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_唐诗宋词精选_唐诗三百首全集_打造中国最大的诗词网

唐诗宋词网乃是国内知名的古诗词网站。诗词网遵循专业、精准、规范、实用的原则。里面收录唐诗、诗词、古诗词、宋词、近代诗、元曲、文言文、唐诗300首、宋词300句、李白、杜普、苏轼、等数十万精品古诗词。

菜单导航
唐诗宋词网 > 元曲 > 正文

杂剧·洞庭湖柳毅传书赏析翻译尚仲贤的作品

作者: 唐诗宋词网 更新时间: 2019年10月23日 12:21:04 游览量: 133

简述:

原文: 楔子 (外扮泾河老龙王领水卒上,诗云)义皇八卦定乾坤,左右还须辅弼臣。 死后亲承天帝命,独魁水底作龙神,吾神乃泾河老龙王是也。 我孩儿泾河小龙。 有洞庭湖老龙的女儿

原文:

楔子

(外扮泾河老龙王领水卒上,诗云)义皇八卦定乾坤,左右还须辅弼臣。
死后亲承天帝命,独魁水底作龙神,吾神乃泾河老龙王是也。
我孩儿泾河小龙。
有洞庭湖老龙的女儿,叫做龙女三娘,娶为小龙媳妇,琴瑟不和,使我心中甚是不乐。
且待小龙孩儿来,看有甚么说话。
(净扮小龙上,诗云)堂堂作灵圣,小鬼害劳病。
身边没阴人,就死也干净。
小圣乃泾河小龙是也。
有我父老龙与我娶了个媳妇,是龙女三娘。
我与他前世无缘,不知怎么说,但见了他影儿,煞是不快活。
我今到父王面前,搬唆几句言语,捻他去了,却不好哩。
(做见科,云)父亲,你与我娶了个媳妇,他性儿乖劣,至今不与我相和,倚恃他父叔神通,发猛的要降着我,连父亲也不看在眼里。
这等不贤之妇,我要他怎的?(老龙云)有这样事!叫那小贱人来,我自有处治。
(水卒云)理会的。
龙女三娘安在?(正旦扮龙女上,云)妾身是洞庭湖龙女三娘。
俺父亲母亲将我嫁与泾河小龙为妻。
颇奈泾河小龙为婢仆所惑,日见厌薄,因此上俺两个琴瑟不和。
今日公公呼唤。
不知有甚事,须索走一遭去。
(做见科,云)公公,唤您媳妇儿有何事?(老龙云)你怎生性子乖劣,不与小龙相和?若是回心转意便罢,若不肯时。
我便有发落你处,不道的轻轻饶了你也。
(正旦做跪科,云)公公.非关媳妇儿事,这都是小龙听信婢仆,无端生出是非。
媳妇也是龙子龙孙,岂肯反落鱼虾之手?(老龙云)唗,你看他,我面前尚然门强,难怪我小龙儿也。
鬼卒,与我剥下他冠袍。
送他泾河岸边牧羊去。
(诗云)夫妻何事不相投。
罚去看羊过几秋。
饶他掬尽泾河水,难洗今朝一面羞。
(下)(正旦做叹科,云)嗨,着我向泾河岸上牧羊去,我怎生受的这般苦楚艰难也呵!(唱)

【仙吕】【端正好】我则为空负了雨云期,却离了沧波会,这一场抵多少水尽鹅飞。
早是我受不过狠毒的儿夫气,更那堪不可公婆意。


【幺篇】因此上拨下这牧羊差,妆出这捞龙汁。
想他每无恩义本性难移,养我向野川衰草残红世。
离凤阁,近渔矶,蓬蝉鬓,蹙蛾眉,愁荏苒,泪淋漓。
想父母,共亲戚。
哎,天那知他何日得重完备。
(下)


第一折

(冲末扮柳毅、老旦扮卜儿上)(卜儿诗云)教子攻书志未酬,桑榆暮景且淹留。
月过十五光明少,人到中年万事休。
老身姓张,夫主姓柳,早年亡逝,身边止有一子,名唤柳毅,今年二十三岁了。
奈因家贫,不曾婚娶。
孩儿,几时是你那峥嵘发达的时节也。
(柳毅云)母亲,您孩儿学成满腹文章,如今春榜动,选场开。
您孩儿欲要进取功名去。
但得一官半职,荣耀门闾,母亲意下何如?(卜儿云)孩儿,进取功名是你读书的本等,则要你着志者。
(柳毅云)则今日是吉日良辰,辞别了母亲,便索长行也。
(做拜别科)(下)(卜儿云)孩儿去了也。
眼望旌捷旗,耳听好消息。
(下)(正旦上,云)妾身是龙女三娘。
俺公公信着那泾河小龙业畜的言语,着我在泾河岸上牧羊。
这那里是个羊,都是些懒行雨的雨工。
雨工,则今日风云未遂,我与你俱沦落在水滨河嘴,恰好是一样烦恼也呵。
(唱)

【仙吕】【点绛唇】魂断频哭,梦回不睹,逢春暮,甚日归湖,备把这离愁诉。


【混江龙】往常时凌波相助,则我这翠鬟高插水晶梳。
到如今衣裳褴褛,容貌焦枯。
不学他萧史台边乘凤客,却做了武陵溪畔牧羊奴,思往日,忆当初,成缱绻,效欢娱。
他鹰指爪、蟒身躯,忒躁暴,太粗疏,但言语,便喧呼。
这琴瑟,怎和睦?(带云)俺那龙呵。
(唱)可曾有半点儿雨云期,敢只是一刬的雷霆怒。
则我也不恋您荣华富贵,情愿受鳏寡孤独。
(云)想着我在洞庭湖里,怎生受用快活,如今折得这般,兀的不愁杀人也。
(唱)

【油葫芦】则我这头上风沙,脸上土,洗面皮惟泪雨,鬓蓬松除是冷风梳。
他不去那巫山庙里寻神女,可教我在泾河岸上学苏武。
这些时坐又不安,行又不舒,猛回头凝望着家何处,只落的一度一嗟吁。
(云)我修的一封家书在此,怎得个便人寄去,可也好。
(唱)

【天下乐】俺家在南天水国居。
就儿里非无尺素书,奈衡阳不传鸿雁羽,黄犬又筋力疲,锦鳞义,性格愚。
儿遍家待相通常间阻。


(柳毅上,诗云)客里愁多不记春,闻莺始觉柳条新。
年年下第东归去,羞见长安旧主人。
小生柳毅是也。
如今是大唐仪凤二年,上朝应举,命运不利,落第东归。
有一故人在于泾河悬作宦。
小生就顺路去访他一遭。
此间乃是泾河岸侧,远远望见一个妇女牧羊,好生奇怪。
(做看科,云)你看他嚬眉凝睇,如有所待。
不免向前问他一声,小娘子拜揖。
(正旦云)先生万富。
请问仙乡何处,高姓大名,因甚到此?(柳毅云)小生淮阴人氏,姓柳名毅,为应举下第,偶然打此处经过。
小娘子你姓甚名谁,为何在此牧羊也?(正旦云)妾身是洞庭湖龙女三娘。
俺父亲将我与泾河小龙为妻,颇奈泾河小龙,躁暴不仁,为婢仆所惑,使琴瑟不和。
俺公公着我在这泾河岸上牧羊。
每日早起夜眠,日炙风吹,折倒的我憔瘦了也。
我如今修下家书一封,争奈没人寄去,恰好遇着先生,相烦捎带与俺父亲,但不知先生意下肯否?(柳毅云)我乃义夫也,闻子之言,气血俱动,有何不肯?只是小娘子当初,何不便随顺了他,免得这般受苦。
(正旦云)先生,你不知,听我说一遍。
(唱)

【那吒令】为一言半语,受千辛万苦。
受千辛万苦,想十亲九故。
想十亲九故,在三江五湖。
可怜我差迟了这夫妇情,错配了这姻缘簿,都则为俺那水性的儿夫。


(柳毅云)小娘子,你那夫主怎生利害,你说一遍与我听咱。
(正旦唱)

【鹊踏枝】嗔忿忿腆着胸铺,恶狠狠竖着髭须,但开口吐雾吹云,那里是噀玉喷珠!轻咳嗽早呼风唤雨,谁不知他气卷江湖。


(柳毅云)小娘子,你家在那里住?离此泾河多远哩?(正旦唱)

【寄生草】妾身离乡故到外府,绕着这野塘千里红尘步,遥隔着残霞一缕青纱雾,望不见寒波万顷白萍渡。
(柳毅云)我看小娘子中注模样,想也决不立以下人家。
莫非在鋙鹊殿中生长的么?(正旦唱)休道是妾身鋙鹊殿中生,多则在侬家鹦鹉洲边住。
(柳毅云)呀,小娘子,据你这般说,你家在洞庭湖水中,我便要替你捎书,尘凡隔绝,怎生到得那处?(正旦出书、金钗科,云)既蒙先生许诺,我自有路径指引你去。
俺那洞庭湖口上,有一座庙宇,香案边有一株金橙树。
里人称为社橘。
你可将我这一根金钗儿击响其树,俺那里自有人出天。
(唱)

【幺篇】则俺那卫近沙浦有庙宇,到庙前将定金钗股,香案边击响金橙树,觑水中闪出金沙路,走将那巡海的夜叉来,敢背将你个寄信的先生去。
(柳毅云)既如此,我与你做个传书使者。
但你异日归于洞庭,是必休避我也。
(正旦云)岂但不避,大恩人便是我亲戚一般哩。
(唱)

【赚煞】俺为县么懒上凤凰台,羞对鸳鸯浦?则为那霹雳火无情的丈夫。
是则是海藏龙宫曾共逐,世不曾似水如鱼,谩踌躇。
影只形孤。
只我这泪点儿多如那落花雨,多谢你有心肠的足,可着我便乘龙归去。
(做拜科)(唱)全在这寄双亲和泪一封书。
(下)(柳毅云)知他是神是鬼,且将这书直至洞庭湖庙前走一遭去。
(诗云)泾河岸偶遇三娘,诉离愁雨泪行行。
如今去洞庭湖上.将此书寄与龙王。
(下)


第二折

(柳毅上,云)小生柳毅,自离了龙女三娘,可早来到这洞庭湖也。
原来这湖口上果然有一座庙宇,庙前有一株金橙树,这等看起来,那龙女所云,真不虚矣。
我如今取出这金钗儿击响此树咱。
(做击科)(净扮夜叉上,诗云)湖上显神通,作浪与兴风,不识虾元帅,唯言鳖相公。
小圣乃巡海夜叉是也。
不知甚人击响金橙树。
小圣分开水面,我是看咱。
兀那厮,你是何人?为甚么击响这金橙树,(柳毅云)小生是淮阴秀才,叫做柳毅。
我要见你洞庭君,自有说的话哩。
(夜叉云)兀那秀才,你合着眼跟的我去来。
(同下)(外扮洞庭君同老旦扮夫人上,云)吾神乃洞庭湖老龙是也。
今有我女孩儿龙女三娘,嫁与泾河小龙为妻。
自从去后,音信皆无,使我甚是放心不下。
今日时当卓午,我听太阳道士讲《道德经》未完,传报有人击响金橙树.我已着巡海夜叉问去了,这早晚敢待来也。
(夜叉同柳毅上)(夜叉云)兀那秀才,你则在这里候着。
(柳毅云)理会的。
(夜叉做报科,云)喏,报的上圣得知,有一秀才击响金橙树,他说要亲见上圣,自有说话。
(洞庭君云)着他过来。
(柳毅见惊拜科)(老龙云)水府幽深,寡人暗昧。
秀才,你是那里人氏?涉险而来,何以教我?(柳毅云)小生淮阴人氏,姓柳名毅,因落第东归.偶打泾河岸过,见一妇人。
乃是龙女三娘.在那里牧羊,折倒的容颜憔瘦。
全不似往日了。
着我捎带一封家书来,尊神请看。
(做递书洞庭君接与夫人同看做惊悲科)(老龙云)有这等事!(做谢科云)秀才,多亏你也,寄书到此,远路劳神。
(夫人哭云)嗨,我的儿,似此呵怎了也?(洞庭君云)住住住,夫人,休得大惊小怪。
恐防兄弟火龙知道。
兀那秀才,且请到明珠宫少坐。
左右,一壁安排茶饭,款待秀才也。
(夜叉同柳毅暂下)(外扮钱塘君上,诗云)满目霞光笼宇宙,泼天波浪渗人魂。
鼻中冲出千条焰,翻身卷起万堆云。
吾神乃火龙是也。
哥哥是洞庭老龙、为甚将俺闲居在此?只因俺在唐尧之时,差行了雨。
害得天下洪水九年。
因此一向罚在这钱塘水帘洞受罪。
今日无甚事,到洞庭湖探望哥哥走一遭去。
可早来到也.夜叉报复去,道我来了也。
(夜叉做报科,云)喏,报的上圣得知,有钱塘火龙来了也。
(洞庭君云)道有请。
(夜叉云)请进。
(做见科,云)哥哥,嫂嫂。
小圣来了也。
(洞庭君云)兄弟请坐。
(钱塘君云)哥哥,这海藏里怎生有了生人气?(洞庭君云)兄弟,俺这里有一凡间秀才。
说着紧要的事。
兄弟,你且回避咱。
(钱塘君云)您兄弟知道。
我出的这门来,且不去,我在这里听他说甚么。
(洞延君云)夫人,适间柳先生说俺女孩儿折倒的憔悴了也。
(?
蛉嗽?俺女孩儿书上明说,泾河小龙惑于嬖妾,琴瑟不和,罚在泾河岸上牧羊。
(做悲科,云)想我女孩儿,怎么受得这般羞辱!大王何不早早差人接取加来?(洞庭君云)夫人说轻些,则俺钱塘兄弟在此,倘或被他知道,拨动他这个性子,可怎了也。
(钱塘君云)原来是这等。
颇奈泾河小龙无礼,着俺龙女三娘在于泾河岸上牧羊,辱没了我的面皮。
哥哥,你便瞒我,我却忍不得了也。
则今日点就本部下水卒,我顿开铁锁,直奔天堂,亲见上帝,诉我衷肠说也无义业畜,怎敢着俺龙女牧羊。
忙将水卒点,不索告龙王。
管取泾河岸,翻作汉洋江。
(下)(夜叉云)喏,报的上圣得知,有火龙领本部下卒,与泾河小龙斗胜去了也。
(洞庭君云)这等可怎么了!那柳秀才且莫要使他知道。
恐怕这一场厮杀非小,惊动上客,不当稳便。
一壁点起水卒,接应兄弟去走一遭。
(诗云)听言罢忙离海藏,驾云雾空中自降,若走了泾河小龙,直赶到九重天上。
(同夫人夜叉下)(小龙领水卒上,云)我是泾河小龙是也。
为因龙女三娘不肯随顺,罚他在泾河岸上牧羊。
不知那一个天杀的与他寄信回去,令有钱塘火龙到来,要和我斗胜。
大小水卒,听吾神旨,摆开阵势,火龙这早晚敢待来也。
(钱塘君上云)水卒,一字儿摆开者。
兀那业畜。
量你到的那里,我与你交战咱。
(调阵子科)(小龙云)我近不的他,走走走。
(下)(钱塘君云)这厮神通浅短,法力低微,近不的吾神走了也。
我不管那里赶将他去。
(下)(小龙慌上,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我近不的他,我如今走那里去?只得变做个小蛇儿,往这淤泥里躲了罢。
(钱塘君再上,云)赶到这里。
可怎生不见了?(做看科,云)原来这厮害怕,变做个小蛇儿,躲在这淤泥里,便待干罢。
我且拿起来,只一口将他吞于腹中,看道可还有本事为非作歹哩。
我如今收兵奏凯,回俺哥哥话去了。
(下)(泾河老龙上,云)吾神泾河老龙是也。
今有钱塘火龙与俺小龙斗胜,未知胜败。
我使的雷公电母看去了,这早晚敢来报捷也。
(正旦改扮电母两手持镜上,云)这一场厮杀,非同小可也呵。
(唱)

【越调】【斗鹌鹑】他两个天北天南,海西海东,云闭云开,水淹水冲,烟罩烟飞,水烧火烘。
卒律律电影重,古突突雾气浓。
起几个骨碌碌的轰雷,更一阵扑簌簌的怪风。


【紫花儿序】险惊杀了负薪的樵子,慌杀了采药的仙童,吓杀了撒网的渔翁。
全不见红莲映日,翠盖迎风,遮笼,都是那鬼卒神兵四下攻。
则俺这两只脚争些儿踏空,可擦擦堕落红尘。
(带云)报报报喏。
(唱)兀的不跌破了我青铜。


(老龙云)电母,你从那云雾中来,看道那一家喜色旺气。
雷公电母显灵通,制电轰雷缥缈中,两阵相持分胜败,尽在来神启口中。
这场厮杀,是那一家败,那一家胜?电母,你可喘息定了,慢慢的说一遍咱。
(电母云)端的这一场好斗胜也。
(唱)

【小桃红】那小龙大开水殿饮金钟,厮琅琅几部笙歌送,不觉的天边黑云重。
昏邓邓敢包笼,忽刺刺半空霹雳声惊动,古都都揭了瓦陇,吸哩哩提了斗栱,滴溜溜早翻过水晶宫。


(老龙云)那火龙大施勇烈,俺小龙不忿争强。
这壁厢火光烂烂接天关,那壁厢风雨飕飕迷地角。
端的是江翻海沸,地震山摇。
火龙怎生发怒,小龙怎的支持,电母,你慢慢的再说一遍与我听。
(电母唱)

【紫花儿序】忽的呵阴云伏地,淹的呵洪水滔天,腾的呵烈火飞空。
泾河龙逃归碧落,钱塘龙赶上亡苍穹。
两条龙的威风,怕不唬杀了鳖大夫,龟将军,龟相公。
这其间各赌神通,早翻过那海岛十洲,只待要拔倒了华岳三峰。


(老龙西江月词云)那火龙倚仗他狂烟烈火,俺小龙施展他骤雨飘风。
火来雨去势汹汹,各自当场卖弄。
火起雨能相灭,雨飞火又来攻。
二龙争斗在长空,还是谁家最勇?俺小龙神通广大,变化多般。
量火龙到的那里?你且喘息定了,再说一遍。
(电母唱)

【鬼三台】两条龙身躯纵,震的那乾坤动。
恶哏哏健勇,赤焰焰满天红。
一撞一冲,则教你心如铁石也怕恐,便有那铜山铁壁都没用。
钱塘龙逆水忙截,泾河龙淤泥里便穴

臣刂。


(老龙云)当日那龙女三娘在泾河岸上牧羊,他父母都在洞庭湖中,相隔遥远,若没个人与他寄信,怎生知道?你慢慢的再说一遍。
(电母云)上圣不厌絮烦,听俺说来。
(窃唱)

【调笑令】尀奈那业龙,说与俺老家公,则为这龙女三娘惹下祸丛。
想他在泾河岸上愁千种。
闷恹恹蹙损眉峰,暗修下诉控双亲书一封,哭啼啼盼杀宾鸿。
(带云)这寄书人,俺也打听来,他是淮阴人氏,叫做柳毅。
(唱)

【秃厮儿】恰是这三娘命通,更和那柳毅两下相逢。
可是他从头至尾言始终,寄书到洞庭中也么龙宫。


(老龙云)原来是凡人柳毅,与他寄书到洞庭湖去。
不知他那父母见了书呈,可是怎生。
(电母唱)

【圣药王】爷读了怒满胸,娘听了珠泪倾,是他那哭声儿吹入翠帘笼。
钱塘龙忿气雄,粗铁索似撧葱,早磕塔顿开金锁走蛟龙,扑腾的飞过日华东。
(老龙云)那火龙虽则英勇,俺泾河龙呼的风唤的雨,腾的云,驾的雾。
部下有水卒鬼兵,神通变化,怎的便弱与他?你再说一遍,我试听咱。
(电母唱)

【拙鲁速】则咱这水卒有两三重,鬼兵有数百种,并没那半星儿放松,一谜里便冲。
无非是鱼鳖鼋鼍共随从,紧拦纵,阵面上交攻,将他来苦淹淹厮葬送。


【幺篇】落阵处乱蓬蓬,着伤处闹茸茸。
他每都扣断了红绒,揢撒了熟铜,弦绝了雕弓,剑缺了霜锋。
将他来难移动,没歇没空,厮推厮拥,劈丢扑咚,水心里打沐桶。


(老龙做悲科,云)谁想俺家输了也。
兀那电母,如今俺小龙在那里?(电母云)还想小龙哩?他赶的慌了,变做一条小蛇,藏在淤泥里面,被火龙一口吞入腹中,好可怜人也。
(唱)

【收尾】则他走金蛇电影内将神威弄。
你觑那霸桥北泾河岸东,俺只见淹淹的血水泻做江湖,和着这滚滚的尸骸炼做丘冢。
(下)

(老龙云)谁想我水府事情.倒落凡人之手,坑杀俺小龙儿也。
且索宁奈,慢慢寻个计策,报仇便了。
(诗云)何处一迂儒,公然敢寄书。
灭我潜龙种,抢去牧羊奴。
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终当逞威力,填满洞庭湖。
(下)


第三折

(洞庭君领水卒上,云)吾神乃洞庭老龙是也。
有兄弟钱塘火龙与泾河小龙斗胜去了,未知胜败如何,这早晚敢待来也。
(夜叉上,报云)喏,报的上圣得知,有火龙得胜回来也。
(洞庭君云)快摆队伍迎接去。
(钱塘君上见科,云)哥哥,您兄弟得胜回来也。
(洞庭君云)不害生灵么?(钱塘君云)六十万。
(洞庭君云)不伤禾稼么。
(钱塘君云)八百里。
(洞庭君云)薄情郎安在?(钱塘君云)你问他怎么?被吾吞在腹中了也。
(洞庭君云)这个也罢,他须不仁,你也太急性子,若上帝不见谅时,怎么是好?(钱塘君云)哥哥也,与你出了这口气。
您兄弟没有使性处,忍不的了也。
(洞庭君云)兄弟,有句话与你商量。
想当初若不是柳秀才寄书来,岂有咱女孩儿的性命。
道不的个知恩报恩。
左右,与我请将柳秀才来者。
(夜叉云)柳秀才有请。
(柳毅上,云)小生柳毅,自从来到洞庭湖,在这海藏里住了好几日。
龙王呼唤,不知有甚事,须索见去。
(做见科)(洞庭君云)兀那秀才,多亏你捎书来救了我的龙女三娘,如今就招你为婿,你意下如何,(柳毅背云)想着那龙女三娘,在泾河岸上牧羊那等模样,憔悴不堪。
我要他做什么!(回云)尊神说的是甚么话?我柳毅只为一点义气,涉险寄书;若杀其夫而夺其妻,岂足为义士?且家母年纪高大,无人侍奉,情愿告回。
(钱塘君做怒科,云)秀才,料想我侄女儿,尽也配得你过。
你今日允了便罢,不允我与你俱夷粪壤,休想复还。
(柳毅笑云)钱塘君差了也。
你在洪波中鬐鼓鬣,掀风作浪,尽由得你。
今日身被衣冠,酒筵之上,却使不得你那虫蚁性儿。
(钱塘君作揖谢云)俺一时醉中失言,甚是得罪,只望秀才休怪。
(洞庭君云)兄弟如此才是。
既然秀才坚执不肯,我岂可强他。
左右,与我请出龙女三娘,拜谢他寄书之恩,再将些金珠财宝,相送回去者。
(夜叉云)理会的。
龙女三娘有请。
(正旦上,云)自从俺那叔父钱塘火龙救的我重到这洞庭湖里来,我这一场多亏了寄书的柳毅秀才。
今日父亲在水殿上安排筵席,管待那秀才,唤我出来,必然是着我谢他。
我想这恩德如同再生一般,岂是一拜可能酬答也呵。
(唱)

【商调】【集贤宾】则俺那寄书来的秀才错立了身,怎能勾平步上青云。
则为他长安市不登虎榜,救的我泾河岸脱离羊群。
他本望至公楼独占鳌头,今日向洞庭湖跳过了龙门。
则我这重叠叠的眷姻可也堪自哂,若不成就燕尔新婚,我则待收拾些珍宝物,报答您的大恩人。


(做行科,唱)

【金菊香】则我这凌波袜小上阶痕,手提着沥水湘裙与你入殿门。
在这浑金椅前(做见二亲科,唱)参了二亲,那一场电走雷奔,(做见钱塘君科)(唱)驾风云的叔父你可也索是劳神。


(钱塘君云)侄女儿,不苦了我,只怕苦了你也。
(洞庭君云)你若非柳先生,怎有今日?你过来拜谢了他者。
(正旦唱)

【梧叶儿】我这些掩着袂忙趋进,改愁颜做喜欣,(做拜谢科)(唱)施礼罢叙寒温。
你水路上风波恶,旱路上程限紧。
似这等受辛勤,你索是远路风尘的故人。


(柳毅云)这一位女娘是谁?(洞庭君云)则这个便是我的女孩儿龙女三娘。
(柳毅云)这个是龙女三娘?比那牧羊时全别了也。
早知这等,我就许了那亲事也罢。
(正旦做斜看叹云)嗨,可不道悔之晚兵。
(唱)

【后庭花】俺满口儿要结姻,他舒心儿不勘婚,信口儿无回话,刬的偷睛儿横觑人。
我这里两眉颦,他则待暗传芳信。
对面的辞了亲,就儿里相逗引。
俺叔父敢则嗔,那其间怎的忍!吼一声风力紧,吐半天烟雾昏。
轻喝处摄了你魂,但抹着可更分了你身。
你见他狠不狠,他从来恩不恩。


(柳毅云)小生凡人,得遇天仙,岂无眷恋之意?只为母亲年老,无人侍养,因此辞了这亲事,也是出于不得已耳。
(正旦唱)

【柳叶儿】秀才也敢教你有家难奔,是是是熬不出寡宿孤辰。
谁着你自揽下四海三江闷,你端的心儿顺,意儿真,秀才也便休愁暮雨朝云。


(洞庭君云)秀才既要回去,寡人设有小筵,以表谢意。
一壁厢奏动鼓乐。
我儿,你送秀才一杯酒者。
(正旦做送酒科,唱)

【醋葫芦】既不得共欢娱伴绣衾,还待要献殷勤倒玉樽,只怕他阁着洒杯儿未饮早醉醺醺。
(洞庭君歌云)上天配合兮生死有途,彼不当妇兮此不当夫。
腹心烦苦兮泾之隅,风霜满鬓兮雨雪沾襦。
赖明公兮引素书,令骨肉兮家如初。
永言珍重兮无时无。
(内奏乐科)(夜叉云)这水是贵主还宫之乐。
(正旦唱)你道是贵主还宫安乐稳,单闪的他不偢不问。
哎,这其间可不埋怨乐你个洞庭君。


(钱塘君云)侄女儿再奉一杯,一壁厢将鼓乐响动者。
(歌云)大天苍苍兮大地茫茫,人各有志兮何可思量。
狐神鼠圣兮薄社依墙,雷霆一发兮其孰敢当。
荷真人兮信义长,令骨肉兮还故乡。
愿言配德兮何时忘。
(内奏乐科)(夜叉报云)这是钱塘破阵之乐。
(正旦唱)

【金菊香】这的是钱塘破阵乐纷纷,半入湖风半入云,能得筵前几度闻。
(钱塘君云)秀才,你便就了这桩亲事,也不辱没了你。
(正旦唱)还卖弄剑舌枪唇,兀的不羞杀你大媒人。


(云)水卒那里?将过宝物来。
(夜叉捧砌末上,正旦云)秀才,我别无所赠,有这些珠宝,送与你回家去,侍奉老母,莫嫌轻微也。
(柳毅云)多谢小娘子。
(正旦唱)

【浪里来煞】这薄礼呵请先生休见阻,送行者宁无赆。
则为你假乖张不就我这门亲,害的来两下里憔悴损。
我则索向龙宫纳闷,怎禁他水村山馆自黄昏。
(下)

(柳毅云)则今日辞别了尊神,小生回家去也。
(钱塘君云)你若是再来时.便当相看,休忘了此会者。
(柳毅诗云)感龙王许配良姻,奈因咱衰老萱亲。
若非是前生缘薄,怎舍得年少佳人。
(下)(洞庭君云)柳毅去了也。
既然这般呵,今日虽不成这桩亲事,后日还要将机就机,报答他的大恩。
(钱塘君云)哥哥说的有理。
我恰才硬做媒人的不是,如今还要软软地去曲成他。
正是姻缘姻缘,事非偶然,一时不就,且待三年。
(同下)。



第四折

(卜儿上,云)自家是柳毅的母亲。
自从俺孩儿求官去了,音信皆无,使老身甚是牵挂。
天那,不知孩儿甚日回来也。
(柳毅上,云)小生柳毅,自洞庭湖回来,早到俺家门首,无人报复,径自过去。
(做入见科,云)母亲。
您孩儿来家了也。
(卜儿云)孩儿,你来家也,可得了个甚么官那?(柳毅云)母亲,你孩儿下第东归。
在于泾河岸上,有龙女三娘着我寄书。
去到洞庭湖中,见了龙王,看了书中意思,待招您孩儿做女婿,我坚执不肯,将着些宝货相谢了。
您孩儿因此担阁这几多时,有失奉养,母亲休罪。
(卜儿云)这个也罢,自你去后,我终日思念你。
近新来与你定得一门亲事,乃是范阳卢氏之女。
则今日是好日辰,就取亲过门,休误了这佳期者。
(柳毅云)母亲尊命,孩儿岂敢有违。
但是当初龙女三娘要招我为婿,我虽不曾应承。
却心儿里有他来.何忍更娶别人。
(卜作云)儿,你休要如此,只依了我罢。
(正旦同媒上,云)自家龙女三娘是也。
当初受柳秀才活命之恩,一心要报他,俺父母相怜,使我假作卢氏之女,与柳秀才为妻,岂知有今日也呵。
(唱)

【双调】【新水令】谁想并头莲情断藕丝长,搬调的俺趁波逐浪。
正是相逢没话说。
不见却思量。
全不肯惜玉怜香,则他那占忄敞性尚然强。
(内吹打科)(正旦云)这是甚么响。
(媒云)这是成亲的鼓乐哩。
(正旦唱)

【驻马听】高点起画烛荧煌,我则道为雨为云会洞房。
细听的仙音嘹亮,我几番的和愁和闷到华堂。
离了那平胡十里芰荷香,谁想他禹门三月桃花浪。
(带云)柳毅也,我想你怎生认的我来?(唱)情惨伤,则教你热心肠看不破这勾当。


(媒入报柳毅成亲拜母科)(柳看旦惊云)呀,缘何新妇面貌,与龙女三娘一般的?(问媒云)小娘子是那里卢氏?(媒云)是范阳人氏。
(正旦唱)

【夜行舡】他那里絮叨叨则管问行藏,咱两个相见在泾阳。
欲待对官人说个明降,又恐怕肉身人道我荒唐。
不俊眼的襄王对面儿犹疑梦想。


(云)柳官人。
你怎么不忆旧了?(柳毅云)我与小娘子素不相知,有甚么忆旧来?(正旦做微笑科)(云)柳官人,你好眼大也。
(唱)

【沽美酒】我也曾做人奴去牧羊,多谢你寄音书与俺老爷娘,救的我避难逃灾还故乡。
每日家眠思坐想,无明夜受忄西惶。


【太平令】你怎不记泾河堤傍,(柳毅云)则你是谁?(正旦唱)我便是龙女三娘。
不道我愁容苦相,也伴你牙床锦帐。
今日个吉祥乐康,受享,呀,同归那龙宫海藏。


(柳毅云)天下有这等奇事。
母亲。
这个新妇那里真姓卢来?就是孩儿当日在泾河岸上替他寄书的龙女三娘,冒姓卢氏,与孩儿成其夫妇,岂不是前生前世的姻缘也?(卜儿云)这等,孩儿早则喜也。
(正旦云)柳官人,我问你当初泾河岸相遇之时,你说他日倘过洞庭,慎无相避。
此言果有意乎?(柳毅云)我与你素不相识,一旦为你寄书,因而戏言,岂意遂为眷属。
(正旦唱)

【雁儿落】则为你恩人不敢忘,幸得我贱妾犹无恙,因此上冒卢家住范阳,特故的嫁柳氏来淮上。


【得胜令】呀,管教你共醉紫霞觞,并绾紫游缰。
(柳毅云)你如今既到人间,怎生还去得你处?(正旦指天云)疾,柳官人你觑者。
(唱)岂不见天际秋虹起,(带云)婆婆,请就登桥。
(唱)少甚么蓝桥饮玉浆,(做扶母科)(唱)扶着你萱堂,但觉的两耳畔波涛响,早过了扶桑,猛闻的洞庭湖橘柚香。


(洞庭君夫人钱塘君引鼓乐出接科,云)亲家母请进。
(洞庭君指柳毅云)柳秀才,你索喜也。
(指旦云)我儿,你索喜也。
(钱塘君笑科,云)柳先生,你这点义气在那里?与我侄女儿做了亲来。
(柳毅同正旦拜科,云)大王,谁想柳毅有今日也。
(正旦唱)

【鸳鸯尾煞】我向洞庭湖躲过愁风浪,才能勾绮罗从遇着呆张敞。
则落的浪蘸蛟绡,云锁霓裳。
昨日呵亏你那有信行的先生,今日呵稳做了无反覆的新郎。
向画阁兰堂,描写在流苏帐。
说不尽星斗文章,都裁做风流话儿讲。


(洞庭君词云)姻缘本人物非殊,宿缘在根蒂难除。
到今日巧成夫妇,方显得究竟如初。
不至诚羞称鳞甲,有信行能感豚鱼。
这的是泾河岸三娘诉恨,结末了洞庭湖柳毅传书。


题目泾河岸三娘诉恨

正名洞庭湖柳毅传书

文章链接:http://www.vantonefound.org/yaunqu/36.html

文章标题:杂剧·洞庭湖柳毅传书赏析翻译尚仲贤的作品