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现代诗 > 正文

西川:中国现代诗离不开翻译,也离不开对译作的解读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2年11月12日 12:10:19 游览量: 94

简述:

中国现代诗歌离不开翻译,也离不开对于译作的解读。 ——《西川的诗歌课》 西川既是一位诗人,也是一位翻译家。

中国现代诗歌离不开翻译,也离不开对于译作的解读。

——《西川的诗歌课》

西川既是一位诗人,也是一位翻译家。作为诗歌翻译的实践者,他并不认同“诗是不可译的”这样的观点。在《答吕布布问:作为读者,作为译者》的文章中,西川说:“我认为诗歌既是不可翻译的又是可翻译的。千万不要迷信什么‘不可翻译’的危言耸听……人类文明之所以有今天,离不开不同语言之间的翻译。

而关于具体翻译的难度与乐趣,以及语言和语言的重叠部分、以及语言和语言之间不得不发生的变异,以及为语言变异所带动的概念变异对于另一种文化的影响等,又是一个如山的问题。你为什么不自己动手翻译一首诗来体验一下呢?”

从左至右:马莉、程晓蓓、花语画西川

西川的诗歌翻译肇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1986年,在一次翻译征文竞赛中,他以一首译诗踏上了翻译之路。()2015年,西川首次出版了他的译诗选集《重新注册:西川译诗集》。这本书集结了西川近三十年的译作精华,收录了31个国家61位诗人的159首诗作。这些译作自可见西川开阔的视野与强劲的语言功力。

今天,活字君与书友们分享《重新注册》中收录的、诗人西川翻译的诗歌作品。通过他的努力,我们得以接近一个较为纯正的、除中国诗歌之外的诗歌世界。

译者|西川

切斯瓦夫·米沃什

Czeslaw Milosz

波兰,1911-2004

波兰诗人和翻译家。1980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主要作品有诗集《冰封的日子》《三个季节》《冬日钟声》《白昼之光》《日出日落之处》;日记《猎人的一年》;论著《被奴役的心灵》;小说《夺权》等。

Selected and Last Poems

1931-2004

作者|Czeslaw Milosz

A Treatise on Poetry

作者|Czeslaw Milosz

译者|Robert Hass

Second Space: New Poems

作者|Czeslaw Milosz

译者|Robert Hass

<<< 左滑查看更多

礼物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

蜂鸟停在忍冬花上,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任何我曾遭受的不幸,我都已忘记。

想到故我今我同为一个并不使人难为情。

在我身上没有痛苦。

直起腰来,我看见蓝色的大海和帆影。

尤兰达·卡斯塔纽

Yolanda Castaño

西班牙-加利西亚语,1977—

生于西班牙加利西亚的圣地亚哥德贡泊斯黛拉。西班牙语言文学和传媒硕士。诗人、专栏作家、加利西亚电视台某文化节目主持人。出版过五本诗集,数次获奖,参与组织各种诗歌朗诵会和文学工作坊。致力于诗歌与音乐、表演、舞蹈、视觉艺术、视听觉艺术的结合。

Second Tongue

作者|Yolanda Castaño

译者|Keith Payne

O puño e a letra

(Spanish Edition)

作者|Yolanda Castaño

<<< 左滑查看更多

托尔斯泰花园的苹果

曾驱车驰行于波斯尼亚的奈瑞特瓦河岸,

曾在丹麦哥本哈根大街的车流人流之中骑车狂奔。

我曾用自己的胳膊亲自探索过波斯尼亚萨拉热窝的弹洞,

曾坐在司机的位置上穿过斯洛文尼亚的边界,

曾乘双翼飞机飞掠过加利西亚的贝坦索斯河口。

我曾登上停泊在爱尔兰海岸边的渡船出发,

最终在尼加拉瓜湖中的奥梅泰普岛登岸。

我将永远不会忘记匈牙利布达佩斯的那家商店,

也不会忘记希腊泰萨里亚省的棉田,

也不会忘记我十七岁时在法国尼斯的一家旅馆里度过的一夜。

我的记忆在拉脱维亚的朱马拉海岸濡湿了它的双脚,

在纽约曼哈顿第六大道忽有归家之感。

曾差点死在智利利马的一辆出租车里,

曾穿越立陶宛帕克罗吉斯田野的明亮的橙黄,

也曾如写出《飘》的玛格丽特·米切尔穿过亚特兰大那条夺走她生命的街道。

我的脚步曾经踏在希腊克里特岛埃拉弗尼希粉红色的沙子上;

这脚步也曾踏过纽约布鲁克林的一角、布拉格的查理桥、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拉瓦吉街。

我曾横越沙漠去摩洛哥的埃骚威拉,

曾高挂在尼加拉瓜莽巴丘火山的天空索道上滑行。

我不会忘记我在荷兰阿姆斯特丹街边睡过的一夜,

也不会忘记黑山的奥斯特劳格修道院,也不会忘记希腊迈泰奥拉的石头。

我曾在比利时根特一个广场的中心大声说出一个人的名字,

曾满怀希望地渡过博斯普鲁斯海峡;

经过奥什威辛那个下午我永远不再是同一个我。

曾开车向东一直到黑山的波多戈里察附近,

曾乘雪上摩托车穿行于冰岛的瓦特纳约寇冰川。

我从不曾像在巴黎圣丹尼斯大道上那般孤独。

我将永远不会再品尝到希腊科林托葡萄的滋味。

我,有一天摘下了

托尔斯泰花园的苹果。

我想回家:

我最爱的

加利西亚的柯茹尼亚的

避难所,

恰在你心中。

康斯坦丁·卡瓦菲

Constantine P. Cavafy

希腊,1863—1933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xiandaishi/60328.html

文章标题:西川:中国现代诗离不开翻译,也离不开对译作的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