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现代诗 > 正文

“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说的是一个什么问题?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0年05月23日 14:07:47 游览量: 154

简述:

《长江日报》一篇题为《相比“风月同天”,我更想听到“武汉加油” 》的评论文章刷屏。灾难之后,如何写诗,如

昨日(2月12日)下午,《长江日报》一篇题为《相比“风月同天”,我更想听到“武汉加油” 》的评论文章刷屏。毫无疑问,“山川异域,风月同天”“武汉加油”,无论来自哪,都是一种支持。然而,文章末尾的一句,却迅速在微博、微信等社交app引发热议。

“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并不是诗歌本身是残忍的,而是一个写诗的灵魂,要经历他们所曾经历的磨难,去感受那些磨难,让语言经历洗礼。


这是作者对阿多诺“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的误用。众所周知,奥斯维辛是德国纳粹在二战期间建立的劳动营和灭绝营之一,它见证了20世纪的一场巨大灾难。从诗歌到其他形式的创作、研究,在黑暗降临的时候要么苍白无力,要么“沉默”,甚至沦为“帮凶”,为纳粹罪行提供正当性辩护,使之可能。而等到二战结束,纳粹退出历史舞台,它们不沉默了,转而紧随大流控诉纳粹,而非首先忏悔。悖论的是,真正具备批判和反思精神的创作者,在德国纳粹时期往往难以幸存。创作仿佛与正义、人性、良知已经决裂。阿多诺因此怀疑整个文明(但此后他重拾信心,认为“写诗”也许不是野蛮的,需要包括“写诗”在内的思考、创作与历史遗忘斗争,因为恰如他在《否定的辩证法》一书中说的,“日复一日的痛苦有权利表达出来,就像一个遭受酷刑的人有权利尖叫一样”)


那么,灾难之后,如何写诗,如何继续生活?问题的背后是德国到底要如何面对这段历史,如何进行反思。


我们今天推送的,是徐贲关于雅思贝尔斯《德国认罪问题》的文章。雅斯贝尔斯说:“政治意识越开明,人们越能感受良心的责任。”反思不是一部分个人的“认罪”。一个国家在政治灾难以后,集体反思成为一种为重新加入尊严人类的灵魂洗涤,“洗涤是一个内在的过程,它永不停止”,它使我们不断接近真实的人之为人的自我。


原文作者 丨徐贲


对民族国家中发生的政治和人性劫难进行反思,这就意味着要厘清不同成员应当担负的不同责任和罪感,接受责任和承担罪感,并在这个基础上重新回答“我们是谁”的问题。这种历史性的集体自我重塑,在战后的德国是比较成功的。与德国经验相比较,世界上许多其他暴政统治(如拉丁美洲的军人独裁、南非的种族隔离等)就远远够不上1945年纽伦堡审判为世界设立的先例标准。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不能对暴政统治的元凶们充分追究刑法责任和政治责任。


正如维拉威森修(Charles Villa Vicencio)在讨论南非种族隔离统治结束后的“真情与和解”(Truth and Reconciliation)问题时提醒的那样,出于国家内部和解的政治需要,许多国家都不能充分追究暴行元凶的刑责和政治责任,造成社会和文化日后长远的“道德和精神”弊病,维拉威森修还指出,由于德国经验的相对成功,“纽伦堡审判成为一种政治正确、道德正义和社会正派的象征”。必须看到的是,“道德的、形而上的和共同体的罪过同样重要,不清理这些罪过,严肃的国家和解或政治更新都不可能发生”。
刑责、政治、道德和形而上,这四种罪过是雅斯贝尔斯在战后写作的《德国罪过问题》中提出来的,对反思纳粹极权统治至今仍有现实意义。在雅斯贝尔斯区分的四种罪责中,第一种是刑法罪责。负有刑法罪责的是那些违犯法律并在正当法律程序中被定罪的人。这里的法律不一定是指一国内现有的实在法,因为这种实在法本身就可能是违背道德的更高法的,如自然法和国际法。刑法罪责是由审判罪犯的法庭来确定的。就德国情况而言,先是由在纽伦堡的国际法庭追究纳粹首恶们的刑事责任,然后由德国司法机构继续追究犯有重大罪行的纳粹分子。对刑法责任的裁判归法庭所有。

雅思贝尔斯《德国罪过问题》英文版


第二种是政治罪责,现代国家的所有公民都必须为国家之罪承担政治罪责,因为在现代国家中的每一个公民都不是非政治的。无论一个公民喜欢不喜欢他的政府,政府的所作所为的后果必然涉及所有的公民。政治罪责对于那些反对国家罪行的公民看似不公正,但是每个公众却仍然必须为他的政府行为担负责任。正因为如此,每个公民有权利自由参与公共事务,积极对之施加影响,以避免承担他认为不公正的那种责任。在公共事务中不参与、不表态是一种变相合作的做法,政治责任更不容推卸。政治罪责面对的是国家历史的法庭。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xiandaishi/1811.html

文章标题:“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残忍的”,说的是一个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