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文言文 > 正文

本纪第二十 成宗三-元史

作者: 唐诗宋词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31日 08:17:09 游览量: 133

简述:

本纪第二十 成宗三 三年春正月癸未朔,暹番、没剌由、罗斛诸国各以方物来贡,赐暹番世子虎符。 丙戌,太阴犯太白。 己丑,中书省臣言:“天变屡见Arouet)。 在哲学上,深受洛克

本纪第二十 成宗三


  三年春正月癸未朔,暹番、没剌由、罗斛诸国各以方物来贡,赐暹番世子虎符。
丙戌,太阴犯太白。
己丑,中书省臣言:“天变屡见Arouet)。
在哲学上,深受洛克思想影响,主张唯物论的感觉,大臣宜依故事引咎避位。
”帝曰:“此汉人所说耳,岂可一一听从耶?卿但择可者任之。
”庚寅,诏遣使问民疾苦。
除本年内郡包银、俸钞,免江南夏税十分之三,增给小吏俸米。
置各路惠民局,择良医主之。
封药木忽而为定远王,赐金印。
命中书省:自今后妃、诸王所需,非奉旨勿给;各位擅置官府,紊乱选法者,戒饬之。
辛卯,诏诸行省谨视各翼病军。
浙西肃政廉访使王遇犯赃罪,托权幸规免,命御史台鞫治之。
壬辰,安置高丽陪臣赵仁规于安西、崔冲绍于巩昌,并笞而遣之,以正其附王讠原擅命妄杀之罪,复以王昛为高丽王,遣工部尚书也先铁木而、翰林待制贾汝舟赍诏往谕之。
追收别铁木而、脱脱合兒鲁行军印。
中书省臣言:“比年公帑所费,动辄巨万,岁入之数,不支半岁,自余皆借及钞支。
臣恐理财失宜,钞法亦坏。
”帝嘉纳之。
仍令谕月赤察而等自今一切赐与皆勿奏。
癸巳,以江南军数多阙,官吏因而作弊,诏禁饬之。
以答剌罕哈剌哈孙为中书左丞相。
丁酉,太阴犯西垣上将。
戊戌,太阴犯右执法。
辛丑,括诸路马,隶蒙古军籍者免之。
乙巳,太白经天。
  二月癸丑朔,车驾幸柳林。
丁巳,完泽等奏铨定省部官,以次引见,帝皆允之,仍谕六部官曰:“汝等事多稽误,朕昔未知其人为谁。
今既阅视,且知姓名,其洗心涤虑,各钦乃职。
复蹈前失,罪不汝贷。
”罢四川、福建等处行中书省,陕西行御史台,江东、荆南、淮西三道宣慰司。
置四川、福建宣慰司都元帅府及陕西汉中道肃政廉访司。
广和林、甘州城。
诏缙山县民户为势家所蔽者,悉还县定籍。
壬戌,诏谕江浙、河南北两省军民。
乙巳,荧惑犯五诸侯。
壬申,加解州盐池神惠康王曰广济,资宝王曰永泽;泉州海神曰护国庇民明著天妃;浙西盐官州海神曰灵感弘祐公;吴大夫伍员曰忠孝威惠显圣王。
金齿国遣使来贡方物。
庚辰,车驾幸上都。
  三月癸巳,缅国世子信合八的奉表来谢赐衣,遣还。
命妙慈弘济大师、江浙释教总统补陀僧一山赍诏使日本,诏曰:“有司奏陈:向者世祖皇帝尝遣补陀禅僧如智及王积翁等两奉玺书通好日本,咸以中途有阻而还。
爰自朕临御以来,绥怀诸国,薄海内外,靡有遐遗,日本之好,宜复通问。
今如智已老,补陀僧一山道行素高,可令往谕,附商舶以行,庶可必达。
朕特从其请,盖欲成先帝遗意耳。
至于惇好息民之事,王其审图之。
”甲午,命何荣祖等更定律令。
诏军官受赃罪,重者罢职,轻者降其散官,或决罚就职停俸,期年许令自效。
戊戌,荧惑犯舆鬼。
升御史台殿中司秩五品。
乙巳,行御史台劾平章教化受财三万余锭,教化复言平章的里不花领财赋时盗钞三十万锭,及行台中丞张闾受李元善钞百锭,敕俱勿问。
戊申,减江南诸道行台御史大夫一员,赐和林军钞十万锭。
  夏四月辛亥朔,驸马蛮子台所部匮乏,以粮十三万石赈之。
己未,太阴犯上将。
丙寅,填星犯舆鬼,太阴犯心。
庚午,申严江浙、两淮私盐之禁,巡捕官验所获迁赏。
辛未,禁和林戍军窜名他籍。
自通州至两淮漕河,置巡防捕盗司凡十九所。
己卯,以礼部尚书月古不花为中书左丞。
赐和林军钞五十万锭、帛四十万匹、粮二万石,仍命和林宣慰司市马五千匹给之。
辽东开元、咸平蒙古、女直等人乏食,以粮二万五百石、布三千九百匹赈之。
  五月壬午,罢江南诸路释教总统所。
丙申,太阴犯南斗。
海南速古台、速龙探、奔奚里诸番以虎象及桫罗木舟来贡。
己亥,太白犯毕。
庚子,免山东也速带而牧地岁输粟之半,禁阿而剌部毋于广平牧马。
庚子,复征东行中书省,以福建平海省平章政事阔里吉思为平章政事。
是月,鄂、岳、汉阳、兴国、常、澧、潭、衡、辰、沅、宝庆、常宁、桂阳、茶陵旱,免其酒课、夏税;江陵路旱、蝗,弛其湖泊之禁;仍并以粮赈之。
六月辛亥,兀鲁兀敦庆童擅杀所部军之逃亡者,命枢密院戒之。
癸丑,罢大名路所献黄河故道田输租。
戊午,申禁海商以人马兵仗往诸番贸易者。
以福建州县官类多色目、南人,命自今以汉人参用。
禁福建民冒称权豪佃户,规免门役。
庚申,太阴掩房。
丁卯,荧惑犯右执法。
壬申,岁星昼见。
赐和林戍军钞一百四十万锭,鹰师五十万一千余锭。
  秋七月己卯朔,太白犯井。
庚辰,中书省臣言:“江南诸寺佃户五十余万,本皆编民,自杨总摄冒入寺籍,宜加厘正。
”从之。
丙申,扬州、淮安属县蝗,在地者为鹙啄食,飞者以翅击死,诏禁捕鹙。
丁未,太阴犯舆鬼。
  八月己酉朔,日有食之。
丁巳,太阴犯箕。
戊辰,太白犯轩辕大星。
己巳,太阴犯五车星。
赐定远王药木忽而所部钞万五千锭。
是月,汴梁、大都、河间水,隆兴、平滦、大同、宣德等路雨雹。
九月癸未,圣诞节,驻跸古栅,受诸王百官贺。
庚寅,置河东山西铁冶提举司。
壬辰,流星色赤,尾长丈余,其光烛地,起自河鼓,没于牵牛之西,有声如雷。
癸巳,罢括宋手号军。
乙未,太阴犯昴距星。
丁酉,太白犯左执法。
己亥,车驾还大都。
扬州、淮安旱,免其田租。
  冬十月戊申朔,有事于太庙。
壬子,册伯岳吾氏为皇后。
甲寅,复立海北海南道肃政廉访司。
山东转运使阿里沙等增课钞四万一千八百锭,赐锦衣人一袭。
丙子,太阴犯房。
赐秃忽鲁不花等所部户钞三万七千余锭,橐驼户十万二千余锭。
以淮安、江陵、沔阳、扬、庐、随、黄旱,汴梁、归德水,陇、陕蝗,并免其田租。
  十一月庚辰,置浙西平江湖渠闸堰凡七十八所。
禁和林酿酒。
乙酉,太白犯房。
戊子,释囚二十人。
丁酉,浚太湖及淀山湖。
己亥,赐隆福宫牧驼者钞十万二千锭,诸王合带部十万锭,云南王也先铁木而及所部三万八千锭,和林戍军一百四十万余锭、币帛二万九千匹。
杭州火,江陵路蝗,并发粟赈之。
  十二月己酉,徙镇巢万户府戍沅、靖,毗阳万户府戍辰州,均州万户府戍常德、澧州。
赐诸王岳忽难银印。
丙寅,诏各省戍军轮次放还二年供役。
升宣徽院为从一品。
癸酉,诏中书省货财出纳,自今无券记者勿与。
以守司徒、集贤院使、领太史院事阿鲁浑撒里为平章政事。
赐诸王六十、脱脱等钞一万三千余锭,四怯薛卫士五万二千余锭,千户撒而兀鲁所部四万锭。
淮安、扬州饥,甘肃亦集乃路屯田旱,并赈以粮。
  四年春正月丙申,申严京师恶少不法之禁,犯者黥剌,杖七十,拘役。
辛丑,诏蒙古都元帅也速答而非奉旨勿擅决重刑。
命和林戍军借斡脱钱者,止偿其本。
癸卯,复淮东漕渠。
赐诸王塔失铁木而金印。
赐翰林承旨僧家钞五百锭,以养其母。
赐诸王木忽难所部一万二千余锭,八鲁剌思等部六万锭。
  二月丁未朔,日有食之。
乙卯,遣使祠东岳。
丙辰,皇太后崩,明日祔葬先陵。
戊午,太阴犯轩辕。
壬戌,帝谕何荣祖曰:“律令良法也,宜早定之。
”荣祖对曰:“臣所择者三百八十条,一条有该三四事者。
”帝曰:“古今异宜,不必相沿,但取宜于今者。
”甲戌,发粟十万石赈湖北饥民,仍弛山泽之禁。
罢称海屯田,改置于呵札之地,以农具、种实给之。
乙亥,车驾幸上都。
置西京太和岭屯田。
立乌撒、乌蒙等郡县,并会理泗川西州为二,置维摩州。
丙子,命李庭训练各卫军士。
赐晋王所部钞四万锭。
  三月乙未,宁国、太平两路旱,以粮二万石赈之。
  夏四月丙午朔,诏云南行省厘革积弊。
壬子,高邮府宝应县民孙奕妻硃一产三男,蠲复三年。
丙辰,置五条河屯田。
丁巳,免今年上都、隆兴丝银,大都差税地租。
赐诸王也灭干鋈金印。
缅国遣使进白象。
戊午,参政张颐孙及其弟珪等伏诛于龙兴市。
颐孙初为新淦富人胡制机养子,后制机自生子而死,颐孙利其赀,与珪谋杀之,赂郡县吏获免。
其仆胡忠诉主之冤于官,乃诛之,其赀悉还胡氏。
以中书省断事官不兰奚为平章政事。
赐皇侄海山所统诸王戍军马二万二千九百余匹。
  五月癸未,左丞相答剌罕遣使来言:“横费不节,府库渐虚。
”诏自今诸位下事关钱谷者,毋辄入闻。
帝谕集贤大学士阿鲁浑撒里等曰:“集贤、翰林乃养老之地,自今诸老满秩者升之,勿令辄去,或有去者,罪将及汝。
其谕中书知之。
”增云南至缅国十五驿,驿给圆符四、驿券十二。
甲午,太阴犯垒壁阵。
辛丑,太白犯舆鬼,太阴犯昴。
复延庆司。
赐诸王也只里部钞二万锭,八怜脱列思所隶户六万五千余锭。
是月,同州、平滦、隆兴雹,扬州、南阳、顺德、东昌、归德、济宁、徐、濠、芍陂旱、蝗,真定、保定、大都通、蓟二州水。
六月己酉,诏立缅国王子窟麻剌哥撒八为缅国王,赐以银印及金银器皿衣服等物。
丙辰,以太傅月赤察而为太师,完泽为太傅,皆赐之印。
丁巳,太白犯填星。
御史中丞不忽木卒,贫无以葬,赐钞五百锭。
甲子,置耽罗总管府。
诏各省自今非奉命毋擅役军。
以和林都元帅府兼行宣慰司事。
吊吉而、瓜哇、暹国、蘸八等国二十二人来朝,赐衣遣之。
  秋七月甲戌朔,右丞相完泽请上徽仁裕圣皇后谥宝册。
乙酉,缅国阿散哥也弟者苏等九十一人各奉方物来朝,诏命余人留安庆,遣者苏来上都。
辛卯,荧惑犯井。
加乳母冀国夫人韩氏为燕冀国顺育夫人,石抹氏为冀国夫人。
杭州路贫民乏食,以粮万石减其直粜之。
  八月癸卯朔,更定廕叙格,正一品子为正五,从五品子为从九,中间正从以是为差,蒙古、色目人特优一级。
置广东盐课提举司。
癸丑,太阴犯井。
庚申,缅国阿散吉牙等昆弟赴阙,自言杀主之罪;罢征缅兵。
甲子,辰星犯灵台上星。
大名之白马县旱。
  闰八月庚辰,荧惑犯舆鬼。
庚子,车驾还大都。
以中书右丞贺仁杰为平章政事。
赐晋王所部粮七万石。
  九月戊午,太白犯斗。
壬戌,太阴犯舆鬼。
曹州探马赤军与民讼地百二十顷,诏别以邻近官田如数给之。
广东英德州达鲁花赤脱欢察而招降群盗二千余户,升英德州为路,立三县,以脱欢察而为达鲁花赤兼万户以镇之。
甲子,太白犯斗。
改中御府为中政院。
赐诸王出伯所部钞万五千四百余锭。
建康、常州、江陵饥民八十四万九千六十余人,给粮二十二万九千三百九十余石。
  冬十月癸酉朔,有事于太庙。
  十一月壬寅朔,诏颁宽令,免上都、大都、隆兴大德五年丝银、税粮,附近秣养马驼之郡免税粮十分之三,其余免十分之一;徒罪各减一半,杖罪以下释之;江北荒田许人耕种者,元拟第三年收税,今并展限一年,著为定例。
并辽阳省所辖狗站、牛站为一,仍给钞以赒其乏。
命省、台差官同昔宝赤鞫和林运粮稽迟未至者。
真定路平棘县旱。
  十二月癸酉,御史台臣言:“所纠官吏与有司同审,所以事沮难行,乞依旧制。
中书凡有改作,辄令监察御史同往,非宜,自今非奉旨勿遣。
”皆从之。
庚寅,荧惑犯轩辕。
癸巳,太阴犯房距星。
晋州达鲁花赤捏古伯绐称母丧,归迎其妻。
事闻,诏以其斁伤彝伦,罢职不叙。
遣刘深、合剌带、郑祐将兵二万人征八百媳妇,仍敕云南省每军十人给马五匹,不足则补之以牛。
赐诸王忻都部钞五万锭,兀鲁思不花等四部二十一万九千余锭,西都守城军二万八千余锭。
赈建康、平江、浙东等处饥民粮二十二万九千三百余石。
  五年春正月己酉,太阴犯五车。
庚戌,给征八百媳妇军钞,总计九万二千余锭。
壬子,太阴犯舆鬼积尸气。
奉安昭睿顺圣皇后御容于护国仁王寺。
罢檀、景两州采金铁冶提举司,以其事入都提举司。
御史台臣言:“官吏犯赃及盗官钱,事觉避罪逃匿者,宜同狱成。
虽经原免,亦加降黜,庶奸伪可革。
”从之。
丙寅,以两淮盐法涩滞,命转运司官两员分司上江以整治之,仍颁印及驿券。
辛酉,太阴犯心。
  二月己卯,太阴犯舆鬼。
以刘深、合剌带并为中书右丞,郑祐为参知政事,皆佩虎符。
分云南诸路行中书省事,仍置理问官二员,郎中、员外郎、都事各一员,给圆符四、驿券二十。
罢福建织绣提举司。
增河间转运司盐为二十八万引,罢其所属清、沧、深三盐司。
丁亥,立征八百媳妇万户府二,设万户四员,发四川、云南囚徒从军。
乙未,诏廉访司官非亲丧迁葬及以病给告者,不得离职;或以地远职卑受任不赴者,台宪勿复用。
丙申,给脱脱等部马万匹。
丁酉,车驾幸上都。
诏饬云南行中书省减内外诸司官千五百一十四员,增江浙戍兵。
戊戌,赐昭应宫、兴教寺地各百顷,兴教仍赐钞万五千锭;上都乾元寺地九十顷,钞皆如兴教之数;万安寺地六百顷,钞万锭;南寺地百二十顷,钞如万安之数。
己亥,凡军士杀人奸盗者,令军民官同鞫。
永宁路总管雄挫来朝,献马三十余匹,赐币帛有差。
  三月甲辰,收故军官金银符。
戊申,太阴犯御女。
己酉,罢陕西路拘榷课税所。
壬子,赐诸王也孙等钞一万八千五百锭。
戊午,马来忽等海岛遣使来朝,赐金素币有差。
给和林贫乏军钞二十万锭,诸王药木忽而所部万五千九百余锭。
丁卯,荧惑犯填星。
己巳,荧惑、填星相合。
诏戒饬中外官吏。
命辽阳行省平章沙蓝将万人驻夏山后,人备马二匹,官给其直。
  夏四月壬申,太阴犯东井。
癸酉,遣秃剌铁木而等犒和林军。
壬午,以晋王甘麻剌所部贫乏,赐钞四十万锭。
调云南军征八百媳妇。
癸巳,禁和林酿酒,其诸王、驸马许自酿饮,不得沽卖。
是月,大都、彰德、广平、真定、顺德、大名、濮州虫食桑。
  五月,商州陨霜杀麦。
河南妖贼丑斯等伏诛。
己酉,给月里可里军驻夏山后者市马钞八万八千七百余锭。
辛亥,遣怯列亦带脱脱帅师征四川。
癸丑,太阴犯南斗。
乙卯,荧惑犯右执法。
丙辰,曲靖等路宣慰使兼管军万户忽林失来朝。
壬戌,云南土官宋隆济叛。
时刘深将兵由顺元入云南,云南右丞月忽难调民供馈,隆济因绐其众曰:“官军征发汝等,将尽剪发黥面为兵,身死行阵,妻子为虏。
”众惑其言,遂叛。
丙寅,诏云南行省自愿征八百媳妇者二千人,人给贝子六十索。
丁卯,太白犯井。
六月乙亥,平江等十有四路大水,以粮二十万石随各处时直赈粜。
开中庆路昆阳州海口。
甲申,岁星犯司怪。
丙戌,宋隆济率猫、狫、紫江诸蛮四千人攻杨黄寨,杀掠甚众。
己丑,缅王遣使献驯象九。
壬辰,宋隆济攻贵州,知州张怀德战死。
梁王遣云南行省平章幢兀兒、参政不兰奚将兵御之,杀贼酋撒月,斩首五百级。
癸巳,太白犯舆鬼,岁星犯井。
甲午,太白犯舆鬼。
赐诸王念不烈妃札忽而真所部钞二十万锭。
是月,汴梁、南阳、卫辉、大名、濮州旱,大都路水,顺德、怀孟蝗。
  秋七月戊戌朔,昼晦,暴风起东北,雨雹兼发,江湖泛溢,东起通、泰、崇明,西尽真州,民被灾死者不可胜计,以米八万七千余石赈之。
己亥,增阶、沙二州戍军。
庚子,籍安西王所侵占田、站等四百余户为民,赐宁远王阔阔出所部钞二万三千余锭。
乙巳,辽阳省大宁路水,以粮千石赈之。
丙午,岁星犯井。
丁未,命御史大夫秃忽赤整饬台事。
诏军官受赃者与民官同例,量罪大小殿黜。
命监察御史审覆札鲁忽赤罪囚,检照蒙古翰林院案牍。
戊申,立耽罗军民万户府。
诸王也灭干薨,以其子八八剌嗣。
己酉,诏诸司严禁盗贼。
辛亥,太阴犯垒壁阵。
赐诸王出伯等部钞六万锭,又给市马直三十八万四千锭。
癸丑,诏禁畏吾兒僧、阴阳、巫觋、道人、咒师,自今有大祠祷必请而行,违者罪之。
浙西积雨泛溢,大伤民田,诏役民夫二千人疏导河道,俾复其故。
命云南省分蒙古射士征八百媳妇。
庚申,辰星犯太白。
癸亥,合丹之孙脱欢自北境来归,其父母妻子皆遭杀虏,赐钞一千四百锭。
给诸王妃札忽而真及诸王出伯军钞四十万锭。
中书省臣言:“旧制京师州县捕盗,止从兵马司,有司不与,遂致淹滞。
自今轻罪乞令有司决遣,重者从宗正府听断,庶不留狱,且民不冤。
”从之。
以暗伯、阿忽台并知枢密院事。
禁富豪之家役军。
诏封赠非中书省无辄奏请。
称海至北境十二站大雪,马牛多死,赐钞一万一千余锭。
命御史台检照宣政院并僧司案牍。
升太医院为二品,以平章政事、大都护、提点太医事脱因纳为太医院使。
赐上都诸匠等钞二十一万七千四百锭。
大都、保定、河间、济宁、大名水,广平、真定蝗。
  八月戊辰,给军人羊马价及定远王所部钞十四万三千锭。
己巳,平滦路霖雨,滦、漆、淝、汝河溢,民死者众,免其今年田租,仍赈粟三万石。
庚午,秃剌铁木而等自和林犒军还,言:“和林屯田宜令军官广其垦辟,量给农具,仓官宜任选人,可革侵盗之弊。
”从之。
甲戌,遣薛超兀而等将兵征金齿诸国,时征缅师还,为金齿所遮,士多战死。
又接连八百媳妇诸蛮,相效不输税赋,贼杀官吏,故皆征之。
庚辰,诏:“遣官分道赈恤。
凡狱囚禁系累年,疑不能决者,令廉访司具其疑状,申呈省、台详谳,仍为定例。
各路被灾重者,免其差税一年,贫乏之家,计口赈恤,尤甚者优给之。
小吏犯赃者,并罢不叙。
”征缅万户曳剌福山等进驯象六。
壬辰,太阴犯轩辕御女。
乙未,填星犯太微上将。
顺德路水,免其田租。
九月癸丑,放称海守仓库军还,令以次更代。
丙辰,江陵、常德、澧州皆旱,并免其门摊、酒醋课。
乙酉,自八月庚辰彗出井,历紫微垣至天市垣,凡四十六日而灭。
  冬十月丙寅朔,以畿内岁饥,增明年海运粮为百二十万石。
己巳,缅王遣使入贡。
戊寅,云南武定路土官群则献方物。
癸未,太阴犯东井。
壬午,车驾还大都。
丙戌,以岁饥禁酿酒,弛山泽之禁,听民捕猎。
湖广行省臣言:“海南海北道宣慰司都元帅府,不与军务,遇有盗窃,惟行文移,比回,已不及事,今乞以其长二人领军务。
又镇守官慢功当罚者,已有定例;获功当赏者,乞或加散官,或授金、银符。
”皆从之。
拨南阳府屯田地给新籍畏吾而户,俾耕以自赡,仍给粮三月。
丁亥,诏:“军官既受命而不时赴者、病故不行者、被差事毕不即还者,准民官例,违限六月,选人代之,被代者期年始叙。
”改鄂州路为武昌路。
遣使就调云南、四川、福建、广东、广西官,谕百司凡事关中书省者,毋得辄奏。
权豪势要之家佃户贷粮者,听于来岁秋成还之。
癸巳,分碉门、黎、雅军戍蛮夷,命陕西屯田万户也不干等将之。
辛卯,夜有流星大如杯,光烛地,自北起近东分为二星,没于危宿。
  十一月己亥,岁星犯东井,诏谕中书,近因禁酒,闻年老需酒之人有预市而储之者,其无酿具者勿问。
罢湖南转运司弘州种田提举司,以其事入有司。
降容、象、横、宾路为州,平滦金丹提举司为管勾,升昭州为平乐府,省泌县入唐州。
丁未,遣刘国杰及也先忽都鲁将兵万人,八剌及阿塔赤将兵五千人,征宋隆济。
减直粜米,赈京师贫民,设肆三十六所,其老幼单弱不能自存者,廪给五月。
选六卫扈从汉军习武事,仍禁万户以下毋令私代,犯者断罪有差。
戊申,太阴犯昴。
徭人蓝赖率丹阳三十六洞来降,以赖等为融州怀远县簿、尉。
立长信寺,秩三品。
  十二月甲戌,岁星犯司怪。
给安西王所部军士食,令各还其家,候春调遣。
辛卯,太阴犯南斗。
征东行省平章阔里吉思以不能和辑高丽罢。
定强窃盗条格,凡盗人孳畜者,取一偿九,然后杖之。
是岁,汴梁、归德、南阳、邓州、唐州、陈州、和州、襄阳、汝宁、高邮、扬州、常州蝗,峡州、随州、安陵、荆门、泰州、光州、扬州、滁州、高邮、安丰霖,汴梁之封丘、阳武、兰阳、中牟、延津,河南渑池,蕲州之蕲春、广济、蕲水旱,大名、宣德、奉圣、归德、宁海、济宁、般阳、登州、莱州、益都、潍州、博兴、东平、济南、滨州、保定、河间、真定、大宁水。
是岁,断大辟六十一人。
  六年春正月癸卯,诏千户、百户等自军逃归,先事而逃者罪死,败而后逃者,杖而罢之,没入其男女。
乙巳,中书省臣言:“广东宣慰副使脱欢察而收捕盗贼,屡有劳绩,近廉访司劾其私置兵仗、擅杀土寇等事,遣官鞫问,实无私罪,乞加奖谕。
”命赐衣二袭。
晋王甘麻剌薨,命封其王印及内史府印。
丙午,京畿二十一站阙食,命赐钞万二千七百余锭。
陕西旱,禁民酿酒。
以云南站户贫乏,增马及钞以优恤之。
中书省臣以硃清、张瑄屡致人言,乞罢其职,徙其诸子官江南者于京。
丁未,命江浙平章阿里专领其省财赋。
庚戌,诏官吏犯罪已经赦宥者,仍从核问。
海道漕运船,令探马赤军与江南水手相参教习,以防海寇。
江南僧石祖进告硃清、张瑄不法十事,命御史台诘问之。
帝语台臣曰:“朕闻江南富户侵占民田,以致贫者流离转徙,卿等尝闻之否?”台臣言曰:“富民多乞护持玺书,依倚以欺贫民,官府不能诘治,宜悉追收为便。
”命即行之,毋越三日。
诏自今僧官、僧人犯罪,御史台与内外宣政院同鞫,宣政院官徇情不公者,听御史台治之。
增诸王塔赤铁木而岁赐银二百五十两、杂币百匹。
乙卯,筑浑河堤长八十里,仍禁豪家毋侵旧河,令屯田军及民耕种。
增刘国杰等军,仍令屯戍险隘,俟秋进师。
命札忽而带、阿里等整治江南影占税民地土者。
中书省臣言:“御史台、廉访司,体察、体覆,前后不同。
初立台时,止从体察,后立按察司,事无大小,一皆体覆。
由是宪司之事,积不能行。
请自今除水旱灾伤体覆,余依旧例体察为宜。
”从之。
以大都、平滦等路去年被水,其军应赴上都驻夏者,免其调遣一年。
诏军官除边远出征,其余遇祖父母、父母丧,依民官例,立限奔赴。
禁畜养鹰、犬、马、驼等人扰民。
乙未,以诸王真童诬告济南王,谪置刘国杰军中自效。
壬戌,镇星犯太微垣上将。
  二月庚午,太阴犯昴。
谪诸王孛罗于四川八剌军中自效。
癸酉,增诸王出伯军三千人,人备马二匹,官给其直。
丙戌,遣陕西省平章也速带而、参政汪惟勤将川陕军,湖广平章刘国杰将湖广军,征亦乞不薛,一切军务,并听也速带而、刘国杰节制。
罢征八百媳妇右丞刘深等官,收其符印、驿券。
以京师民乏食,命省、台委官计口验实,以钞十一万七千一百余锭赈之。
癸巳,帝有疾,释京师重囚三十八人。
  三月丁酉,以旱、溢为灾,诏赦天下。
大都、平滦被灾尤甚,免其差税三年,其余灾伤之地,已经赈恤者免一年。
今年内郡包银、俸钞,江淮已南夏税,诸路乡村人户散办门摊课程,并蠲免之。
壬寅,太阴犯舆鬼。
命僧设水陆大会七昼夜。
癸卯,岁星犯井。
甲寅,太阴犯钩钤。
合祭昊天上帝、皇地祇于南郊,遣中书左丞相答剌罕哈剌哈孙摄事。
  夏四月乙丑朔,太白犯东井。
丁卯,诏曲赦云南诸部蛮夷;发通州仓粟三百石赈贫民;释轻重囚三十八人,人给钞五锭。
乙亥,浚永清县南河。
戊寅,太阴犯心。
庚辰,上都大水民饥,减价粜粮万石赈之。
戊子,修卢沟上流石径山河堤。
释重囚。
车驾幸上都。
庚寅,太白犯舆鬼。
真定、大名、河间等路蝗。
  五月乙巳,给贫乏汉军地,及五丁者一顷,四丁者二顷,三丁者三顷,其孤寡者存恤六年,逃散者招谕复业。
戊申,太庙寝殿灾。
癸丑,谪和林溃军征云南,其战伤而归及尝奉晋王令旨、诸王药木忽而免者,不遣。
丁巳,福州路饥,赈以粮一万四千七百石。
济南路大水,扬州、淮安路蝗,归德、徐州、邳州水。
六月癸亥朔,日有食之。
太史院失于推策,诏中书议罪以闻。
填星犯太微西垣上将。
甲子,建文宣王庙于京师。
辛未,享于太庙。
乙亥,太阴犯斗。
安南国以驯象二及硃砂来献。
甲申,赐诸王合答孙、脱欢、脱列铁木而、伯牙伦、完者所部钞四万五千八百余锭。
湖州、嘉兴、杭州、广德、饶州、太平、婺州、庆元、绍兴、宁国等路饥,赈粮二十五万一千余石。
大同路、宁海州亦饥,以粮一万六千石赈之。
广平路大水。
  秋七月癸巳朔,荧惑、镇星、辰星聚井。
庚子,太阴犯心。
己酉,亦乞不薛土官三人弃家来归,赐金银符、衣服。
戊午,太阴犯荧惑。
辛酉,赐诸王八八剌、脱脱灰、也只里、也灭干等钞四万三千九百余锭。
以江浙行省参知政事忽都不丁为中书右丞。
建康民饥,以米二万石赈之。
大都诸县及镇江、安丰、濠州蝗,顺德水。
  八月甲子,诏御史台凡有司婚姻、土田文案,遇赦依例检覆。
乙丑,荧惑犯岁星。
己巳,荧惑犯舆鬼。
辛巳,太阴犯昴。
壬午,太白犯轩辕。
九月乙未,遣阿牙赤、撒罕秃会计称海屯田岁入之数,仍自今令宣慰司官与阿剌台共掌之。
甲午,赐诸王兀鲁思不花所部钞六万锭。
丙午,荧惑犯轩辕。
丁未,中书省臣言:“罗里等扰民,宜依例决遣置屯田所。
”从之。
赐诸王八撒而等钞八万六千三百余锭。
己酉,龙兴民讹言括童男女,至有杀其子者,命诛其为首者三人。
癸丑,太阴犯舆鬼。
丁巳,太白犯右执法。
赐诸王捏苦迭而等钞五千八百四十锭。
  冬十月甲子,改浙东宣慰司为宣慰司都元帅府,徙治庆元,镇遏海道。
置大同路黄花岭屯田。
罢军储所,立屯储军民总管万户府,设官六员,仍以军储所宣慰使法忽鲁丁掌之。
南人林都邻告浙西廉访使张珪收藏禁书及推算帝五行,江浙运使合只亦言珪沮挠盐法,命省、台官同鞫之。
丙子,车驾还大都。
壬午,荧惑犯太微西垣上将。
济南滨、棣、泰安、高唐州霖雨,米价腾涌,民多流移,发粟赈之,并给钞三万锭。
  十一月辛卯,填星犯左执法。
甲午,刘国杰裨将宋光率兵大败蛇节,赐衣二袭,仍授以金符。
乙未,辰星犯房。
癸卯,太阴犯昴。
己酉,太阴犯轩辕。
庚戌,禁和林军酿酒,惟安西王阿难答、诸王忽剌出、脱脱、八不沙、也只里、驸马蛮子台、弘吉列带、燕里干许酿。
辛亥,以同知枢密院事合答知枢密院事。
诏江南寺观凡续置民田及民以施入为名者,并输租充役。
戊午,籍河西宁夏善射军隶亲王阿木哥,甘州军隶诸王出伯。
己未,诏诸驿使辄枉道者罪之。
  十二月庚申朔,荧惑犯填星。
辛酉,御史台臣言:“自大德元年以来,数有星变及风水之灾,民间乏食。
陛下敬天爱民之心,无所不尽,理宜转灾为福;而今春霜杀麦,秋雨伤稼,五月太庙灾,尤古今重事。
臣等思之,得非荷陛下重任者不能奉行圣意,以致如此。
若不更新,后难为力。
乞令中书省与老臣识达治体者共图之。
”复请禁诸路酿酒,减免差税,赈济饥民。
帝皆嘉纳,命中书郎议行之。
云南地震。
戊辰,又震。
甲子,衡州袁舜一等诱集二千余人侵掠郴州,湖南宣慰司发兵讨之,获舜一及其余党,命诛其首谋者三人,余者配洪泽、芍陂屯田,其胁从者招谕复业。
乙丑,岁星犯舆鬼。
乙亥,太阴犯舆鬼。
丙子,刘国杰、也先忽都鲁来献蛇节、罗鬼等捷。
庚辰,荧惑犯太微东垣上相。
命中书省更定略卖良人罪例。
癸未,太阴犯房。
保定等路饥,以钞万锭赈之。
是岁,断大辟三人。

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wyw/669.html

文章标题:本纪第二十 成宗三-元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