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元曲 > 正文

三浦国雄︱日本汉学的“读原典”传统(下)

作者: 采集侠 更新时间: 2021年06月11日 02:00:07 游览量: 67

简述:

在王阳明的思想体系中,“吾”和政治与道德——社会不存在矛盾和对立。但是,到了阳明后学的泰州学派,浸染了

2018年12月7日,大阪市立大学名誉教授三浦国雄先生受邀在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举办了题为“日本汉学的‘读原典’传统”的讲座,本文即是根据讲座内容增订而成。此为第二部分。
岛田虔次先生与读书

三浦国雄︱日本汉学的“读原典”传统(下)

岛田虔次青年时代的读书批注
岛田虔次先生(1917-2000)从青年时代开始就自觉以成为“读者”(读书之人)为志向。因为某种机缘,先生的藏书全部归韩国的东国大学(校本部在首尔),也出版了厚重的藏书目录。在那里,不仅收藏有专业的汉籍,还有先生年轻时读过的汉籍以外的书籍。前些年我有机会访问东国大学,拜观了岛田文库,发现了一条宝贵的批注。1945年先生(二十八岁)回到故乡广岛期间,读完了文德尔班(Windelband)《历史和自然科学 关于道德的起源》的日译本后,在该书的空白处写满了感想,其中有这样一句话:“即使一生以‘读者’终老,又有何可遗憾的呢?”先生的弟子狭间直树教授(中国近世史)把先生的藏书印交给了我保管,将来我也打算捐赠给东国大学,其中有一枚印“岛田虔次读”,很好地体现了先生的“读者”抱负。近年,在美国出版了傅佛果(Joshua A. Fogel)《岛田虔次:学者、思想家、读者》(Shimada Kenji: Scholar, Thinker, Reader,莫文亚细亚出版,2014年)一书,是择取先生著述中的精华编译而成,著者傅佛果在书名中使用了“读者”(Reader)一词。

三浦国雄︱日本汉学的“读原典”传统(下)

傅佛果译介的《岛田虔次:学者、思想家、读者》
从年轻时起,先生不仅嗜读汉籍,也沉迷于阅读欧美的哲学、文学、历史著作。先生擅长英语和法语,因此有时候也直接阅读英、法原著。比如,我确认过的岛田文库保管的法语版《安德列·纪德论》(George Guy-Grand, Andre Gide,纪德是法国小说家,1947年获诺贝尔文学奖),先生阅读时画了许多线条作标记。京都中国学有亲炙法兰西文化和法国汉学的传统,小岛祐马(中国哲学,本田济先生的老师)、宫崎市定(中国史)、川胜义雄(中国史、道教史)、兴膳宏(中国文学)等先生都对法国汉学深致敬意。我曾听一位精通法语的人说震惊于岛田先生居然知道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法语。(另外,接下来要提到的入矢义高先生除了英语、汉语之外,还学习过德语,憧憬德意志文化。)
岛田先生从年轻时起就醉心于王阳明和阳明学,熟读《传习录》和《明儒学案》。刚才提到藏书印,先生还有一枚印的印文是“读黄斋”,这也是先生的书斋名,可以想见先生对《明儒学案》编者黄宗羲的崇敬之情。先生曾说几乎读完了黄宗羲的所有著作,在此先介绍关于《明儒学案》的一个重要事实。在先生的藏书中,有一部江户时代后期“阳朱阴王”(表面上是朱子学,本质上是阳明学)的儒者佐藤一斋(1772-1859)手泽本《明儒学案》,该书现在并不在东国大学,而是收藏在京都大学人文科学研究所,且书中有岛田先生的批注。饶有趣味的是,佐藤一斋和岛田先生的批注恰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斋在栏外自由奔放地写上“痛快”“动静一贯工夫,未必在静坐”等评论意见,而岛田先生一边斜眼看着一斋的批注,一边自始至终参照郑氏二老阁本《明儒学案》进行校勘,用工整的小字记录下文字的异同。在这里,也生动地凸显了先生作为“读者”的一面。曾经听吉川忠夫教授(六朝史、中国精神史)提及,每次见到岛田先生,都会被问到“现在在读何书”?

三浦国雄︱日本汉学的“读原典”传统(下)

岛田虔次藏佐藤一斋本《明儒学案》的批注
先生的本科毕业论文也是讨论阳明学。经过我在东国大学的查阅,可以确认论文题目是“阳明学的人概念和自我意识的展开及其意义”(《陽明学に於ける人間概念・自我意識の展開と其意義》),全文大约三万字。这是1941年先生(二十四岁)向京都大学提交的论文。其中有先生的自署:“十三年(1938)入学 东洋史专攻 岛田虔次”。这篇论文的关键词或者说核心是“吾”。以论文标题的语言来表达的话就是“人概念和自我意识”。在王阳明的思想体系中,“吾”是作为一切尺度的“良知之吾”(良知的自我)而被发现。这是具备完整的“天理”的“圣人”之“吾”,换言之,就是“肯定现实的原理”“政治道德的最终根源”,所以在王阳明的思想体系中,“吾”和政治与道德——社会不存在矛盾和对立。但是,到了阳明后学的泰州学派,浸染了“庶民的风气”,主张肯定“人欲”,而与社会=“名教”水火不容。在此,可以看到“自我意识的展开”,而在该“展开”中出现了李贽,他的“童心说”标志着“真正意义上的自我,即与社会矛盾对立的个人的诞生”。这里所谓的“个人”也可以说是“人欲的个人”,但重要的是“个人”是作为社会的批判者出现,岛田先生引入西欧的语境,在这样的自我之中发现了“近代精神”(后述先生的著作则改称“近代思维”)。就这样,先生以“吾”的展开鲜明地论述了从王阳明到李贽的思想史演变。先生的理解方式,并非将“吾”视为自满自足的封闭体,而是不断将“吾”置于社会中加以观察,从与社会的关系中把握“吾”,是一种富有生气的动态理解。先生的这种以“内”(吾、自我)和“外”(社会)的斗争来把握思想史的方法论,与其说在本科毕业论文的阶段就已经出现,毋宁说是作为该论文的框架被使用,令人惊叹。这一框架也运用于《朱子学和阳明学》(《朱子学と陽明学》,岩波书店,1967年)一书,此书虽然是入门书,但作为专业书来说,水平也相当高。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yaunqu/23904.html

文章标题:三浦国雄︱日本汉学的“读原典”传统(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