遵募勇营。
请准动拨解部洋税。
并截留京饷。
下部速议。
  

○江西巡抚潘霨奏、遵旨调兵赴闽。
并召募勇营。
筹议饷项。
报闻。
摺包  

○又奏、请将司道两库应支银两。
截留解闽。
允之。
摺包  

○又奏、地丁项下划解福建备赏银五万两。
报闻。
摺包  

○署湖南巡抚庞际云奏、遵旨募勇。
听候调拨。
报闻。
摺包  

○又奏、制造劈山炮擡枪参用洋法。
得旨。
劈山炮擡枪、既可利用。
即著广为制造。
以资应用。
其余军火饷项。
并著与卞宝第会商妥办。
务期迅速成军。
认真训练。
豫备调遣。
摺包  

○以兵部尚书乌拉喜崇阿兼署礼部尚书。
现月  

○以刑部尚书恩承署镶蓝旗蒙古都统。
明发  

○以礼部尚书毕道远兼署都察院左都御史。
  

○以内阁学士廖寿恒署工部左侍郎。
现月  

○以拏办贵州婺川县匪徒出力。
赏署知府程荣寿花翎。
副将华耀武等巴图鲁名号。
余升叙加衔有差。
现月  

○以比匪贻害、革贵州副将王世昌职。
摺包  

○予贵州剿匪在营积劳病故副将张连奭优恤。
阵亡外委周绍春等议恤。
现月  

○上以祭社稷坛。
自是日始、斋戒三日。
  

○丙子。
秋分。
夕月于西郊。
遣克勤郡王晋祺恭代行礼。
  

○谕内阁、朕钦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皇太后垂帘训政。
仰见深宫旰食宵衣。
廑念民艰。
无时或释。
祇承懿训。
缓徵蠲赋。
叠沛恩纶。
所愿薄海苍黎咸登康乐。
上慰慈怀。
因念各省民欠钱粮。
自光绪元年降旨蠲免。
计期已逾十稔。
本年恭逢皇太后五旬万寿。
仰惟福佑。
普被寰区。
率土臣民。
同深欢忭。
允宜推广仁恩。
覃敷闿泽。
所有各省节年正耗民欠钱粮。
及因灾缓徵带徵银谷。
并借给耔种口粮牛具。
及漕项芦课学租杂税等项。
著各该督抚将军府尹等、将光绪五年以前实欠在民者。
详细查明。
该省所属某州某县银谷若干。
速行开单具奏。
候朕降旨全行豁免。
并著先将此旨刊刻誊黄。
遍行晓谕。
城乡村镇。
咸使闻知。
毋任官吏胥役。
影射侵渔。
以期膏泽下逮。
用副朕延厘锡羡子惠元元至意。
该部即遵谕行。
现月  

○又谕、户部奏、司员呈请投效军营据情代奏一摺。
户部员外郎张荫清、主事赵滨彦、均著发往广东交彭玉麟张之洞等、差遣委用。
洋务  

○谕军机大臣等、给事中孔宪珏等奏、山东河务紧要。
条陈办法。
请饬详细斟酌。
折衷一是等语。
所陈各节。
不无可采。
著吴元炳详加查勘。
悉心酌核。
妥议具奏。
原摺著钞给阅看。
将此由五百里谕令知之。




○又谕、都察院代递翰林院编修潘炳年等奏、张佩纶等偾事情形。
请旨查办一摺。
所陈张佩纶何如璋玩寇弃师。
偾军辱国。
朋谋罔上。
怯战潜逃。
种种乖谬。
如果属实。
殊堪痛恨。
亟应从严惩办。
著左宗棠、杨昌浚将所奏各节。
确切查明。
据实具奏。
毋稍徇隐。
另片奏、闽省潮勇扰民。
以候补道陈维汉所部为最。
该员蒙捐官职。
纵勇骚扰。
民屡罢市。
平日居官声名。
尤极狼藉。
道员司徒绪、盛世丰、方勋、均著名贪劣。
请旨一并罢斥。
勒令回籍等语。
并著左宗棠等秉公查办。
潮勇是否扰民。
应否遣撤。
一并详细确查。
妥筹办理。
原摺片均著钞给阅看。
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刘秉璋奏、请饬调旧部总兵马朝选带营赴浙等语。
著潘霨饬令马朝选带领所部一营。
迅速赴浙。
如该营不能抽调。
即饬该员星夜束装前往。
听候差委。
将此由五百里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电寄张之洞等、粤东海口河道纷歧。
著彭玉麟等妥筹布置。
扼要严防。
务臻周密。
据潘鼎新电称、苏元春军已出瘴地。
即著督饬各军。
迅速进取。
谅山一役。
既系黄玉贤所统八营出力。
即著查明该营出力员弁保奏。
刘永福部将黄守忠等打仗奋勇。
著岑毓英传知该提督于具摺谢恩时。
从优酌保数员。
由该督代奏。
候旨施恩。
越官黄廷经收众自保。
著潘鼎新察看。
如果得力。
当联络激励。
以壮声援。
此旨著张之洞、转电潘鼎新。
由该抚速咨岑毓英一体遵照。
电寄  

○浙江巡抚刘秉璋奏、查明甯波口并无法船驶入。
及乍浦添募勇丁。
清查渔船情形。
得旨、所有添募勇丁清查渔船各事。
著该抚妥为办理。
并将该省防务。
严密布置。
扼要驻扎。
期于战守足恃。
摺包  

○又奏、办防军饷不继。
请停解京协各饷。
下部议。
摺包  

○河南巡抚鹿传霖奏留丁忧提督蒋东才管带营勇。
允之。
摺包  

○实授李鸿章为直隶总督。
兼办理通商事务大臣。
现月  

○实授李鸿章为文华殿大学士。
现月  

○丁丑。
祭先师孔子。
遣大学士灵桂行礼。
外起居注  

○谕内阁、丁宝桢奏、请将知府等官降革等语。
四川保甯府知府许景福。
任听家丁。
游荡招摇。
复有被人禀控情事。
潼州府知府廉恩。
于交审案件。
未能秉公审断。
又于盗劫重案。
含糊禀办。
均著以同知降补。
署荣昌县知县绵竹县知县王德溥。
纵容丁役。
扰累乡民。
署璧山县候补知县杨治。
钻营贪鄙。
难膺民社。
均著即行革职。
以肃官方。
现月  

○又谕、丁宝桢奏、四川署蒲江县事蓬溪县知县汤俊。
纵令局绅。
滥支浮销。
该县修理衙署。
置买器具。
无不取给于局。
贪鄙不职。
请旨革职查办等语。
汤俊著即行革职。
交丁宝桢提同局绅。
严行究追。
以儆贪婪。
现月  

○吉林将军希元奏、吉省边疆辽阔。
防御难周。
恳仍照防军原额添练足数。
下部议。
摺包  

○库伦办事大臣桂祥奏、邻境股匪窜扰。
拨兵严防。
得旨。
此股匪徒。
前据李鸿章、绍祺、奏报肃清。
如尚有余匪。
窜近该城属境。
即著桂祥等督饬官兵。
实力缉捕。
毋稍疏懈。
摺包  

○四川总督丁宝桢奏、请增设夔州府学拔贡额。
下部议。
寻奏、夔州府学应否增设拔贡名额之处。
应俟下届察看情形。
奏明办理。
从之。


包  

○以亏短银两。
提前署四川夹江县已故知县曾景福家属勒追。
摺包  

○予四川剿贼阵亡受伤弁勇七百七十八名议恤。
摺包  

○旌表节妇浙江乌程县徐贾氏、山阴县樊李氏、阮张氏、山东临邑县王何氏、陕西韩城县强张氏、贵州清镇县孙徐氏、孝女顺天宛平县祝慧熙、孝子四川华阳县陈其长。
摺包  

○戊寅。
祭大社大稷。
遣惇亲王奕誴恭代行礼。
外起居注  

○钦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皇太后懿旨。
醇亲王奕譞之子载沣。
著加恩赏给不入八分辅国公。
现月  

○谕内阁、前因翰林院侍读王邦玺、给事中秦钟<闲>。
先后奏□□□尔□江西广信府知府董兆奎。
勒捐多金。
虐用非刑。
性情暴戾。
赃私狼藉等款。
叠经谕令孙毓汶、乌拉布、确查□□□尔□办。
兹据该侍郎等查明覆奏、董兆奎被□□□尔□各节。
虽查无侵蚀捐款。
藉端得贿等情。
其平日办事亦尚认真。
惟于商民犯罪。
不论重轻。
任意科罚。
虽属充公起见。
究属有违定例。
至审理案犯。
并不虚衷研鞫。
擅用非刑。
尤属有干例禁。
董兆奎著交部严加议处。
其失察之该管上司各官。
著查取职名。
交部照例分别议处。
现月  

○又谕、前据给事中秦钟<闲>奏□□□尔□江西巡抚潘霨、庸劣不职。
翰林院侍读王邦玺奏□□□尔□潘霨覆奏粉饰。
信用劣员各节。
先后谕令孙毓汶、乌拉布驰往查办。
兹据该侍郎等确切查明。
分案具奏各摺片。
据称余干德兴两案。
邹颐所欠丁漕。
系属己户。
并非勒令包完。
杨之望欠粮无措。
愁急自尽。
实非委员逼勒。
九江阅兵。
查无家丁吓跌擡夫落水之事。
赣关拨解抚署公费。
系道光年闲奏定有案。
该抚并未格外需索。
其覆奏催漕办灾各摺。
并非粉饰欺罔。
伊子潘志俊从未干预公事。
交结属员。
其余信任劣员广通贿赂各节。
亦均查无其事。
即著毋庸置议。
惟原奏杨姓欠粮之案。
声叙错误。
新喻县滋事一案。
未将实在情形先行奏闻。
系属疏漏。
潘霨著交部议处。
劣幕高隆虽据查明业经回籍。
仍著该抚饬属随时查察。
不准再行潜赴江西。
现月  

○又谕、前据御史方汝绍奏□□□尔□安徽署寿州知州沈庆立不理民事。
延置盗案各款。
当谕令孙毓汶、乌拉布、确查具奏。
兹据该侍郎等奏称、查明安徽署寿州知州沈庆立。
履任以来。
编办保甲。
赈恤灾民。
尚非置民事于不理。
其命盗案件。
皆立时勘报缉拏。
并无讳匿不报之件。
惟谨饬有余。
难胜繁剧。
请开缺察看另补等语。
署寿州知州本任亳州知州沈庆立。
著即开缺留省察看。
遇有相当缺出。
酌量另补。
现月  

○又谕、文煜奏、假期届满病仍未痊、恳请开缺一摺。
文煜著准其开缺。
安心调理。
现月  

○又谕、张佩纶奏、整顿陆防。
并查明失事及阵亡之将弁。
请分别惩办优恤各摺片。
闽省防务紧要。
著穆图善等、会同张佩纶、严督各军。
实力布置。
左宗棠、杨昌浚、陆续率师到防。
并著统筹全局。
务臻周密。
所有马尾失事之游击张成。
暗中敌计。
致令全军气沮。
著革职留营效力。
副将张升楷闻警退走。
荒谬畏葸。
著即行革职。
交杨昌浚审讯明确。
照例治罪。
阵亡之参将高腾云。
死事惨烈。
著照总兵例从优议恤。
五品军功陈英。
力战捐躯。
著赏给都司衔。
照都司阵亡例从优议恤。
船厂学生王涟。
著照五品官阵亡例议恤。
守备许寿山、叶琛。
五品军功林森林。
均著从优议恤。
洋务  

○谕军机大臣等、翰林院侍读龙湛霖奏、请将川粤盐引改票以裕饷源一摺。
据称筹饷以盐务为大宗。
请将川粤盐务、仿照两淮之法。
除本省应作食岸不计外。
其余一律改为票盐。
招商承领。
大票行五百引。
缴票费银六千两。
中票十分取一。
小票百分取一。
应缴票费亦如之。
由部发给执照。
其设局督销及抽收厘课之法。
均仿照淮盐章程等语。
著丁宝桢张之洞、倪文蔚、潘鼎新、体察情形。
能否裨益饷源。
于商民有无窒碍。
详细妥筹奏明办理。
原摺均著钞给阅看。
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
又谕、翰林院侍读龙湛霖奏、明年海运豫防之策。
莫如采买。
闻南中各省谷价低微。
请饬收买运通等语。
自系为海防吃紧。
豫筹仓储起见。
著李鸿章、曾国荃刘秉璋查照原奏妥为筹画。
奏明办理。
原片钞给阅看。
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太常寺卿徐树铭奏、左宗棠督师援闽。
请饬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四省。
带收厘款拨作专饷一摺。
据称咸丰十年曾国藩等剿办发逆。
曾由湖南省于本省厘局之外。
别立东征总局。
酌收厘金。
分解皖南北各军。
现在左宗棠督师援闽。
所需军饷。
若专责之曾国荃。
恐两江亦形支绌。
难望源源接济。
拟请于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四省厘局。
酌量带收海防厘金。
或五成。
或四成。
裒集巨款。
协济闽军等语。
左宗棠援闽各军。
尚无指定之饷。
自应豫为筹画。
著曾国荃、卞宝第、彭祖贤、潘霨、卢士杰、庞际云、按照所奏各节。
就各该省厘局情形。
详细筹议。
迅速覆奏。
朝廷本不愿重困商民。
惟当此军需紧要。
如果有可增加。
无甚窒碍。
该督抚亦当竭力设法。
以维大局。
另片奏、发给营勇期票。
及此项厘捐给予奖叙等语。
著户部议奏。
原摺片均著钞给阅看。
将此谕知户部。
并由五百里谕令曾国荃卞宝第彭祖贤潘霨。
暨传谕卢士杰、庞际云知之。
  

○又谕前有人奏□□□尔□藩司沈葆靖信任程起鹗等。
同误军事各款。
当谕令杨昌浚秉公确查。
昨据编修潘炳年等奏、张佩纶等偾事情形。
请旨查办。
复谕令左宗棠、杨昌浚秉公查办。
兹又有人奏、马尾一役。
诸臣讳败捏奏。
滥保徇私。
请将督抚治罪。
并将方勋等保案撤销。
何如璋故匿战书。
私兑该局银两回粤。
沈葆靖、程起鹗、朋谋营私。
贪劣情形。
请饬查□□□尔□各摺片。
著左宗棠、杨昌浚、归入前次各摺。
一并查明具奏。
如果似此捏报战状。
徇私妄为。
亟应严行惩儆。
军事虚实是非。
必须确凿分明。
庶令众心翕服。
左宗棠等、务当一秉大公。
持平办理。
不得偏徇。
致令将士无所观感。
原摺一件。
片二件。
均著钞给阅看。
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有人奏、水师提督彭楚汉。
近于营务极为废弛。
并有虚报兵额克扣军粮情事。
任用游击窦壮龄。
声名狼藉。
厦门守口轮船。
彭楚汉率行调往他处。
不知何意。
距厦八十里之金门地方。
兵力颇单。
请饬该提督据险厄守。
厦门军火粮食俱乏。
请令该督转饬兴泉永道。
酌提厘金。
派员迅赴广东。
购办军火。
其漳州府属产米之区。
应令该道移咨汀漳龙道开禁。
以济军食。
总兵吴鸿源办理民团。
颇资得力。
近闻募勇前赴台湾。
深恐接办无人。
团防废堕等语。
福建防务。
现尚吃紧。
若统兵大员。
不能得力。
其何以资战守。
著左宗棠、杨昌浚、查明彭楚汉、如有前项情弊。
即行严加训饬。
务令将在防各营。
认真整顿。
不得信任劣员。
致滋贻误。
金门兵力。
是否单薄。
应否饬令该提督妥为兼顾。
俾成掎角之势军火粮食。
能否按照所奏购买。
吴鸿源现在已否前往台湾。
该省民团。
是否必须吴鸿源一手经理。
均著该大臣等酌度办理。
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现在军饷紧要。
著崇厚捐银三十万两。
崇礼捐银二十万两。
文锡捐银十五万两。
文铦捐银十万两。
即行解交户部应用。
毋得迟延。
现月  

○驻藏办事大臣色楞额奏、请赴云南广西军营效力。
得旨。
览奏具见悃忱。
现在滇粤军务。
叠经派员前往。
西藏地方。
亦关紧要。
该大臣所请自效之处。
著毋庸议。
摺包  

○以刑部尚书恩承为内大臣。
明发  

○调正白旗汉军都统额勒和布、为正红旗满洲都统。
乌鲁木齐都统长顺为正白旗汉军都统。
长顺未到任前。
以豫亲王本格署理。
以伊犁参赞大臣升泰署乌鲁木齐都统。
明发  

○己卯。
谕军机大臣等、御史翟伯恒奏、海运改归河运。
缓不济急。
请酌量变通易银解放一摺。
著户部速议具奏。
现月  

○又谕、嗣后俸满截取记名道府各员。
于豫备召见时。
缮写履历与膳牌一并呈递。
现月  

○以恩荣承袭奉恩将军。
随手  

○以吏部尚书广寿为总管内务府大臣。
  

○予故前任两江总督李宗羲祭葬如例。
  

○以捐田赡族。
赏前任湖北布政使王大经扁额曰旧德先畴。
  

○庚辰。
太宗文皇帝忌辰。
遣官祭昭陵。
照例  

○遣官祭昆明湖龙神祠。
外起居注  

○闽浙总督何璟等奏、台湾府风灾情形。
得旨。
览奏被灾情形。
殊堪悯恻。
即著饬属赶紧妥筹抚恤。
毋任失所。
摺包  

○以捕匪出力。
予参将许春浦优叙。
摺包  

○以亏短银两。
逮已革江西南安县知县杨庆容勒追。
摺包  

○辛巳。
宣宗成皇帝诞辰。
上诣奉先殿寿皇殿行礼。
内记  

○遣官祭文昌帝君庙。
外起居注  

○谕内阁、鹿传霖奏、特□□□尔□报灾不实之知县。
请旨开缺议处一摺。
据称本年闰五月闲。
河南鲁山县地方。
暴雨倾盆。
沙河水溢。
该县知县张其昆禀报。
田禾闲被浸淹。
人口幸未受伤。
续报有伤毙人口倒塌房屋情事。
经该抚委员勘明。
房屋倒塌甚多。
与该县所报不符等语。
各省偶遇水旱偏灾。
地方官自应确查禀报。
似此勘报不实。
殊属玩视民瘼。
鲁山县知县张其昆。
著即开缺交部议处。
现月  

○黑龙江将军文绪等奏、遵照神机营议奏备挑官兵。
听候调遣。
得旨、著该将军等督饬管带等官。
认真训练。
暂行分防各城。
听候调遣。


包  

○河南巡抚鹿传霖奏、出省查阅河北镇标营伍。
报闻。
摺包  

○又奏、请再添募四营以备征调。
并以海防需兵。
请将新疆张曜一军调赴海疆。
得旨、准其添募四营。
该抚务当督饬将领。
勤加操练。
以备征调。
张曜前已有旨。
令其督率所部北来。
听候谕旨矣。
摺包  

○土司包良奎喇嘛等二十九人。
在神武门外瞻觐。
内记  

○壬午。
太祖高皇帝忌辰。
遣官祭福陵。
照例  

○谕内阁、翰林院侍读王邦玺奏、缕陈丁漕利弊。
请饬疆臣实力兴除一摺。
丁漕乃国家维正之供。
凡我小民。
践土食毛。
孰不踊跃输将。
及时完纳。
乃各直省往往积欠频仍。
致亏正赋。
皆由地方官任用胥吏。
苛索取盈。
种种弊端。
实堪痛恨。
兹览该侍读所陈各条。
于丁漕利弊。
尚为详细。
亟宜认真整顿。
期于国计民生。
两有裨益。
著各该督抚查照所奏。
悉心体察。
督率所属州县。
将丁漕一切利弊。
实力讲求。
务使赋课无亏。
乡闾不扰。
以裕度支而恤民困。
现月  

○又谕、兵部学习主事陈彝谦。
著发往广东。
交彭玉麟、张之洞、倪文蔚、差遣委用。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翰林院侍读王邦玺奏、嗣后保荐算术人员。
请交同文馆及机器局差委。
并请饬议补选章程等语。
著该衙门议奏。
寻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会奏。
遵议保奖算术人员章程。
如议行。
现月  

○又谕、兵部代递主事陈彝谦奏、琼州海防紧要。
亟应举办乡团。
并愿效前驱一摺。
本日已明降谕旨。
将陈彝谦发往广东。
交彭玉麟、张之洞、差遣委用矣。
其所陈有无可采。
及该员才具何如。
著该尚书等随时察看。
量材器使。
原摺著钞给阅看。
将此各谕令知之。
现月  

○署乌鲁木齐都统升泰。
奏请饬拨巴里坤的饷。
并恳催欠饷。
下部议。
摺包  

○癸未。
遣官祭关帝庙。
外起居注  

○谕内阁、吏部尚书广寿。
老成练达。
学问优长。
由繙译翰林。
洊擢詹事。
供职内廷。
在弘德殿行走。
升授尚书。
补总管内务府大臣。
宣力有年。
克尽厥职。
前因患病。
叠次给假。
方期调理就痊。
长资倚畀。
兹闻溘逝。
悼惜殊深。
加恩追赠太子少保衔。
赏给陀罗经被。
派贝勒载漪带领侍卫十员。
即日前往奠醊。
照尚书例赐恤。
并著赏银一千两。
由广储司给发。
经理丧事。
任内一切处分悉予开复。
应得恤典。
该衙门查例具奏。
伊子恩联。
著赏给员外郎。
俟及□山戊不□时分部学习行走。
用示笃念荩臣至意。
寻予谥敏达。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内阁侍读学士延茂奏、宗室八旗孤孀养赡。
关系人心。
及八旗兵饷米折库银。
均未可议减。
议裁各摺片。
以上各节。
户部并未具奏裁减。
即著传知该部毋庸议。
现月  

○又谕、现据英国及日本使臣。
在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面称。
法有五船在山东庙岛地方游弋。
本日该衙门复接李鸿章函称。
法有四船前往庙岛等语。
法人诡计多端。
亟应豫筹防范。
著陈士杰严饬各营。
勤加侦探。
遇有法国兵轮驶进。
即行实力轰击。
勿为所乘。
并著李鸿章随时策应。
以壮声援。
现在台湾防务。
极为紧要。
刘铭传所调江南各营。
据曾国荃电称、已有三起携带军火前往。
援军渐集。
兵力较厚。
著李鸿章电知刘铭传严密守御。
不得稍涉疏虞。
将此由六百里各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前因有人奏、北塘防军单薄。
当谕令李鸿章悉心体察。
旋据该督覆奏、已饬添练一营。
扼扎北塘北岸等处。
兹复有人奏称、北塘河北之后劲等语。
该处防营。
是否仍形单薄。
著李鸿章详细酌度。
妥为筹办。
总期兵力足恃。
用备不虞。
是为至要。
前有人奏避炮须用挡车。
并详陈制法等语。
能否适用。
著李鸿章斟酌试造。
如果有益。
即著奏明推广办理。
原摺均著摘钞、给与阅看。
将此由四百里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有人奏、福州山多田少。
每年粮食。
全恃台湾江浙接济。
请于江西河口陆路至福建崇安凿修栈道。
又于河口崇安各建仓座。
以便转输。
梅花港连江数道添设水需。
五虎门以内。
添设木簰。
守以重兵等语。
所奏是否可行。
著穆图善、杨昌浚张兆栋、张佩纶、悉心体察。
妥筹办理。
原摺均著摘钞给与阅看。
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有人奏、台湾孤悬海外。
援守悉难。
拟请开小河钉梅花桩诱夷接战。
于要隘处筑炮台。
塞木簰以攻敌。
开矿烧山取木利以济饷。
联渔团保甲以顺舆情。
购洋枪造火药募泅人以备急需。
并抚番开荒各事宜。
次第行之等语。
台湾地势险要。
物产富饶。
刻下防务戒严。
如能就地取材。
加意筹备。
以保岩疆。
自系上策。
所奏各节。
著刘铭传详度情形。
妥筹办理。
原摺著摘钞、给与阅看。
将此由六百里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前因滇省军务紧要。
叠经谕令鲍超。
召募勇丁万人。
前往会同岑毓英力图进取。
本日已另有旨催令岑毓英进规北圻。
亟应厚集兵力。
以壮声援。
著鲍超懔遵叠次谕旨。
督率所部迅速赴滇。
与岑毓英和衷商办。
所需行粮军械等项。
前经丁宝桢拨给银十万六千两。
仍著源源接济。
毋任缺乏。
将此由六百里各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电寄岑毓英等、现在法船尚集闽口。
意极叵测。
必须滇粤两军合力。
进规北圻。
以为牵制。
著岑毓英潘鼎新督率各营。
趁此秋高瘴减。
迅速进兵。
并激励刘永福奋勇图功。
攻克太原各城。
使法人回救不及。
再据李鸿章探闻法兵有抄我后路之说。
岑毓英等、务当加意严备。
勿堕诡计。
此旨即著潘鼎新速咨岑毓英一体遵照。
电寄  

○又谕、电寄穆图善等、陈宝琛电称、林寿图以病辞团练之命等语。
闽事紧急。
特命林寿图办团。
以辅兵力。
该前司自当竭诚图报。
辅助官军。
即以保卫桑梓。
何至托词诿卸。
固辞朝命。
著穆图善、张兆栋、传知该前司。
将团防迅筹办理。
毋稍迟延。
电寄  

○盛京将军庆裕奏、巡阅各海口陆路。
筹画战守情形。
又奏、营口炮台。
勿庸更易。
又奏、添派兵轮。
并饬驻扎辽阳之靖边前营步队。
进扎营口。
又奏、遵旨办理团练。
均报闻。
摺包  

○又奏、岫岩州教民。
操演枪炮。
拟严查禁。
得旨、即著饬属妥慎办理。
毋得别滋事端。
是为至要。
摺包  

○吉林将军希元奏、吉林村落稀零。
难办乡团。
得旨、团练既难举行。
著毋庸议。
添练防军三千人。
即速训练成军。
以固边防。
摺包  

○命协办大学士户部尚书额勒和布稽查钦奉上谕事件处。
旌表贞节妇女。
湖南桂阳州彭陈氏。
清泉县石冯氏尹萧氏蔡丁氏甲申高宗纯皇帝诞辰遣官祭奉先殿。
命科尔沁亲王伯彦讷谟祜、理藩院尚书昆冈、监马步射。
朱签  

○以二等台吉吹木丕勒诺尔布。
承袭青海右翼札萨克固山贝子。
摺包  

○乙酉。
谕内阁、前因给事中洪良品奏、查明禄米仓门漫无关锁。
每次放米。
仅于事后报闻。
请饬整顿等语。
当谕令兴廉、游百川、确切查明。
认真整顿。
兹据兴廉等奏称、遵查该仓门闲有裂缝脱落。
该仓监督未即请款兴修。
经查仓给事中面谕。
始据如式修整。
至每次放米。
该仓书花户。
均系按日呈报。
惟未先期面禀。
实属迟误。
该监督等失于觉察。
请交部察议。
禄米仓监督吏部主事延祉。
内阁侍读达斌。
均著交部察议。
至如何算量之处。
即责成兴廉等认真筹办。
据实具奏。
现月  

○谕军机大臣等、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皇太后懿旨。
神机营奏据道员恩佑禀称、拟制造尖底舢板轮船。
分布海面。
扼守海口。
如遇敌船。
远近皆可攻击。
请饬试办等语。
敌虽船坚炮巨。
若以舢板多只。
用火箭等项。
合力围攻。
使彼四面受敌。
亦制胜之一策。
著李鸿章、曾国荃彭玉麟张之洞张树声倪文蔚、查照所奏。
悉心筹议。
酌量试办以资攻守。
原片均著钞给阅看。
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翰林院代递编修朱一新奏、东三省办防。
须就地筹饷。
盐厘向未开办。
可稍收其费。
以充军实。
吉林多荒地。
珲春与俄接界。
请仿汉时募民实塞下之制。
徙淮徐登莱青穷民无业者。
携眷前往开垦。
数年后升科。
并参用兵屯法。
编为什伍。
自相保卫。
京外旗民愿往者。
倍给以费。
绥芬河等处。
皆有金矿。
令戍卒淘金以自赡。
官取其赢以赡军等语。
所陈各节。
不无可采。
著庆裕、希元、各就该地方情形。
悉心体察。
妥为筹议。
奏明办理。
原片均著钞给阅看。
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
洋务  

○又谕、有人奏、大吏贪劣欺饰。
列款纠□□□尔□请旨查办一摺。
据称河南巡抚鹿传霖。
以衰病之躯。
任刚愎之性。
济贪婪之私。
欺饰为工。
所定新章。
皆假公济私。
毫无实际等语。
封疆大吏。
责任綦重。
宜如何实政实心。
力求整顿。
若如所奏各款。
贪劣欺饰。
深恐贻误地方。
孙毓汶、乌拉布、业由清江浦一带回京。
无论行抵何处。
著即前赴河南。
按照所□□□尔□各节。
确切查明。
据实具奏。
毋稍徇隐原摺著钞给阅看。
将此由五百里各谕令知之。
现月  

○又谕、电寄何璟、据张兆栋电称、督抚两署公事綦多。
深虑兼顾难周等语。
何璟著缓离任。
俟杨昌浚到后再行交卸。
电寄  

○又谕、电寄卞宝第、杨岳斌拟即遵旨募勇教练。
忠勇可嘉。
湖南募就六营。
著即交该前督统率认真训练。
迅往江南。
帮办军务。
与曾国荃随时会商。
妥筹战守。
此旨卞宝第速咨杨岳斌遵照。
电寄  

○神机营奏、畿东山海关外。
防务紧要。
谨筹布置事宜。
钦奉懿旨。
著神机营会同户部妥议具奏。
随手  

○两江总督曾国荃奏、赴闽渡台各援军次第亟行报闻。
摺包  

○又奏、吴淞堵口情形。
得旨、吴淞堵口。
著懔遵前旨妥为办理。
免致临时贻误。
摺包  

○又奏、唐定奎力疾到防。
统带铭武各营。
报闻。
摺包  

○又奏、新募各营。
需饷浩繁。
请截留厘金项下应解京饷十万两。
下部议。
摺包  

○陕甘总督谭钟麟奏、提督雷正绾统领马步队军赴直。
报闻。
摺包  

○又奏、恳准雷正绾于海防肃清后陛见。
得旨、雷正绾勇于任事。
深堪嘉尚。
俟率所部到直。
择地驻扎后。
该提督即行来京陛见。
摺包  

○以工部尚书福锟、兵部左侍郎耀年为总管内务府大臣。
现月  

○以克勤郡王晋祺为阅兵大臣。
明发  

○调刑部尚书恩承为吏部尚书。
以都察院左都御史锡珍为刑部尚书。
吏部左侍郎奎润为都察院左都御史。
现月  

○以刑部尚书锡珍为镶黄旗汉军都统。
明发  

○以户部尚书额勒和布为国史馆总裁官。
外注  

○以陕西河州镇总兵沉玉遂署固原提督。
随手  

○旌表节妇四川定远县直隶清丰县知县王怀清妻何氏。
江苏上元县卢徐氏。
安徽合肥县卫解氏。
烈妇安徽歙县方高氏。
孝女浙江嘉兴县姚引璋。
摺包  

○丙戌。
谕军机大臣等、御史唐椿森奏、本年八月初五日恩诏。
豁免光绪五年以前民欠钱粮。
恐有奸胥猾吏。
混入六年后一体徵收。
请用木板实贴免徵告示等语。
著户部通行各直省一律遵照办理。
现月  

○又谕、前有人奏、福建水师提督彭楚汉、于营务极为废弛。
并有虚报兵额克扣军粮情事。
任用游击窦壮龄。
声名狼藉。
当令左宗棠等查明训饬。
兹复有人奏彭楚汉驻厦多年。
毫无布置前以修城为名。
提关税银三万两。
所费不过二千余金。
其余尽入私囊。
近又开设柴米商行。
勒令所部向该行购买。
每月将口粮扣抵。
本年三月。
民闲谣传法人欲攻厦门。
该提督藉出洋为名。
潜赴广东。
迨知人心略定。
始行回厦。
游击窦壮龄。
平日开场聚赌。
包揽词讼。
该提督听信该员募勇。
捏报名数。
请饬查□□□尔□等语。
福建防务。
正当吃紧。
若如所奏。
统兵大员。
克扣兵饷。
任用劣员贪黩营私各节。
亟应严□□□尔□惩办。
以儆效尤。
著左宗棠、杨昌浚、归入前奏。
一并确查。
据实具奏。
毋稍偏徇。
原摺均著钞给阅看。
将此由四百里各谕令知之。
寻奏、所□□□尔□各节均无其事。
报闻。
洋务  

○又谕、电寄穆图善等、闽省海口。
最称天险。
现据电报。
法船大队南行。
正可力顾省城门户。
堵塞海口除近省之林浦已经先堵外。
其余各口。
以何处为最要。
著穆图善等赶紧堵塞。
所留出进口门愈窄愈好。
吴淞口所办塞口之法。
闽省速即仿办。
勿稍迟延。
致失事机。
电寄  

○又谕、电寄曾国荃等、据李鸿章电称、闽口法船大队南行等语。
其为复犯台湾。
自无疑义。
台防万紧。
刘铭传务当勤加侦探。
极力备御。
曾国荃穆图善等。
无论如何为难。
仍当设法与台互通消息。
妥筹接应。
如台北不能登岸。
其台南一带。
但有可通之路。
务即相度绕越。
渡台应援。
不准稍涉瘼视。
广东距台较近。
并著彭玉麟、张之洞等急筹援济。
李鸿章如有可设法之处。
亦著一体详筹。
务使台湾兵械。
一切无缺乏之虑。
俾得保卫岩疆。
以慰廑念。
闽口亦宜加意严防。
著曾国荃咨催杨昌浚。
迅速赴闽到后即与穆图善妥商调度。
互相策应。
立固该省门户。
毋得专顾省城。
未到以前著穆图善等、就现有兵力。
严行戒备。
勿为所乘。
电寄  

○又谕、电寄曾国荃、据李鸿章曾国荃均电称、华安船在淡水被法拖往马祖澳等语。
前据曾国荃电、渡台之勇。
雇英轮装送。
费极重船价。
李鸿章何以又称此船系邵友濂等购备。
著曾国荃确查覆奏。
第二批系初四开行。
勇丁已否登岸。
第三批业经折回。
曾国荃何以称二三批人财两没。
著一并详奏。
电寄  

○户部奏、拟在湖南湖北漕项银内。
各据拨四万两。
迅速解闽。
得旨、允行。
早事  

○盛京将军庆裕奏、奉省海防。
请饬派两淮盐运使续昌赴奉。
会同筹办。
得旨、前调雷正绾统率所部五千人来直。
现在已报起程。
此军到日。
可驻关外。
至营口一带。
应否再派续昌会办之处。
著该将军酌度奏闻。
摺包  

○云南巡抚张凯嵩奏、边饷待支迫切。
请动用另款存储银两。
允之。
摺包  

○转吏部右侍郎松溎为左侍郎。
调工部右侍郎熙敬为吏部右侍郎。
以科布多参赞大臣清安为工部右侍郎。
兼管钱法堂事务。
未到任前。
以礼部右侍郎敬信署理。
现月  

○以总管内务府大臣巴克坦布为正白旗汉军副都统。
明发  

○以巴里坤领队大臣沙克都林札布为科布多参赞大臣。
明发  

○云南按察使李德莪因病解职。
以前甘肃按察使史念祖为云南按察使。
现月  

○纂修官朱汝珍恭纂  

总纂官熊方燧恭辑监修总裁世恭阅四月十七日正总裁那恭阅八月二十三日专司藁本陆恭覆阅癸丑二月初十日  

徐恭阅一签十一月二十六日

荣月日副总裁唐月日  

宗室宝恭阅七月十三日  

陈恭阅十一月十九日

熙月日  

郭恭阅九月十一日  

宗室麒月日蒙古总裁恩月日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wyw/1047.html

文章标题:实录卷之一百九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